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在公安局工作,当然不是所谓的女警察,只是在办公室里处理文案的工作,但她们单位上班规定要穿警察的制服,所以看上去呢还是比较神气的。

    有一天晚上,她说:「老公呀,你知道王局吗?」

    我:「知道呀,就是王局长呀,我怎麽不知道?是你领导,我到你们单位常看到他的。」

    她:「我觉得那半老头有点色,听说局里好几个小姑娘被他搞了,都是敢怒不敢言的。」

    我:「那是传说吧?不会有这种事情的,你别听那些三八婆乱说,局长怎麽会做这些事情呢!不可能的。」

    她:「我也不相信的,只是他看我也有点色迷迷的,大概心理作用。明天还要上班,睡吧……」

    我:「是呀,那你别乱想了……」

    过几天,生活总是那麽单调,我下班,玩电脑,有时候呢在QQ上泡泡妞;我老婆呢,看那些香港无聊的电视剧。只是,到了去年夏天,我总觉得我老婆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问她,她也不说,老说:「没事,没事……」

    那一天,我老婆说要晚上加班,我也没在意,她就走了。我呢,照例,打开电脑上网。

    到了晚上8点多,突然停电了,我没事干,突然想去看看我老婆,就骑上自行车到她单位里。

    门卫对我顶熟悉的,我问他:「局里哪几个人在加班呀?」

    「就你老婆和王局长。」

    「我去看看她。」

    「好的,你去吧,她大概在局长室,好像只有局长室还亮着灯……」

    「哦,谢谢……」

    我乘电梯到了8楼,8楼是局长办公室的地方,走到八楼的走廊里,由於铺着地毯,所以走上去,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到了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我刚想叫老婆的名字,就听到王局长的声音:「小许呀,你过来,你怎麽怕我?我又不会吃了你。」小许是我老婆,局长办公室有两个办公室,外面是副局长办公的,里面是老王的。他们在里面……我就在外面办公室,我好奇心上来,想听听他们在说什麽。

    「这就对了,怎麽怕我呀?你看看,今天的稿子怎麽这麽样写呀,我和你说过,有些地方可以发挥想像力的嘛,我看你太老实了,以後还要学习。」

    「对不起,王局长,我回去修改。」

    我听见我老婆正朝外走来,忙躲在文件柜後面,不让她看到。晚上由於不是上班时间,所以我老婆穿着一条白色到膝盖的短裙子,上声是淡蓝的体恤,很漂亮。

    「不要这麽急着走嘛,我和你难得在一起的,我还要和你聊聊。」

    「王局长,你想聊什麽?」

    「小许,你是我们局里算是漂亮的吧?你老公还好吧?来,你过来,和我坐一起。」

    「王局,别这样,我还是去改文件……」

    「不急,不急,明天还可以做的。叫你和我坐一起,就坐一起。」

    「王局,你别这样,我走了。」

    「小许!我王局长要你和我坐一起,是看得起你。今天你很漂亮呀,急着回去和老公做爱吧?」

    「王局,你乱说什麽呀,请放尊重点!」 「哈哈哈,你不想在这里干了?老实和你说,今年局里要下几个人到下面所

    去,你要文凭没文凭,要本事没本事,要不是我顶着,你早到下面看守所里看犯人了。呵呵!」

    「你现在走了,明天你立马走人!」王局长又说,我听到我老婆没声音了。

    我绕到文件柜後面,看到老婆站在门口,手拉着门把手,王局长在她背後:「你给我摸摸嘛,只被你老公一个人摸,太浪费了,又没人知道的。你给我摸,我以後会罩着你的。」我看到老婆犹豫不决的样子,王局长乘机把手从背後从我老婆的体恤里钻进去。

    「说好了,只好摸摸哦,不许做别的,我有老公的。」

    「好好,就摸摸。」

    王局长肮脏的手摸了进去,从里面带出我老婆的乳罩,然後双手一起伸到前面,搓揉我老婆的两个大奶子:「哦,小许,你的奶子大呀,真是好啊!」

    我老婆上身向前扑倒,头靠在门上:「好了,好了,别摸了,别摸了,你怎麽摸起来这麽大力呀!啊,乳房也被你抓得变型了!」

    「小许,我还没摸够,怎麽就说好了?我下面还要摸呢!你下面只有你老公摸过吗?」

    我在文件柜後面听得血气上冲,想马上跳出去,但转念一想,我这麽一跳出去,我这人手无缚鸡之力,出去打人,反过来,被早年当刑警的王局打了,那不是亏了?再说,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场,谁会相信老王会侮辱我老婆呀?这种事情闹开,那我和我老婆以後还怎麽做人呀?

    刚在想,又听到我老婆说:「王局长,好了好了,你不要把我内裤拉下来,你伸到里面摸摸就好了……」

    「那怎麽行?脱下来。」

    我头伸到外面在他们背後看,王局手伸到我老婆的裙子里面拉下我老婆的内裤,两只大手掏弄我老婆的屄。

    「王局,王局,你怎麽这样呀!用这麽大的力摸我,我老公也不会这麽摸我的……」

    「小许,你比较骚嘛!被我大手这麽一摸,还出水了。呵呵……」

    「啊,上面奶子被你摸,下面的小屄也给你大手摸透了,我吃不消了……」

    「小许,你不怕我给你老公戴绿帽子呀?」

    「啊,你还说呢!哦,对了,对了,手指伸进去……对,对,我怎麽会流这麽多水……」

    「你是骚货呀!我现在要干什麽,你知道吗?」

    「啊,不知道呀!你……你要干什麽?」

    我看到王局手离开我老婆的大腿中间,把我老婆的内裤踢到一边。

    「啊……啊……王局,你不能这样的,我有老公的,说好只摸摸的……」

    「哦,你舍得我不操你?那好吧,你走吧!」

    「不,不,我和你开玩笑,我是假正经的,那你来吧!」

    「来什麽?你说呀!要我干什麽?」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说呀!」

    「……来操我。」

    「怎麽样,现在要我操你呀?真是骚货!」

    「对,对,我是骚货。」

    「不过,你这个骚货货色比较好,比小青、小陈好,她们奶子比你小,摸起来不舒服,只有你最舒服。」

    「老王,你进来吧!」

    「好,准备好了?」

    「嗯……」

    我只听到老王「啪」的顶到我老婆凸出的屁股上,「吱……」的一声,老王把鸡巴插进我老婆的湿屄里。老王按住我老婆的屁股,我老婆双手趴在门上,老王的鸡巴在她後面大力抽插着。

    突然,我听到老王在叫我名字:「小沈,哈,你别老躲在後面看呀!你出来呀,看我操得你老婆爽不爽呀!」

    我大吃一惊,只好走出来,呆呆的看着他的大鸡巴抽插着我老婆的湿屄。

    「你老婆的屄真爽,真好操,明天我给你老婆加工资。她来上班,她就归我使用了,在家,就你使用了。呵呵呵呵……」

    我冲上去,想去拉开他,他腾出手,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摔翻在地,一脚踏上来,我倒在地上吃痛,一点也动弹不得,躺在地上只看到他的鸡巴在我老婆的屄里大力进出。一会,我老婆屄里冒出的水顺着她的大腿渐渐淌下来,他毫不放松,更大力插进去,我老婆那里又冒出一股股骚水,顺着大腿越淌越多,淌下来流到我头上。

    我老婆叫:「好厉害,你好厉害喔!我的小屄要给你操坏了……」

    接着,老王把我老婆的一条大腿?起来,对准我老婆的屄又猛地戳进去,一边插,一边对我说:「小沈啊,你看我年纪比你大,操起你老婆来,可比你有劲吧?」又问我老婆:「是不是?你老公有没我厉害呀?」

    「嗯,嗯……」

    「到底谁厉害呀?光嗯什麽意思啊!」

    「当然王局长厉害,小沈当然没你厉害。哦……啊……哦……啊……」

    「呵呵,你小子敢偷看我操你老婆!」接着,他一脚加力量,我痛得想哭出来:「王局长,我以後不敢了。」

    「谅你也不敢!以後我要操你老婆,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你是局长啊,我老婆的屄你要什麽时候操,就什麽时候操。」

    「好好好,你小子倒乖巧。」他说完接着把我老婆抱着放在大办公室桌上,两手拉开她的大腿,屁股狠命一挺,「啊……我完了!」我老婆又叫了起来。

    「小许,你的屄老子早想操了,想不到你平时这麽假正经,操起来这麽浪。我操!」老王的鸡巴又死命挺进去……我只看到王局长的大鸡巴挺进退出,我老婆两条白嫩的大腿分得大开举在空中发抖。

    「好好,我出来了……我靠!骚货,我给你了……」

    我?起头,只看到我老婆被操得张开的屄一收,老王的鸡巴又一挺,然後老王全身抖一下,我老婆的屄里立刻冒出了好多精液。老王又全身挺一下,接着连续挺几下,我老婆的屄里冒出了越来越多的精液,精液从上面滴下来,打在我的脸上……

    「操你老婆真爽。」老王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对我说:「以後我操你老婆的时候,别来偷看了,你看着我操你老婆,我还真不自在。」

    我:「嗯,嗯,好的,好的……」

    我看到我老婆趴到办公桌下,找出自己的内裤正穿上,这时,老王回过头来对我说:「我先走了,你们走的时候,麻烦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