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颜射於凤舞

    黑暗,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一回事,我唯一所知道的就是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可是让我疑惑的是,我先前明明实在睡眠中啊。为什麽现在清醒过来,眼前却又是一片黑暗,难道我的眼睛失明了?

    就在我处於迷茫之中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钻进了一个口袋中,全身被无形的东西束缚着,而我的脑海中也突然涌现出各种各样我从未见过的景象和名字,一座座古代样式的建筑,一个个穿着古代装饰的人,以及身穿盔甲的士兵,骑兵冲杀的战场,不过,最多的景像是各种各样的女子,虽然这些女人大多数并没有名字,但是其中一个特别漂亮的美女伴随着一个名字让我心中顿时砰砰狂跳,因为这个名字就是——柳琴儿。

    就在我因为柳琴儿这个名字而心中巨跳的同时,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可以动弹了,我很自然的张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睡在柔软的床上,而是靠在一个巨大的帐篷旁边,好像在现代只有蒙古包才是这样的。

    於是我环目四顾,发现距离这帐篷不远处不满那了很多这种帐篷,但是规模都没有这麽大,难道我来到蒙古族聚居的地方?我的脑海中不仅出现了这样的疑问。

    不过帐篷内突然传来的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不知怎麽的,我的手很自然的放到腰间,从中摸出一把刀,挑开帐篷的一角,凑上前去一看,而帐篷中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以为我看到了武侠电视剧。

    帐中灯火通明,纤毫毕现。只见正中有一个很大的半人高浴桶,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正坐在浴盆里,露出一张神情肃穆的秀脸,一双原本明亮的凤眼中透出疲惫的神情。

    在她的周围正撑着一片晶莹近乎透明的水幕,在水幕的外面有三个蒙面的黑衣人三方站立,不停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划向水幕。每一剑都发出「哧哧」的声响,把水幕划开一个口,但那开口的周围马上围上一层水气,接着水幕便恢复原状。

    「魔剑师!」看到剑尖上出现的吞吐不定的青色火焰,我突然不自觉低呼了一声,听了这个名字连我自己也觉得惊奇,我是怎麽知道这个名词的?

    突然间我灵光闪现,这个惊醒,不正像是我正在看的《风月大陆》中的景像麽?难道我来到了《风月大陆》的拍摄现场?不过在这帐篷里好像并没有看到有剧组在啊。

    难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可能中的可能,难道我竟然这麽走狗屎运,竟然穿越到了风月大陆的世界中,并且占据了那个好色的叶天龙的身体?那麽在浴桶里的美女,不就是於凤舞了麽?

    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大,就在我兴奋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脑海中想像着将这风月世界中的所有美女一网打尽之时,帐篷内发出的「哧哧」声更大了,我定睛望过去,发现帐篷内的三个暗黑族的刺客攻击得更加猛烈了,手中剑上不停地吐出青色火焰,灼烧着於凤舞面前的水幕,看起来他们似乎还有余力。

    而於凤舞此刻已是气喘吁吁,水结界也是越变越小, 看来她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水幕後面的她粉脸苍白,光洁如玉的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那双明亮的凤目中,更是神光暗淡。那水幕看起来是摇摇欲坠了。

    在外面的我有些不明白了,照事件的发展,这四个人应该都没什麽精力了才是,为什麽现在我所看到的却是於凤舞快要坚持不住了呢?

    怎麽办?怎麽办?我脑中急转,想到了一个老办法,那就是学着原来叶天龙的办法,用那种名叫「春梦」的慢性春药,等到这三个人都中了春药,发觉体内出现变化之时,也就是我宇文戈英雄救美之时。

    我掏出春梦,往帐篷内轻轻洒着这粉红色粉末,一股淡淡的轻烟在帐篷内扩散,我看到正在疯狂挥剑的三人他们的动作似乎变慢了,我心中大定,看来果真如书中所写,这春梦有用,接下来,就等着我英雄救美好了,我心中美孜孜的想着。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在以後的日子里常常很後悔今天洒春药的举动,因为站在左边的一个暗黑魔剑师刺客发出了低沈而急促的吼声,接着他停止了挥剑的动作,转而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面罩,露出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脸来,只听他一声低吼:「奶奶的,我受不了了……」然後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一根长度不错的丑鸟来。

    这个暗黑刺客在掏出他的肉棒之後,居然就一边盯着於凤舞的脸,一边用手飞快的套弄着他的肉棒,开始打起手枪来。

    这个结果可是我始料未及的,一时间我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突发事件,是现在跳出去呢?还是静待时机?

    如果现在跳出去的话,我不知道这几个刺客是不是会在我的大喝声中掉下剑来,如果没有掉落的话,恐怕我自己也对付不了这几个家夥;而如果静待时机的话,这家夥的行为简直就是在猥亵我未来的老婆,恐怕他最後还会对着於凤舞来个颜射。

    在这个时刻,我迟疑了,因为我不是叶天龙,我只是一个外来闯入者,而且事情的发展似乎和本该发生的事有了一定的偏差,为了确认我自己究竟是在一个地方,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我决定等待时机,於是我继续观察着场中的情形。

    因为少了一个人攻击的缘故,於凤舞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但是她的脸上却出现了羞愤的神情,因为那个停止攻击的刺客正对着她的脸手淫,这叫身为一军统帅的她如何能够忍受?

    不过虽然於凤舞心中不忿,但现在是形势比人强,她也只能默默忍受,那个打手枪的刺客越打来越来劲,一只手套弄不够,他的另一只手也加入了对肉棒的套弄,本来就不小的肉棒在他的套弄下愈发粗壮了,那狰狞的龟头冒着热气,距离於凤舞的俏脸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中间就只隔着一层水结界。

    那个刺客光对着於凤舞的脸打手枪似乎还觉得不够,他开始胡淫乱语起来:「嘿嘿……名满大陆的飞凤将军又怎麽样,看看大爷我的肉棒就在你眼前呢,要不要舔一下啊……」

    而於凤舞听了之後,一双凤眼狠狠的瞪向这个刺客,眼神中似乎要杀之而後快,凶狠的眼神让这刺客全身颤抖了一下,不过这家夥实力似乎也不弱,很快恢复了正常,不过他的话却更加犀利起来:「妈的,臭婊子,凶什麽凶,老子就在你眼前打手枪,你又怎麽样?你咬我啊,你来咬我啊!」边说着他还朝前挺了挺肉棒。

    似乎是觉得骂一次还不够,於是他又弹了弹自己的肉棒,接着羞辱起於凤舞来:「你这小娘皮,等老子将精液全射到你脸上去,给你涂点儿粉,怎麽?不愿意?那就射进你小穴里,让名满天下的飞凤将军怀个儿子怎麽样?哈哈哈……」

    这番羞辱的话让我听了真是心里不爽,但是这家夥似乎是越来越起劲,肉棒被他撸得噗噗响,彷佛他现在就在干着於凤舞的小穴,亮晶晶的前精将他的整个龟头染得晶晶亮,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有疲劳的样子。

    这家夥玩的是起劲,但是站在右边的那个刺客可是忍不住了,他一边催动着剑上的青色火焰,一边骂了出来:「妈的,你给老子快点,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听到另一个声音,我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忘记了玉珠的存在,看来她就是那个站中间的刺客了,想到玉珠我的心中火热啊,按照事情的发展,今天晚上我就能替这暗黑族的绝色美女开苞了,想想就兴奋啊,我望向玉珠,发现她的呼吸也很急促,看来是受到了「春梦」的影响,不过她手中的剑上的火焰却没什麽削弱,这暗黑美女的实力真是不错。

    「好了好了,」站在左边的那个刺客不耐烦的应道,手上的动作不停,「别急,马上就到了……」果然他的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马眼处的前精冒个不停,看来这家夥已是快要喷发了。

    而此刻於凤舞是又羞又急又怒,因为水结界的消耗,浴桶里的水也越里越少,现在里面的水已经退到了她的胸部下面了,她的圆润挺拔的一对玉乳,已是遮掩不住的露出一大半来,洁白如玉,滑若凝脂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出艳丽的光芒,於凤舞只有含羞忍辱的一面运功维持着水结界,一面期待着有凤卫能及早发现自己这边的状况。

    左边的刺客一见之下,顿时眼珠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於凤舞露出水面的乳房,「哦……好大的一对乳房啊……真想抓在手里玩玩……」一双手像抽筋似的在肉棒上搓揉撸动着,那种情形,像是要将於凤舞吃进肚子一般。

    「呃……干……要射了……飞凤婊子……啊……全射到你脸上去……」打手枪的这个刺客在这样剧烈的刺激下,肉棒顷刻间膨胀起来,然後抽搐着喷出一股股的白色精液,这些精液像是一支支白色利箭,朝着於凤舞的脸上射去。

    本来我还担心这些精液会穿透水结界,直接射到於凤舞的脸上,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些精液全都被水结界挡了下来,就那麽的沾在结界上,然後顺着圆形结界流下来,缓缓地滴落在地上。

    不过这情形在我看来,即便不是颜射,但和颜射所代表的涵义也差不多了,果然於凤舞脸上显现出羞愤欲绝的神情,「你们都去死吧!」她说出了被攻击之後的第一句话,只见她突然不顾自身的疲累,疯狂地催发起结界来,一瞬间,本已渐渐稀薄的结界大放光明,玉珠和另外一个刺客所发出的青色火焰竟被逼退好几寸,而结界上沾染的精液,也如同被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见到於凤舞发威,那个射刚射完精的刺客还来不及回味,他就急忙挥剑朝水结界攻来,而玉珠和另一个刺客也加紧催发火焰,水结界最终还是没能够逼退这几个刺客,於是这几个人又处在了相持阶段。

    很快的,几个人爆发的时间过去,於凤舞又处在了下风,水结界的范围更小了,这时右边的那个刺客也放弃了攻击,脱了面罩,不过这家夥的做法更是让人愤怒。

    这家夥虽然没脱裤子,不过在我看来,他比脱裤子更可恶,因为他把头靠近了水结界,这样他离於凤舞的脸不过十厘米了,从我这个侧面看去,好像他就和於凤舞的脸贴在了一起。

    只见这家夥嘿嘿淫笑着伸出舌头,在结界附近虚舔着空气,一边淫贱的说着:「来呀……飞凤将军……咱们来亲一个……」

    这刺客的舌头非常灵活的在空气中或画圈,或上下挑动,或左右横扫,煞是灵活,他继续用淫贱的声音说着:「来吧……美人儿……咱们亲个嘴……我的舌头很灵活……要不要尝一尝?包管你吃了还想吃……」

    我看见这个刺客一口黑黄的牙齿真是吓人,还於凤舞的脸颊憋得通红,我知道这是她极度愤怒的表现,此刻我的心里已经把这两个刺客判了死刑,当然我将来的美女侍卫玉珠不在此列。

    这刺客似乎还不知道死期将至,他在显摆了一番舌头之後,似乎觉得还不够爽,於是他将头凑到了玉珠的粉脸旁,恬不知耻的说道:「玉儿,我想亲亲你……」说着也不等玉珠回应,就伸出长着厚厚舌苔的舌头隔着面罩在玉珠脸上舔起来。

    而此刻我发现玉珠的身体竟然开始颤抖起来,看来中了春药的她经不起任何的挑逗了,而那个刺客似乎也发现了玉珠的异样,他突然狂喜着掀开了她面罩下面的一角,露出了娇艳欲滴的红唇。

    那个刺客死死地盯着玉珠的红唇,他先是试探性的在玉珠的嘴角舔了一下,而玉珠却呻吟了一声,微微的张开了嘴,那个刺客知道这是准许亲吻的信号,於是他毫不客气地重重吻在玉珠的樱唇上。

    刺客一吻上就迫不及待的想用舌头顶着玉珠的贝齿,想要打开她的牙关,我在一旁看得是心火大冒,心脏都似乎要爆裂,心中狂叫着玉珠千万别把初吻献给这个丑陋的长着一口黄牙的家夥。

    然而令我极度郁闷的是,玉珠却像是着了魔一般,像是感应到对方舌头的动作,她很轻易地就打开了贝齿,轻启牙关,将对方的舌头迎了进来,我的心沈了下去,玉珠的初吻被人夺走了!

    刺客大喜之下粗舌熟练地钻进了玉珠的檀口,舌头火热地卷住了那条柔滑的小香舌,先是好一阵的吮吸,大量香甜的唾液被刺客吸进嘴里,让刺客变得更加性奋,他吻得更深了。

    从我的方向看去,玉珠的小嘴里被刺客的舌头塞得满满的,而且她的嘴里时鼓时凹,可以想像里面两条舌头正在剧烈的活动着,两人的喉咙也正快速地蠕动着,看样子刺客正将他的口水大量喂给玉珠,同样,玉珠也将她的香津吐给了刺客。

    从两人偶尔微微分开的嘴唇可以看到,玉珠的香舌已经深挺到了刺客的嘴里,并且在舔着他的一口黄牙,同时还和对方的粗舌不时摩擦着,而从玉珠不时的吞咽动作可以看出,她正在主动的吞吃着这刺客腥臭的口水。虽然我看不清楚玉珠脸上的表情,不过不用想也知道,现在玉珠一定是春情勃发,春潮滚滚的和刺客进行着最火热的舌吻大戏。

    而这刺客的舌头当然也不例外的在玉珠的口腔里四处刮舔,从玉珠嘴里喷出的香气让他性奋不已,他一面用舌头数着玉珠的牙齿,一面在她的口腔壁刮吸着香津唾液,把玉珠吻得是娇哼不止,一声声诱惑的鼻音让人欲火直冒,娇躯也跟着颤抖着,拿剑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如果不是另一个刺客大声辱骂,再加上於凤舞见机加强了水结界的能量,恐怕玉珠还会继续和这刺客吻下去,不过就是这样,我的心里也是酸酸的,想吃了一大缸的陈年老醋。

    这刺客停止了热吻,他并没有加入进攻,而是又和前面一个刺客一样,脱下裤子打起手枪来,边打边说:「妈的……飞凤婊子……叫你打扰我的好事……给你鸡巴尝尝……看老子的鸡巴长不长……能捅进你子宫去呢……要不要我射进你的子宫……给你下种怎麽样啊?」妈的,这家夥肉棒这麽小,还敢这麽说大话,不过这家夥的肉棒还真是属於细长型的,像是一条长长的蚯蚓。

    只见这刺客一只手握着他的肉蚯蚓前後套弄,另一只手竟然摸向了自己的胸口揉动起来?难道这家夥是个人妖?我疑惑地望向他的胸口,发现非常的平坦。

    这情形让我不想再等待了,妈的,我心中暗骂,你个王八蛋,敢这样侮辱老子将来的第一老婆和美女护卫,等你射精之时老子第一个砍死你,於是我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叶天龙遗留下来的武学资料後,全身暗暗积蓄力量,准备等到这刺客射精之时突然发起袭击。

    不过这刺客似乎对刚才同伴阻止他感到不满,只听他对着那个左边的刺客骂道:「奶奶的……你叫个屁啊……老子刚刚亲得爽……而且还是玉儿的初吻……你他妈的敢阻止老子……找死啊……」

    左边的刺客听了之後也是大怒,「我呸……」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就你这怂样也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呕……你去吃屎去吧……我一定报告给暗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在一旁的我肚子里也是忍不住一阵火气,妈的,你们这两个暗黑一族的败类,老子等下剁了你们的鸡鸡,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两个刺客越骂越起劲,到後来几乎要打起来,连手中的剑慢慢垂了下来也不知道。

    而置身事外的玉珠,本来想要提醒一下,不过她最後似乎又忍住了,没想到那个右边的刺客竟然在漫骂中爆发了,他也真是厉害,一边骂人一边打手枪竟然还能到高潮,不过时不我待,再说我也不能再忍耐了,抽出腰间别着的剑掀开帐篷冲了进去,手中长剑划过那个非礼了玉珠的刺客的脖子,还好我用力并不是太大,他的脑袋没有掉下来,不过即便如此,那家夥也已死了。

    而发现有人冲起来救她的於凤舞,迅速地撤消了水结界,想要发出攻击来帮助救她的人,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软倒下去的刺客他的肉棒并没有软化,而且还在继续朝天喷发,当於凤舞一撤消了水结界,喷射出的精液竟然直接打在了於凤舞的脸上,她先是一呆,接着惊叫一声挥掌将还在射精的刺客打出几丈远,接着她急忙用浴桶中的水抹在脸上,想要洗净脸上的精液。

    而我则迅速纵身带另一边,一剑结果了那个还在发呆中的刺客,然後我将两人的鸡鸡用剑剁下,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当我杀了两个刺客之後,玉珠这才反应过来,我突然大喝一声:「大胆玉珠,还不放下剑来!」

    也许是没想到我会叫出她的名字,另一方面她也受到了「春梦」的影响,所以玉珠的剑马上就掉了下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我一剑挑开玉珠的面罩,果然是人间绝色,一弯柳眉扫远山,一汪秋水水汪汪,一颗樱桃小红唇,再加上秀气的鼻子和一张桃羞杏让的粉脸,让我一时间看得呆了。

    「我能解开你的封印!」只这一句话就让玉珠什麽都说了。而我也悄悄地欣赏起於凤舞那几乎赤裸裸的娇躯来,此刻於凤舞早已洗掉精液,在浴盆中思考着玉珠提供的消息,而她裸露的身体,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底下,我首先注意的是那一对连於凤舞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雪白玉乳,叫人忍不住想要掌握在手,好好把玩,还有那虽然苗条却充满着柔韧的纤腰,让人很想用手搂着,抱在怀中,而那光洁润滑的雪白大腿,微微敞开,让人想要触摸的同时还想要继续往里一探究竟……不过让我遗憾的是,没有看到精液在她脸上的情形。

    全神贯注欣赏於凤舞的我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动作已经被她知道,她突然朝我勾勾手指,而看得入迷的我就这麽将脸凑了过去,结果自然是「啪」的一声我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手掌印,可见这一巴掌不轻啊。

    不过没办法,我也只有装无辜的看着羞怒中的於凤舞,这样才不会丢失印象分。

    就在於凤舞娇叱着要我出去时,我知道机会来了,一把抓着她的双手,大嘴直接亲在了她的诱人的樱唇上,先是舔着红唇,接着用舌头挑开贝齿,纠缠起她的香舌来。

    出乎我意料的是,於凤舞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抵抗了一下,然後她就很快地用自己的香舌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时而和我的舌头互相舔着,时而钻进我的嘴里和我互相交换唾液,时而又和我的舌头在两人的嘴唇外互相卷吻。

    在深深的舌吻中,於凤舞的小瑶鼻中不时的发出如痴如醉的娇哼声,一双醉人的媚眼脉脉含情的看着我,水汪汪的眼睛中蕴涵着火一般的激情,我可以感觉得到,於凤舞吻得很火热,很用心,也很娴熟。

    这样熟练的吻技让我在舒爽的同时心中也有了疑问,照理说於凤舞在我占据的叶天龙之前是没有男人的,可是她的吻技却娴熟无比,难道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我的意料,於凤舞有了男人?但是她刚刚在我的背上明显是摸到了我背上的伤痕之後才开始迎合我的,这证明她还是心里爱着那个「叶天龙」的,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疑惑归疑惑,我还是吻了於凤舞老半天才放开她,这样的美女,不要真是可惜了,我心里也想好了,不管她有没有男人,我也要把她抢过来,因为我占据的这具身体,有着无比的优势。

    告别了於凤舞之後,我带着我未来的美女爱奴护卫玉珠回到了自己的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