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大学位在天庭方位角,七一一四二点八三六零的位置。

    一堆无所事事的仙人们每天早上都会去那里上课。

    虽然天上的云端里头藏有很多的神仙,但是其实他们我们都看不见。

    因为焦距没有办法拉到那麽远的缘故。

    一个飞行机飞过去蓝天,只会撞到小鸟,却不会撞到神仙。

    为什麽?因为神仙被你撞到那他就不叫神仙!

    在天庭上…

    四周都是飘渺的仙境,天使不在这里,只有白云缭绕。

    奇怪的是,这里有奇珍的花朵与会懂人语异草。

    靠着空气中漂浮的水气与纯净的太阳光,这些植物在这里生长。

    一朵盛开的金色玫瑰在一旁笑着,而另外一条大黄瓜在旁边等着仙人们来调戏。

    刚才说过了,这些该死的怪东西懂人话的。

    让我们请这位丽质天生、体态娇娜的天女来为我们做个示范。

    仙女:你好啊,黄瓜先生…(笑)

    大黄瓜:…

    仙女:黄瓜先生,你好害羞啊?

    大黄瓜:(脸红、起鸡皮疙瘩)

    仙女:我叫小芬仙女,你想要我吗?

    大黄瓜:(脸红、点头)

    仙女:你有没有看过女人的胸部?(拉下自己的肚兜)

    大黄瓜:嘿!(大黄瓜是植物,会的词语不多,大多都是些嘿、喝、呀之类的状声辞)

    仙女:还想看看我的腰吗?

    大黄瓜:嘿嘿!

    仙女:……这是人家的屁股,穴在里面哦。(脸红,朝着大黄瓜先生,并且掰开了穴)

    大黄瓜:(瞪大眼睛)

    仙女:你是不是很想看个仔细啊?呵呵呵…嘻嘻(妩媚地开心发笑着)

    大黄瓜:嘿嘿!

    仙女:你快进来仔细看看吧!(说完就把大黄瓜塞到体内让他看着里面)

    仙女用大黄瓜满足了自己以後,就站上旁边的一小团白色云雾飘走了。

    她体香四溢,让我闻到了真是通体舒畅!不过这时候的仙女已经飘到了两重天外,

    在我目力所及,只能看到她虹彩般的斑点大身影。

    白云悠悠,突然,我似乎知晓了黄鹤楼这首诗句中的惆怅与悲伤的内容。

    心中一股无力感,连玉皇大蒂、

    乾你老母等这类贬损人的笑话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

    师弟!又!

    一声宏亮又爽朗的叫声在我背後的耳畔响起。

    唷!是师哥来啦。好久不见有失远迎今日再会敬谢不敏。(说那麽长串

    其实都是客套话我只想早点走人)

    只见一个猴头猴脑的猴子人怪,腮帮子都是黑色的猴毛,

    脸像刚出生的婴儿的七尺男子拿着根铜棍来到我的眼前。

    速度好快!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咻!欺进我的身边,搭住了我的肩。师哥就是师哥!

    他说又!师弟,你这条勤奋的猪,今天怎麽没有去南宫大学上课啊?

    嫦娥仙子今天又在用她的美喷仙水点名了耶!

    是吗?…老哥你也知道…我不很爱女人家那下面的味道…

    师哥:可是你身上没有喷到她的仙水这学期是铁定不能通过检定去西天的资格罗!

    没关系…你们去,我不去也没关系,我可以在家里睡觉。

    师哥:去西天的话可以经过整天想要的女儿国,也可以会会那些骚浪的蜘蛛精哦!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都不需要呢

    师哥:咦?动手在猪身上摸来摸去,又拿起铜棍戳了戳他的肚子。

    师哥:喂!怎麽样?老八你没事吧?今天感冒烧坏了头咧?

    唉呀,不是啊、我没发烧,师哥我没发烧…你行不行别动我肚子啊

    我走到了南宫大学的校园里,指着玉南湖旁边的一台方盒子机器。

    那、这挪炸告诉我的。骚货贩卖机!

    师哥:什麽骚货贩卖机?

    我回答,这就是投下九张天庭银行发行的千千纸币,会从里面滚出个骚货来的,

    骚 货 贩 卖 机呀!

    不知道为什麽,我在说明的时候,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好像我传达了师哥一个了不起的好消息!

    就是,从一个大的玻璃面板後可以挑选骚货。

    她们大多都是用天庭中溢散的仙气合成的,但偶尔也有些仙子也到这儿来躺着打工。

    你看她们…脸色比较灵动活艳的那个那个还有那个…

    我指了指几具张着眼睛的一丝不挂躺在一条条象皮传送道上女人。

    骚货贩卖机里面是个广大的白色空间。

    里面除了躺着的一排排的女体外,没有其他的东西。

    当我们想要个骚货时,就在贩卖机台旁边的投币孔投下自己的纸币或是金币,

    当里面躺的床的灯亮起,我们就可以选择我们所要的骚货。

    只见我随便按了几个按钮,机器就开始运动起来,引擎声让我听了有点紧张…

    因为我知道等下会从传送台滚啊滚地滚出一个我刚才选择的骚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