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娟儿的幸福生活

(续11)竹叶青

赵墨这货估计还真是憋了很久,没一会便在那清沌妹妹嘴?来了个口爆,那

妹妹倒也敬业,估计进来之前朱桑也有过交待,就当着面吞下去了,又用嘴将他

的那?清理干净。

赵墨喘着气,搂着那妹妹软在池?,手还捏着人家胸前的一对豪乳,那对乳

房长在她略显消瘦的身上显得有些夸张,赵墨还特地让她站起身,仔细检查,叫

道:「真的嘿!你这麽瘦奶子怎麽这麽大,我刚还以为是做的!操!极品啊,怎

麽长的?」

那妹妹正拿着一杯果汁漱口,闻言娇笑道:「人家天生就大,衣服都不好买,

还想着去缩胸呢!」她可是这儿的招牌之一,平时想点她还得提前预约。

「缩个屁呀,你这对奶子人家想要都要不到,老子见过奶大的,不过像你这

麽瘦还长这麽大的还真没见过,得,等下你就留着陪我!叫什麽名字?」

「晶晶。」

陈东此时也在研究着手?的一对乳房,倒是不算太大,估计也就D罩,但两

个奶头却很出奇,足有香烟的烟嘴那麽长,刚才闭着眼摸着就觉得很特别。 初看

还觉得有些瘆人,但捏在手?拉拉提提却分外有意思。

他也在被人吹萧,不过比刚才赵墨享受多了,躺在一个妹妹怀?,身体伸直,

让两个妹妹托着大腿把阴茎露出水面,腰间蹲着一个低头伺侯着,手?还玩得一

对乳房,看得赵墨一阵无语。 骂道:「你这小子就一闷骚,平时装得比谁都正经,

他妈的玩起来比谁都贱!嘿!一说我记起来了,当年第一次出去嫖就是你着带我

去的!老子就是被你带坏的!」惹得边上的妹妹们一阵娇笑。

这时奶妈敲门进来了,年纪倒不大,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很正

经的那种人妻,穿着衣服就能看到一对明显的鼓起,脱下外面的衣服,?面是一

件露出胸部的情趣睡衣,估计是生过孩子肚子上有妊娠纹,并没有主动在两人面

前脱光。

赵墨来了兴趣,从池?出来,略略擦了下身上,披上浴袍,拉过奶妈坐倒池

边的椅上。伸手托着一个鼓鼓涨涨的大乳颠了颠,笑道:「这一个得有好几斤重

吧。」

那奶妈扶着乳房说:「今天还没喂过奶呢,涨得可难受了。」

赵墨哈哈笑道:「知道知道,老朱说过,初乳!哈哈!」

陈东在池?看过去,那一对乳房涨大得有点吓人,乳晕都撑出好大一圈,乳

头很黑,看着倒是有一点另类的诱感,想到要是娟儿以後生孩子会不会也这样?

便在心?摇摇头,算了,还是用奶粉吧,偶尔看看还行,娟儿的那对美乳要变成

眼前这样就太可惜了,大不了以後请个奶妈。

赵墨已经抓着一只挤了起来,估计被人挤的次数多了,乳腺通畅,略一用力

白色的乳汁便喷出老远,哈哈的直叫着好玩,还让晶晶也过来帮着挤另一只。

奶妈红着脸嗔道:「别浪费了呀,我的奶很干净的。」

赵墨便叫晶晶凑过去,往她嘴?挤,妹妹倒也听话,张着嘴接了些便喝下去,

又招呼其它妹妹过来喝,肯喝的倒有大半,嘻笑着说吃什麽补什麽。也有直接凑

上去用嘴吸的,吸上满口奶,张开嘴让赵墨看,又跟其它妹妹嘴对嘴的互相喂着

吃。

奶妈见到赵墨自己不吃,知道他有些嫌弃,便跟他玩起了人奶浴,让他躺在

自己腿上,把奶往他身挤,抹向他全身。赵墨来了兴趣,让她挤在鸡巴上,让几

个妹妹换着来舔着吃。一时间玩得不亦乐乎,直夸老朱是个人才,会调教。

陈东看着这一幕也觉得兴奋,不一会便在一个妹妹口?射出,同样也被吞吃

下去。等到奶妈的一对乳房被挤空,两人也生出些倦意,示意妹妹退出去,只留

下晶晶。

赵墨将晶晶推到陈东怀?,说让他试试晶晶的奶子,晶晶娇嗔的慾拒还迎,

半推半就地让陈东把玩了一会,手感确实不错,关健是一对大奶配着她苗条的身

材,很是养眼,笑着说赵墨今天倒是捡了个宝。

门外,雏儿到了一阵了,被朱桑留在外面叮嘱着:「?面两位来头可不小,

又年轻,对得起你们那张膜,等下乖巧点,别弄得哭哭涕涕的扫兴,实在忍不住

疼哭两声可以,但千万别没完没了,把人家哄高兴看上眼了,养在外面做小的,

就是天大的福份,到时候我都得管二位叫姑奶奶。」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好笑,

骂道:「老子怎麽觉得自己像旧社会妓院的老鸨子。」

那美妇在边上接口笑道:「你不是老鸨子是什麽?这可不是妓院吗?」

「滚!老子这叫会所,张青,会所你懂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

「得了吧你,古时候的妓院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小姐都配丫鬟,可比你这

上档次!」张青捂着嘴娇笑着说。

这时候?面的妹妹们出来了,自有人告之他们赵墨留下了晶晶,朱桑笑道:

「正好,还愁着怎麽把你指给那位呢,这下省事了。」

张青无所谓的笑笑,她要真想粘上哪个,还用人指?不过那样难免显得刻意,

这样也好。便领着人要进去,朱桑还是有点不放心,拉着两个雏儿又说了几句:

「我说二位,咱们条件可都是谈好了,愿买愿卖你情我愿的事啊,可别整出什麽

妖蛾子,到时候别怪我翻脸!还有,人家收不收你们我事後自然会安排,你们可

千万别开这口!」

张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啦,我发现你怎麽越来越罗嗦了!我在?面你

还不放心,那边也还有晶晶。」说着便领着两个女孩敲门进去了。

朱桑在後面滴沽道:「我就是不放心你啊,疯婆子!」

进来的三个女人让陈东和赵墨眼前一亮,两个雏儿一看就是十六七岁的美人

胚子,都没怎麽化装,很清纯的扎着马尾,现在的小孩个子都长得高大,发育得

也早,牛仔裤紧紧的绷在腿上,展示着青春的活力,倒也没令两人生出什麽罪恶

感。边上陪着的正是刚才跟着朱桑招呼他们的美妇,一身很职业的黑色套装,此

时收了那幅媚态,居然生出了一些冷艳的感觉,与刚才在外面判若两人,又是一

个妖精,陈东在心?评价道。

赵墨本来还想在大厅大家一起泡泡,张青白了他一眼,笑道:「我们倒无所

谓,人家小姑娘真是第一次,怎麽好意思当着这麽多人脱光,你们男人总得怜惜

点吧。」

赵墨也不勉强,他对张青倒是生出了些感觉,不过人家明显是冲着陈东来的,

便挑了其中丰满些的女孩,搂在怀?,对陈东挤挤眼,拉上晶晶进了房间。 临关

门时笑道:「今儿个也算是哥的洞房花烛了,哈哈!老朱也是,怎麽不整个盖头!」

陈东招呼两女在身边坐下,他没那麽急色,就算是玩也喜欢弄出些情调

张青拿过瓶红酒给三人倒上,那个女孩显得很紧张,拘束的坐在一旁,脸红

到了脖子,陈东发现她双腿都有些发抖,这个样子让他提枪上马,他可做不出来。

自嘲的笑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我不勉强你,真要是不愿意,我跟你

们朱总说说,他不敢怪你的。」

女孩低着头也不说话,张青接口嗔道:「哪有你这麽心疼人的,女孩子第一

次总是紧张害怕的,她都进来了,自然心?是愿意的,你要是把她赶走,她不是

更委屈!」说着搂过那个女孩问道:「是不是呀!薇薇!」

女孩嗯了声,轻轻的点点头。

陈东轻笑了一声,也懒得去计较?面有没有做作成份,风月场?太较真就是

傻逼。张青举杯跟陈东碰了一下,说道:「东少,我代朱总敬您一杯,老听他念

叨您,今儿总算见到真身了。」

陈东调笑道:「所以你就亲自来了,老朱怎麽舍得?」

张青瘪瘪嘴,说道:「我跟他只是合作关系,可轮不到他舍不舍得,我这还

不是被您逼着来的!」说着剜了陈东一眼,撅了下嘴,一脸委屈。

「哟!说说看,我怎麽逼你了!」陈东笑着看着她,尽管知道她是装出来的,

但此时张青脸上一副楚楚可怜的风情确实养眼。

「刚才那些可都是我们这?最好的,可您倒好,都不入法眼一个不留,小姑

娘又不会伺侯人,怕惹得您不高兴,没个人跟着又不放心,你说让我怎麽办?能

不来吗!」张青看着陈东的眼睛说道,似娇似嗔,这妖精的脸一会儿一变,偏偏

还看不出做作。

陈东听了哈哈大笑,说道:「我倒真没想到还有这麽一出,这麽一说还真怨

我啊!」

「就怕我也入不了您的眼,还嫌我这半老徐娘碍事!」张青捂嘴娇笑道。

陈东起身笑道:「得了,什麽半老徐娘,赵青是吧,竹叶青,虽说没见过,

但你的大名我可是久仰了,走吧,咱们进房。」

张青搂着那叫薇薇的女孩也起了身,媚声说道:「那你就不怕我这条竹叶青

有毒?」

陈东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说:「我怕你道行浅了毒不死我!」

进了房,张青带着薇薇进了房?的浴室,陈东躺到床上,这房间显然没有任

何隔音效果,隔壁那边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女孩的轻泣,晶晶的娇喘,赵墨的

笑骂。

陈东摇摇头,顺手打开电视,显然是内部线路,放着一部AV,风格一看就

是东京热,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优正被人前後夹着两穴同插,发出一声声哀呜。

张青带着薇薇从浴室出来,看到这一幕,红着脸骂道:「信息部的那几个小

子越来越过份了,这种片子也乱放,客人看到了怎麽办!还以为我们有这种服务

呢。」拿出电话让人马上去处理。

「现在客人看到了,非要学呢!」陈东着着对张青笑道。

「讨厌!」张青横了陈东一眼,说道:「今天的主角可是她,你就舍得这麽

对人家小姑娘?」

「哈哈!」陈东倒是有点想在张青身上试试,自然不是再找个人来一起,而

是用道具,平时在家?这样对娟儿总有些不敢尽性。

张青拉着只裹着浴巾的薇薇躺到陈东边上,笑着说:「东少,她的衣服可得

您亲自动手了。」她自己倒换了浴袍,系得很紧,不露半点春光。

陈东伸手拉开了薇薇的浴巾,少女娇好的身子就这样暴露在两人面前,陈东

抚上去,入手一片柔滑,轻轻的颤抖着,我见犹怜。

本就是愿买愿卖的事,此时自然不会再有半分客气,抓住那对粉乳,还真是

未经人事的样子,嫩红的乳头还没完全长出,羞涩的半出半陷,乳房发育得不错,

鼓鼓的坚挺着,捏上去弹性惊人的好。

再往下摸到腹部,没有长开的腰身上肉肉的,一片细腻,阴毛很丰盛,刚洗

过,柔顺的服贴着,只在最下端有一丛调皮的翘起,女孩咬着牙,只在鼻中发出

轻哼,陈东探进股间,还是干干的,显然还没动情。

便又重新躺下,对着张青说道:「来,让我看看你怎麽调教的。」说实话,

他还真对这种不解风情的小女生没多大兴趣。

张青咬着牙,红着脸嗔道:「这种事还让人家帮忙!」慢慢地凑过去,低头

吻住薇薇的一只乳头,惹出一声轻呻。

陈东倒是对她红红的俏脸挺感兴趣,心说这妖精的演技倒是出神入化,老子

都没脸红,伸手摸到她脸上,居然还真有点发热。顺着脖子往浴袍?摸去,张青

却娇笑着扭动身子喊痒,抓住他就快要摸到乳房的手,不肯再让他深入。

陈东抽出手,在她翘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少来这套!」

拍得并不重,张青的身子却猛的一颤,那脸愈发红了,俯在薇薇的胸前,媚

眼如丝地讨着饶:「等一下好不好,人家真的怕痒!」

陈东加重力道又拍了一下,这次颤得更厉害,身子也顺势软了下去,嘴?却

含着薇薇的乳头,只从鼻中哼出一声娇吟,那对媚眼含俏地看着他,似乎要滴出

水来。

此时薇薇倒变成两人调情的道具,陈东要去脱这妖精的浴袍,却总被她一对

小手很巧妙的拦住,但不管怎麽挣扎,张青的小嘴却始终不离薇薇的身体,让陈

东的视觉感观一直受着刺激。少女青涩的胴体已被她舔湿一片,此时已经到了小

腹,薇薇似乎也起了些反应,呻吟声越来越清晰。

张青慢慢的将她的双腿分开,又伸手捉住陈东伸进她股间的魔爪,对陈东腻

声说道:「快来看这?嘛,小妹妹的下面好可爱,人家这麽粉嫩的身子你不要,

老在我身上瞎闹什麽,真是的!」

陈东凑过去,倒还真是粉红一片,此时对着两人张着腿,羞怯之下,似乎都

有些湿润了,笑道:「比起你的怎麽样?来,你也脱了,躺到一起我比比看。」

一转头目光又被张青勾过去了,此时睡袍已被他弄得淩乱,春光大泄,胸前

的一对硕大露出大半。张青发现了他的目光,擡手将领口整好,白了她一眼,换

上一副哀怜的表情说道:「我都是残花败柳了,哪能比得了!没由的拿出来怕倒

你味口!」

她越是这麽说,陈东还就越想看看,虽说明知她玩的是慾拒还迎,也明知道

自己只要板上脸,她也就从了,但又不想去破坏这种调调。

张青伸出舌头,舔到了薇薇的小嫩穴,还乖巧地将长发捋到另一边,不挡住

陈东的视线,一双眼睛却看着他,粉脸含笑。一个美人俯在另一个的股间,俏脸

嫩逼相印,那红舌在轻柔舔动一片更嫩的红,这情景令陈东的兴致也上来了。脱

了浴袍,将已经勃起的阴茎凑过去,笑道:「别光顾着吃她的,也来尝尝我的!」

「也不怕把人家累着!」张青娇嗔道,倒也听话,过来将坚硬含进去,不得

不说这妖精的口技还真是一流,一片湿润绵软,完全感觉不到牙齿的存在,进去

时很轻柔,出来时用力吸着,舌头在嘴?打着转,不时还来一下深喉,将阴茎全

部吞下,陈东明显的感觉到龟头插进了喉咙,更绝的是舌头这时还能伸出来舔他

的阴囊。

张青有意的保持着这种状态,让陈东爽得发出嘶嘶的声音,忍不住用力向她

嘴?顶去,想要更加深入,张青终于受不住了,发出一声干呕,连忙将阴茎吐出,

剧烈的喘息着。伸手打了陈东一下,说道:「就知道欺付我!」

陈东看到她俏目含泪,一脸委屈,倒还真生出几分不忍,讪笑两声,张青让

陈东躺下,说道:「再不许动了啊!人家那样本来就很难受了,你还乱顶!」便

又低头含住,用心侍候。

陈东示意薇薇过来,躺到他怀?,这具青涩的身子放在手?把玩倒是舒服,

又拿着张青的一只手放到薇薇的嫩逼上,张青含着他的阴茎横了他一眼,还是乖

巧的在薇薇的私处挑逗起来。

薇薇的身子渐渐的发热了,呻吟声越来越大,眼前一龙二凤的场景本就勾人,

张青的技巧自然没话说,这时羞怯也逐渐退去了,那小蛮腰也开始扭动起来。

张青笑着将她的手拿到陈东面前,手指上已是一片湿漉,笑道:「我们的小

薇薇要受不了了。」

陈东的慾火早就被她的小嘴挑起来了,一翻身,将薇薇压在身下,就要进入,

却被张青叫住,只见她拿来一条白色的毛巾,仔细的垫在薇薇的屁股下,笑道:

「等下这落红可别浪费了,东少可以拿回去收藏的。」

陈东索性在薇薇的身下又垫了个枕头,跪坐在她的腰间,这个姿势可以清楚

地看到阴茎进入小穴的情景,多少年没上过处女了,值得记念!耐心的用龟头在

小穴口上磨动,让薇薇的淫水流出更多,张青也在边上舔着她的双乳,直到薇薇

挺动腰部,做出明显的迎合姿态,才一挺腰,让龟头进入了这一片处女地。

薇薇猛的发生痛呼,猛地向後缩去,双膝曲在胸前并紧,想要从体内赶出那

份坚硬。陈东只觉得龟头被一团嫩肉死死的咬住,还在不住地收缩,爽得令他也

叫出了声。

薇薇已经哭出声,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哀叫:「好疼啊,求求你先出去好不好,

真的好疼!嗯嗯嗯……青姐救命啊!」

陈东只觉得阴茎被咬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女孩的哭求更激发了他的兽性,

哪?肯出去,分开腿,抓着薇薇的腰,不让她乱动,更加用力的向?面顶去,薇

薇此时发出的声音更像是惨叫了,但又不敢真的拼命挣扎,泪水不断的涌出,

「啊!呜呜……求求你了!停一会儿好不好!就一小会,等一下你再进来,呜呜

……」。

同是女人,张青看得有点心疼了,拍了陈东一下,说道:「先别动,让小姑

娘先缓缓。」又安慰薇薇道:「别哭别哭,马上就好了,你放松,别崩那麽紧,

一会儿就舒服了。」

陈东清醒了一些,止住了动作,看到薇薇的惨样,也有些不忍,将阴茎慢慢

从那片紧裹中抽出,低头看去,那粉嫩的小穴口正流出一道红痕,顺着一侧的粉

臀,滴落在洁白的毛巾上,如玫瑰绽放。

欣赏了一会,那红色渐渐止住了,陈东又将龟头抵在阴蒂上磨动起来,张青

也轻柔的在薇薇的身上爱抚,轻声安慰着。

女孩渐渐的止住哭声,认命般的又主动打开身体,再一次地进入反应就小多

了,只是发出了些压抑的哀鸣,陈东的坚硬又一次被紧紧的咬住了。

压在薇薇的身上,慢慢的开始抽动,每一下都带出她的颤抖,渐渐的,紧绷

的身体开始变软,鼻中传出舒爽的轻哼,再後来,开始主动的抱住陈东,双腿也

慢慢的缠了上来。张青看到薇薇进了状态,松了口气,刚才那阵痛哭哀求令她记

起一些已经久远的不堪,也跟着掉了两滴泪。

陈东的幅度开始加大,身下女孩的反应让他知道她也在享受着,说实话,他

的处女情节并不强烈,除了刚才进入时那种紧密,确实令他刺激了一阵,但现在

适应之後,除了紧一点,也没有多麽好的感觉,这处女要连同感情一起玩才是正

道啊。

身边的张青刚才居然跟着哭了,现在脸上还有些泪痕,陈东可以肯定这一刻

的她绝不是在做伪,难得地放下了伪装,倒是多了些真实的可亲。

陈东突然有些好笑,干着一个女孩,居然还有这份闲心在这感慨!

在薇薇身上耸动了好一阵,其间薇薇好像高潮了一次,不过处女地本就紧密,

女孩又一直压仰着反应,陈东也不确定。

渐渐的薇薇开始有些受不了的样子了,身子又地绷紧起来,脸上的享受的表

情也换成了痛苦。陈东有些索然地停了下来,将阴茎抽出,看到上面还沾着一些

血丝,张青将那张毛巾从薇薇的臀下抽出,先在她的阴部擦了擦,又拿来将陈东

上面的落红也拭去了。

「累了吧,先歇歇!」张青将毛巾收起,倒了一杯果汁递过来,柔声说道。

「我累个屁,过来!」陈东在薇薇身上并没有尽兴,此时憋着火,也不想跟

张青玩什麽调调了,他现在只想在这妖精身上发泄出来。

看到张青还想拖延,便板起脸,说道:「把衣服脱了!」

张青在心?叹了一声,她知道这时候只能配合,再玩刚才那种把戏只会令他

反感了。便听话地站在床前,缓缓的将腰带拉开,让睡袍在身上滑落,将熟透的

身体绽放在了陈东面前。

如果说薇薇是五分熟,娟儿是八分,那眼前这具身体就是熟到了十成十的。

曲线分明,成熟女性身体的所有特质都集中在她身上,硕大的胸,肥腻的臀,

腰身上却又丝毫没有熟女常见的臃肿赘肉。

陈东一把将她拉过来,伸手抓住她的一只乳房,很用力,让手指深深陷进了

那团软肉中。

「啊!」张青轻呼一声,喘着气,挺着胸部迎合着。

手上传来的丰腻触感令陈东迷恋,他发现自己还真是对这种成熟的女人兴趣

更大,张青的乳房只剩下柔软,两团硕大失去了弹性难免有些下垂,但那种能在

手?肆意揉捏,不必丝毫怜惜的感觉却更能激发出男人的兽性。

乳头像是熟透的葡萄般紫黑,若在刚进房就拿出来,难免有些煞风景,但现

在陈东兴奋之下,却更觉刺激。就像是一道油腻口重的火锅,要是一开席就端出

来,不免令人生厌,但在人们尝过几样清淡小菜,味口大开之後,却会倍受欢迎。

将两粒乳头拿到前面捻动,陈东惊喜的发现上面有个小孔,问道:「你穿过

乳环?」

张青红着脸点点头。

「去戴上!」陈东命令道。

张青乖巧的拿过包,翻出一些零碎摆在床上,媚声地对陈东说:「想不想帮

我戴上?」

陈东脑?轰的一声,被挑拨得口干舌燥。张青跨坐到他的身前,先拿起一个

连着小铃铛的圆环,套在乳头上,又将一根两头球形的金属小条拿起,拧开一头,

递到他手上,说:「穿过去再拧上就好了。」

陈东拿着那比火柴略细的小条,伸手将张青的一只乳头拉起,找到那个小孔,

对着插了进去。

「啊……轻一点,疼!」

「真疼假疼啊,小妖精还在装!」陈东随口回道,亲手将那小条穿过乳头,

这种感观上的刺激让他浑身都发热了。

张青不吱声了,只是咬着嘴唇忍着。陈东总算弄好一个,将另一头拧上,小

条挡在上面,将圆环固定在乳头,陈东拉着吊在下面的小铃铛向外扯动,整个乳

房随之被提起,小条拉着乳头提出好长,再一放手,乳房坠下,铃铛发出清脆的

声音。

「嗯……」张青身子猛的颤动一下,似痛苦又似舒服。

陈东擡头看到她双眼含泪,紧咬嘴唇,一脸楚楚动人的模样。

「怎麽了,真弄疼你了?」

张青吸吸鼻子,轻声说道:「没事,可能是好久没戴上,有些不习惯,忍一

忍就好了。还有一只呢,继续吧!」

尽管知道她装的成份居多,但眼前这幅逆来顺受又带点委屈的样子,居然还

真让陈东生出几分爱怜。

另一只快要戴好的时候,张青凑到陈东的耳边,舔着他的耳朵悄声说:「我

下面也穿过,想不想帮我也戴上?」

陈东哪?还忍得住,草草的把那只弄好,一把将她按到床上,分开腿,果然,

两片小阴唇靠近阴蒂的部位还真是各有一个小孔。

「真他妈是个妖精!」陈东通红着脸骂道。

张青在床上扭动着身子,腻声说:「我这妖精还不是你给降住了!」

陈东拿过两个小玩意,没乳头上那麽复杂,只是个圆环,接口可以扭开,穿

过去再扭回来就行了,本来挺简单的事,张青却不停的呻吟扭动,那?居然还已

经有了好多淫水,滑滑的弄了半天才好,惹得陈东在她屁股上狠拍了几下,兴奋

之下打得很重,那片雪白都被拍红了,张青也不叫疼,只是呻吟得更厉害。

那艳红的骚穴上挂上两个明亮的圆环,分外的惹眼,陈东拿着两个环略往外

分,整个阴道便露了出来,那小穴的口居然还一阵阵的张合,不断的流出淫水,

床单都湿了一片。

「靠,还没弄你呢,就出这麽多水。」

「人家好久没被人碰过身子了。」张青娇喘着说,抱过陈东,在他耳边说:

「我很干净的,不用戴套!我受不了了,快给我!」

看着她这副媚态,心中的邪火再也压不住,觉得阴茎都涨得难受,也不管什

麽套不套了,提枪便进,才插了几下,却发现身下的妖精大声呻吟着发出一阵颤

抖,竟然已经泄了身子!

「我日,真的假的!」一时间陈东都怀疑这高潮都是装出来的,但阴茎上又

确实传来一阵阵的吸咬。

「我都说过了,真的好久没被人碰过了,你一进来我就受不了。」张青羞红

着脸说道。

陈东又埋头开始苦干,这妖精高潮之後水愈发多了,阴道内无比顺滑。相比

刚才在薇薇体内的紧密,她的阴道就显得有些松了,但腰却很给力,不停的扭着,

变换角度,让磨擦更加强烈,不进还能感觉到洞口的两个环蹭在阴茎上,倒比刚

才的感觉更好。

张青看到陈东累出一身汗,便主动换了姿势,坐在他身上,这却比刚才还要

刺激,两团硕大的乳房吊着乳环不住摇曳,下面挂着的两个铃铛随着发出脆响,

张青的腰如水蛇般扭动,擡起身子的时候,阴唇上的两个圆环带着晶莹的淫水若

隐若现。

这种场面就连边上初经人事的薇薇都看得不能自已,伸出小手摸到自己的腿

间揉动,更别说陈东了,没过两分钟,就大吼一声,挺着腰,在张青的体内一泄

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