??收音机闹钟的音乐声吵醒了雪利的好梦。张开眼睛後,映入雪利眼帘的是钟面上模糊不清的数字。雪利伸手按停了闹钟的音乐,然後才坐起身。同时,藉由这动作,把她那满是汗水的俏脸由昨夜的枕头--室友珍妮的屁股上扯开。她就这样坐着,一边用手搓揉面额,一边望着珍妮屁股上的红印。感到雪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屁股,珍妮把弓起的身体伸平,用时转身躺卧在舖上了被舖的客厅地板上。然後两个女孩就这样对望着。悲哀地叹了口气後,她们才站起身。雪利走到厨房,在冰箱中中取出低脂奶,倒了一杯给自己。珍妮则到浴室解决生理需要。当珍妮完事後走到厨房时,便到雪利使用浴室。

??当雪利清空她的膀胱後,便把连着花洒的热水器打开,然後等待珍妮。珍妮进来之後,雪利便打开花洒并把水温调节好。然後两个裸体的女孩一起走进浴缸中,并把浴缸的玻璃屏风拉上。雪利先用水冲湿自己的头须及身体,然後让位给珍妮,让她可以冲湿她自己。接着,她们互相为对方洗头,冲水及把护须素涂在头上按摩头皮。然後,她们为对方涂上沐浴露,并仔细的清洗对方的身体。当她们清洁完对方的身体之後,珍妮弯低腰并用手按着膝盖。雪利以硷液润滑自己左手的食、中两根手指,把它们插入珍妮的屁眼内。她把手指在珍妮的屁眼中前前後後的抽插十数次,然後把手指清洗乾净,并弯腰让珍妮重复她所做的事。当珍妮那双充分润滑的手指插入自己肛门的时候,雪利不自禁的露出苦笑。完事後她们才为对方洗去头上的护须素,并关上花洒,然後用毛巾为对方抹乾身体。

??抹掉身体後,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吹乾自己的头发,并整理好自己的须型。然後她们把要穿着的衣服拿到客厅放好,跟着便回到浴室中去。当珍妮拿出放在橱柜内的KY软膏时,她们不由自主的交换了一个悲哀的眼神。雪利转向背後的架子,由架上取下一个圆锥形的肛门塞。叹了口气後,便把肛门塞交给珍妮,然後弯低身等待着。珍妮用软膏把塞子充分的润滑後,便把它插入雪利的屁眼。当她完成後,便弯低身,让雪利能把另一个完全一样的肛门塞插入自己的後门。然後,她们便拖着不自然的步伐回到客厅中。

??回到客厅後,雪利拿起珍妮的粉红色花边内裤,并替珍妮穿上。当然,除了内裤外,雪利亦替珍妮穿上其他衣物,像是替洋娃娃穿衣一样。然後,便到珍妮为雪利穿上衣服。穿好衣服後,两个女孩便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并彼此一个法式长吻。在接吻时,珍妮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望着墙上的时钟。当一分钟过去後,她便推开雪利,然後两个女孩都回到自己的房间化妆,再出门去上班。

??当雪利驾车回公司时,屁眼内的肛门塞让她感到极不舒适,一如上星期四,当她一整天都插着肛门塞时一样。然而,即使再难受,她都没有让这感觉影响到她的工作表现。作为律师助理的她,在工作上亦一如以往的勤勉而且高效率。

??中午时,雪利自己一个人在她的小型办公室内进餐。当她正在一点点地消耗手上的火鸡三文治时,她再次尝试回想她和珍妮在这两个星期的怪异行为,希望弄清楚原因。这一切由上两个星期日晚开始。那天晚上,当她们想回房睡觉时,她们突然间发现她们不可能睡在房间里。雪利把自己房间里的被舖拿到客厅中舖在地板上,珍妮则拿来自己的收音机闹钟,把它方在茶几上。然後两个女孩子都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光着身子的站在客厅中对望着。那时她们都觉得难以置信。雪利很想问珍妮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但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而由珍妮脸上的表情可见,雪利相信珍妮那时也和她一样,想着同样的事情。雪利伏在被舖上,把双脚向左右分开,然後让左脚向上弯起。珍妮关上电灯,在雪利双腿间躺下,把自己右边面额枕在雪利的右臀上。自此之後,每一天她们都这样睡在一起,轮流的让自己臀部扮演枕头的角色。在每天早上,她们会一起沐浴,把沾满硷液的手指刺进对方的屁眼,替对方穿衣服,接吻然後上班。唯一的例外只有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一整天及星期日的早上以及中午。

??晚上的时候是最可怕的。在一星期前的星期一,雪利用了四十五分钟的午饭时间在厕所内手淫。她亦怀疑珍妮也和她一样,但她会却发现难以就这件事讨论。那一天珍妮先回到家中,当雪利回来时,她们湿吻了足足一分钟。然後她们一起出门,到市内一所极之猥亵的性用品商店。她们买了一对肛门塞、一对跳蛋、一支女同性恋用的假阳具、一对遥控的,可穿在身上的阴核震动器、以及一瓶KY软膏。当她们完成购物,回到家里时,她们不约而同的脱下全身衣物。雪利替珍妮按摩全身,用手指挑逗珍妮的阴户及肛门,直到她产生高潮为止。然後,她们便交换位置,由珍妮替雪利服务。

??星期二她们在穿上衣服前,都把震动器安在自己身上。在工作时,每一个小时的头十五分钟,雪利都会把震动器打开。这让她的身体整天都处於兴奋状态,但同样的,这并没有影响到她工作上的表现。那天黄昏当雪利回到家时,珍妮已在等待着她,身上只剩下胸围和内裤。而在一分钟的长吻後,雪利亦同样脱下外衣,身上只留下胸围及内裤。她们一起准备晚餐,然後喂对方进食,就像喂一个小女孩一样。晚餐後雪利枕着珍妮的手臂,一起坐在沙发上休息。在晚上十时正的时候,珍妮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雪利则留在客厅,并脱下自己的内裤。珍妮再回到客厅时,下身的内裤已被脱下,取而代之的是安在下身的一支假阳具。雪利弯低腰,杷手按在沙发的扶手上,把屁股向着珍妮。珍妮走到雪利的身後,用假阳具的顶端在雪利的阴唇上摩擦。渐渐的,当雪利的阴户在刺激下变得湿润时,珍妮把假阳具刺进雪利阴户内,激烈的抽插着,直到雪利高潮为止。当珍妮把假阳具抽出时,雪利很快的转身望向珍妮,同时珍妮亦解下假阳具交给她。接过假阳具後,雪利把它安在自己的下身,就如珍妮刚刚的样子。珍妮则在雪利面前跪下,把面前那根沾满自己淫液的假阳具含入口中吸吮,为它进行口交。珍妮花了约半小时在口交上,然後走到沙发傍用手按着扶手,正如雪利刚才被她干时的姿势一样,而雪利则後背後用假阳具干着她早以湿润的阴户。高潮之後雪利把假阳具还给她,接着便是雪利的口交时间了。

??在星期三的一整天,每当雪利碰到一个男同事,都会想替他口交,把男同事的阳根含在口中吸吮。在回家的途中,雪利在一所色情影带店租了四套她所能找到的最淫猥的影片。那天晚上,两个女孩子像狗一样四肢着地的呆在电视前观看那些影片,肛门的深处各自埋了一个疯狂跳动着的跳蛋。那些影片让她们觉得极其恶心,但她们却没办法把自己的视线移开。

??上星期四,就像今天一样是肛门塞的日子。那一晚她们用了整的时间在跳贴面舞,当然身上脱了个清光。而那肛门塞则留在她们体内,直到她们睡觉时,才用口替对方拔掉。

??在星期五当她们为对方穿衣时,都把对方的内裤扯高,让裤裆部分深深的陷入双股之间。而在这一整天中,她们都让自己内裤的裤裆保持陷入股间的状态,即使在如厕後,她们亦会把内裤拉高,回覆刚出门时的模样。当回到家中,完成黄昏时的湿吻後,她们便把除了内衣裤外的衣物全部脱下,然後用牙齿替对方把内裤整理好。这是她们在星期五晚唯一所做的怪事,其余时间她们都待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一晚是过去五晚以来她们首次能穿上完整的衣服。

??星期六当天,她们到百货公司买了些食物,然後便待在屋里休息,并放松自己。虽然她们仍不能讨论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但由对方的眼中,她们都清楚对方和自己一样,为这一天能正常地渡过而感到高兴。

??在黄昏时,她们决定出外去为这正常的一天庆祝一番。雪利穿上黑色的松身长裤,及一件红色运动衫。珍妮则穿上一件黑色的及膝长裙、黑色丝袜及白色衬衫。当上了珍妮的车子後,珍妮向雪利提议:「不如我们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去庆祝,改变一下如何?」

??「听起来不错,」雪利同意珍妮的建议。「我也厌倦了每个星期六都到Rudy』s或者是Salamander了。你有什麽好提议吗?」

??「不清楚。不如沿着马路走,看看有没有什麽好地方。」她们驾车沿路走了约一小时,直到到达一间名为Mill的酒吧。那儿门外的停车场泊满了货车及80年代的运动车。当她们把车泊好後,珍妮望向雪利:「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吧。」

??那间酒吧的客人全是约三十多岁的蓝领工人;大部分的男客人脸上都长满胡子,穿着汗恤及牛仔裤。女子的头发都用发胶做成冲天装,大部分都在吸菸。珍妮及雪利走到柜台,叫了两杯低酒精的啤酒,然後走到桌球台旁的一张小桌子坐下。当她们快喝完杯里的啤酒时,有两个男客人走向她们。他们的皮肤晒成古铜色,修着一头短发,并留有小胡子。他们都穿着紧身及己褪色的牛仔裤及皮靴。「好像没有在这儿见过你们吧?第一次来吗?」其中一个问?

??突然间,两个女孩都坐直身体望向他们。「你们的样子很英俊呢!」珍妮赞美着他们。

??「是啊!你们也很健硕呢,」雪利加上了她的评语。

??「哈!哈!哈!」其中一个男子回应她们:「多谢你们的赞尝。可以加入你们吗?」

??「告诉你们吧,」雪利向他们说:「我们何不把那些废话抛弃,直接到外边找一个隐蔽的地方。」

??那两个男子对望了一眼,望向女孩门的眼光带有一些迟疑。「你们没有什麽企图吧?」另一个男子问她们,有些不知所措。

??雪利站起身走向那男子,用手抱着他的头并给了他一个吻。另一只手在接吻时同时抚弄他的裤裆。

??珍妮亦站起身走向另一个男子,挽着他的手臂对他说:「走吧。」她和雪利带领那两个男子走出酒吧,然後走到酒吧的背後。那里是一个垃圾场,附近有一辆废弃了的货车。垃圾场中发出阵阵的恶臭,地上爬满蟑螂。雪利找来一块旧木板平放在地上。雪利和珍妮一起跪在上面,并挥手叫男士们走近。雪利由手袋中拿出一支润肤膏,挤出一些涂在手上,并在珍妮手上涂了一些。那两个男子走向她们,把裤子褪至膝盖,让早己精神抖擞的阳具暴露在空气中。

??珍妮及雪利把暴露在眼前的阳具拿在手中,用其中一只手来回的套弄着,而另一只手则保持着眼前阳具的角度,确保龟头正对准她们的俏脸。一会儿後男子们便到达高潮,浓浓的男精自龟头中喷出,射了她们一脸精液。女孩们在这时把头垂下,让下一波的精液射在她们的头顶上。那两个男子喷射了好一会儿,她们则不继摇动头部,让整个头部都沾满精液。待男子们射完後,她们站起身并把头顶上的精液均匀的涂抹在头发上。雪利和珍妮在各自伴侣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并向他们说了声谢谢,然後才回到珍妮的车上驾车回家。

??珍妮在离开酒吧後便直接驾车回家。想起刚刚所做的事情,雪利简直难以置信。她仍可以感到自己脸上粘着的精液,即使它们已经乾掉。她很想大声尖叫,但却只能坐在车上,像个白痴一样地笑着。「起码他们不会再见到自己。」雪利希望为自己找些安慰,但却阻止不了另一个念头的兴起。她想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们会再到那地方,重复刚才的事。回到家的时候,她们便脱光衣服上床睡觉,并没有洗掉脸上及头发上的精液。

??这一晚是一星期以来她们能睡在自己的床上。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以乾掉的精液仍旧粘在她们的脸上及发间,头发被弄得一团糟,发丝被纠缠在一起。雪利强烈的渴望能洗个澡,但她却做不到。两个女孩只能在屋内徘徊着,把家居清洁一番,或是看电视。有时她们会交换着无奈的眼神,但对这几天的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到了晚上,雪利伏在地板上睡觉,珍妮则睡在她的双腿间,面额贴在雪利的屁股上。

??接着的一个星期参不多和上星期一模一样。星期一她们在午餐的休息时间中自慰,晚上替对方作全身按摩,并用手指挑逗对方直到高潮为止。星期二她们穿着遥控震动器上班,晚上用假阳具干对方。星期三一整天都在幻想着替男同事口交,到了晚上则像狗一样四肢着地呆在电影前看色情电影,跳蛋在肛门深处疯狂的跳动。星期四她们一整天都插着肛门塞,并在晚上脱身的跳了整晚贴面舞。到了星期五她们整天都让内裤的裤裆深陷自己股间。她们维持着其怪的睡眠安排、继续着沐浴、穿衣、离家及回家时的仪式。然而,她们仍没有为自己怪异的行为说上什麽。

??很快,星期六再次到来,她们仍像上星期六一样去买食物、在屋禸休息。到晚上七时正,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透过防盗眼孔,珍妮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年青男子,站在门外微笑着。珍妮打开门让他进来。男子带着悠闲的步伐,越过珍妮直接走进客厅。这时雪利亦放下中手中准备摺叠的衣物,从自己的房间来到客厅。她看见了那青年,对方亦回了一个微笑。

??那青年约二十出头,太约六尺高,也许要短一些。他的发色成暗金色,有一双棕色的眼睛。他的身材并不算健硕,但也并不瘦弱。整体来说,他的外貌并不突出,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夥子。他身上穿着一条卡其色的长裤,一件圣地牙哥突击者运动服,及一对有些磨损的运动鞋。他望了一眼舖在地上的被舖,点了点头,然後坐在沙发上。珍妮关上大门後也来到客厅中,站在雪利身傍。青年只是对着她们微笑。

??最後,雪利首先打破沈默。「我们可以为你做什麽吗?」

??「当然的,雪利,」他回答:「你认为你可以我做什麽?」

??雪利搜索自己的记忆,想找出自己在那儿见过眼削这人,但却什麽也想不起。「我们认识吗?」

??「我们在两星期前见过面,」他笑着说。

??他的答案却让雪利和珍妮惊讶得张大了口。「两星期!」这不就是她们的灾难开始的时间吗?两个女孩对望了一眼,然後再望向那青年。她们想问他关於她们过去两星期的行为,但却问不出口。「你是谁?」这是珍妮唯一能问的问题。

??「好吧,珍妮,我相信你并不会记得我。叮!叮!叮!我就是那个在Rudy』s想请你们喝饮料的人;那个对你们礼貌地微笑,但被你们无视的人;那个让你们睡在这上面的人。」说罢,用手指着地上的被舖。

??女孩们被他的话引得心跳加速,这他知道。他是她们的问题的起因。雪利很害怕,望向珍妮时,同样惊慌的表情亦出现在珍妮的脸上。她们再次望向那男子时,努力的想说些什麽,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後,珍妮只问了他一句:「你是谁?」

??「噢,叫我L.D.吧。」他说:「现在,我是来放你们自由的,你们不需要再继续着这两星期的小玩意。」他发现现在两个女孩的脸上都充满希冀。「过来,跪在被舖上。」

??女孩们不由自主的走向地板上的被舖。雪利努力的想停下脚步,但却毫无作用。最後,她与珍妮只能顺从的跪下,望着L.D.。「你是如何做到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雪利的问题让L.D.有些出乎意料。他想了一会儿才弄明白。「这样啊!我是命令你们不能向对方询问发生何事或告诉其他人。但没有命令你们不可以问我。这样说吧,我最近才得到这特殊的能力,能命令任何人做任何事。你们算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品吧。」

??「你如何知道我们会遵守你的命令?」雪利有些好奇。

??「这很简单,我直接致电来问你们的。由於我的命令,你们永远都不会记起这些电话。」他发现两个女孩都同时的皱起眉头,努力的去回想那些电话。「啊,我只是问你们做过什麽其怪的事,你们也把做过的一切告诉我。当你们挂线後,便会自动的忘记那个电话,当你室友问起谁人打来的,你便会说『只是些恶作剧电话』,这关键语会令她也把电话忘记。」

??「你说过会放过我们的,」珍妮充满希冀的问道。

??「当然,不过会有小许代价。」

??「什麽都可以!」她们齐声地回答。

??「唔,不如你们两个同口服侍我的小兄弟,然後我选一个幸运儿喝下我的精液。」

??她们望着他,眼中满是恐惧。「你不是认真的!」

??「那你们很喜欢用对方的屁股做枕头?很喜欢那些假阳具、震动器?很喜欢每天替对方洗澡?你们还可以继续很长、很长时间的。」

??L.D.的话让她们明白自己并没有反抗的本钱。她们不约而同的望向对方,向对方点点头。

??「不用太担心啊,女孩们,你们会很享受的。我会保证这一点的。首先把上身的衣服脱掉,把长裤及内裤褪至膝盖。」他看着她们照他的命令做。同时,他把一些命令传到她们的脑海中,很快的,女孩们的脸上露出笑容,并喀喀地笑着。「很好,现在爬过来服侍我的小兄弟。」说罢,L.D.把自己的长裤褪下,让分身暴露在空气中。他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分身精神抖擞的向前伸。

??如孩们轻笑着,像小狗的爬向L.D.分身的两旁。她们接着便开始轻吻及舔弄眼前变得坚挺的男根,以及男根下的袋子。她们闭上眼睛,全心全意的用口舌服侍着它,在它身上来回的轻吻舔弄,并不时发出动情的呻吟声。

??「预备好,女孩们,要来了!」数分钟後,L.D.亦到了喷发的边缘。女孩们不约而同的移到他的前方,挤推着争取一个较佳的位置。第一发的精液被珍妮用口接着,第二发则射在雪利的脸上。然後雪利用口含着L.D.的分身,把余下的精液吸出并吞下。然後L.D.命令她们把他舔乾净,并爬回被舖上跪着。「谢谢你们的服务,女孩们。说实在的,这让我很享受。现在,在说再见前,你们还有什麽想知道吗?」

??「是的,」珍妮问:「关於那些插入我们肛门的东西?我指那些肛门塞、跳蛋、还有洗澡时我们的手指。这是你的特殊癖好吗?」

??「唔......你们告诉过我,你们能想得到的,其中一样最抗拒的性行为就是肛交,所以我便让你们试一试那感觉。」

??「我们何时告诉你的?」雪利有些难以置信。

??「噢,在你们在Rudy』s中拒绝我时,我来到这儿,和你们有过一次详谈。你们把关於你们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当然,事後我便把你们的记忆抹去。」

??女孩们努力的嚐试回忆那次谈话,但什麽都记不起。「你知道的,」雪利表示她的不满。「即使那晚我们拒绝了你的搭讪,也不应该让你要我们做这些事。我们只是到酒吧喝酒而已,凭什麽你会认为我们要跟所有请我们喝酒的人回家做爱?」

??「噢,其实那没有什麽关系的。就如我所说,我刚刚发现了我的能力,而你们则刚好是一对很方便的实验品。这其实没有什麽恩怨在里面的,而且,这一切都不是在公开的场合中进行的,对你们以後生活不会有什麽影响。」

??「你说什麽?」雪利变得愤怒。「那两个在酒吧遇上的男子又如何?」

??「天啊!」珍妮惨叫了一声。

??L.D.舒服的倚在沙发背上,望着那两个女孩。「你们曾经去过那间酒吧吗?」

??「没有。」

??「你们打算再去那儿吗?」

??她们摇了摇头。

??「你认为会再遇到他们吗?」

??「天晓得,」珍妮并不满意。

??「别这样说啊。我可是要你们在一群你们平常不会接触的人中选择的。他们会记得你们的样貌的机会可算是微乎其微。」L.D.望了望手表。「噢,这麽夜了。我还要去和其他女士约会。告诉你们吧,由於你会为我做了一次很好的口交,你们不再需要继续过去两个星期的生活。事实上,当我关上门之後,你们便会忘记我曾经来过,而你们会认为过去两星期所发生的事全是你们自己的主意,但却不会影响你们的友谊。」

??她们望着他,眼中充满怒火,但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L.D.走近她们,轻抚她们的头发,然後走向大门。当听到关门声後,她们眨了数次眼。珍妮望向雪利,首先打破沈默:「你脸上粘了些食物呢。」她靠前然後把雪利脸上的精液舔乾净。

??「多谢,」雪利在道谢之後提议:「不如我们今晚到Rudy』s消遣如何?还记得几个星期前想请我们喝饮料的男子吗?」

??「你指再上一个星期六?」珍妮问道:「呀,我们好像是赶他走似的。现在想起来他也很讨人喜欢呢。」

??「你不是说笑吧!那次没有多谢他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不知这晚他是否仍会在那儿?」

??「让我们到那儿看看。若他在那儿的话,我想我会抱着他,亲身的多谢他。」

??雪利站起身,「不,除非我没有先遇到他。」

??珍妮站起身,把褪至膝盖的长裤及内裤拉起穿好,并没有怀疑过自己为什麽会把裤子脱下。「想赌吗?」

??「好啊,」雪利亦同样的把裤子拉起穿好。「想赌什麽?」

??「唔,输了的人要......不单只一个星期内每天都要插着肛门塞,而且每天放工回来时都要被打屁股。要赌吗?」

??「很不错的赌注,」雪利同意珍妮的提议,「我们先去预备吧。」两个女孩子握手确定赌约後便走回自己房间。雪利在挑选这晚的服装时,已在计画着吸引那个可爱的金发青年的策略。同时她亦想到要如何破坏珍妮,让她没机会胜过自己。她已不禁期待着和那人重逢,并和他做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