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雅,今年18岁,外表还算清秀,三围是34C、26、35,应该还算标致的身材吧!

    平常也没什麽休闲活动,就只是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用电脑跟朋友聊聊天这样而已。

    不知道怎麽的,这学期大家都推选我当班长,大概是成绩太出色的关系吧。

    自从入校以来,连续六次段考都拿下全校第一,也难怪大家会注意我了。

    或许可以说是天赋异禀,总觉得老师教的东西实在太简单,想不考满分都难……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啦!别人我就不知道他们怎麽想罗!

    学校的制服是白色水手服上衣、黑色的领结、裙子、过膝长袜和皮鞋,最近由於天冷,学校规定学生要在外面套上一件黑色的制服外套。

    这是我的外在,或许看起来很光鲜亮丽,但是,我却有着与外表完全不同的个性。

    我很淫荡。

    如果认真调查我,你”或许”可以在衣柜的暗柜里找到不少与情色相关的东西,包括情趣用品。

    也”可能”从电脑的某个隐藏资料夹内发现大量的A片。

    我可是VIP会员喔~当然是背着父母偷偷用零用钱买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最喜欢将房门反锁、戴上耳机、开启电脑里的A片欣赏,当然也免不了自慰一番。

    每每弄到自己精疲力竭,爱液流得满地才肯罢休,虽然事後的处理还蛮麻烦的……

    上学的时候,我会在自己的阴道内放一颗跳蛋,十二段变频型的,上礼拜才订到的新货呢!而且还是无线的!遥控器就放在口袋。

    这让我上学的日子比较不那麽无聊。

    ========================================================

    一如平常,放了颗跳蛋後,便出门等校车了。

    昨天在网路上看到一款新货,叫做什麽按摩垫的,当然不是按摩什麽手脚,而是按摩”小妹妹”的。

    希望今天快递能早点到。

    ──校车等候站──

    今天出门得有点早,校车看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

    很手痒的转了口袋里的遥控器。

    一波波传来的震动让我心情舒畅许多。

    我不断的加强频率,一直到了第五段。

    这时我的胸口已经明显有起伏变化,呼吸声也变得急促,不过在我多年的伪装功力下,这都是旁人察觉不出来的。

    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也盖过了跳蛋的震动声。

    约莫五分钟後,校车来了。

    ──校车上──

    搭上了校车,我的位置在校车最左後方,比其他座位都高一些,一屁股坐下後便用书包遮着裙子,避免前排一些色狼的窃窃私语。

    校车上很安静,因为是早上的缘故,大部分的人都在补眠,没办法将跳蛋开太强,我将频率降到三段。

    话说现在的学生真逊……昨晚我也是”弄”到三点多才睡啊……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

    反倒觉得有点兴奋。

    我又手痒了……因为下面不够痒。

    左手藉着书包的掩护,慢慢从裙子左边将左半边的裙子拉到後面,然後从左大腿滑进内侧。

    仔细一摸,内裤已经湿了一块……真麻烦,这是敏感体质的缺点。

    很容易有快感,但也很容易湿。

    我开始隔着内裤按压阴蒂,多年的自慰经验让我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自己的敏感带,快感也来的特别强烈。

    「嗯………嗯……」

    我开始发出喘息声,周围的人似乎没发现。

    这让我更加兴奋,将跳蛋又开到了五段。

    跳蛋的声音略微加大了一点,不过还是被校车的引擎声覆盖过去。

    手指不听使唤的越揉越快,让我不自觉想淫叫。

    「呜……」

    我强忍着连续的刺激,硬是把到口的呻吟声又吞了回去。

    要是叫出来还得了……明天我就变成全校的笑柄了。

    学校到了。

    将手指抽出来,上面还沾着一丝丝黏稠的爱液。

    随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将裙子拨回原位後便下车了。

    --第一堂课(英文)--

    我的座位在中排靠近窗户的地方。

    老师还没来,教室一片闹哄哄的,我趁机将跳蛋开到七段。

    摆本书在桌上,左手托腮,右手拿着原子笔转呀转的。

    看起来在念书,实际上我的脑袋早已经舒服得一片空白。

    「可惜现在不能用手指,不然一定更爽。」我脑海里想着。

    班上三十几个人,没人发现这个女生竟是如此淫荡。

    老师来了,是一个外籍老师,高高瘦瘦的,一头金发让他在人群中看起来更加显眼。

    「安经安经~」

    老师用不标准的美式国语喊着,不过大家还是静了下来,我将跳蛋调成五段。

    「&@#&($︿(!%」……老师开始用他那混着美国腔的国语讲解课程。

    ……

    「登、登、登、登~~」下课钟响,教室里又开始一片吵杂。

    我装作没事的走向厕所。

    为什麽要说装作没事呢?

    因为在整整一节课的震动下……

    我快高潮了。

    刚刚上课时性幻想太强烈了,高潮的感觉瞬间冲出来,我急忙将跳蛋关掉……噢,关小就好,关掉太可惜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那阵快感持续了十几分钟还没退散。

    必须要到厕所解决一下。

    走进最後一间隔间,将裙子拉开,内裤已经全湿了,几乎要渗水出来一般。

    把内裤褪下,跳蛋抽了出来,整颗跳蛋湿黏黏的,我放进嘴巴里细细品尝。

    下面传来一阵空虚,我轻轻的将右手中指及无名指滑了进去,缓慢的进出,直到两只手指都沾满了爱液。

    「今天来试试看潮吹好了。」

    随着网路上的方式,将手指慢慢往上顶,抠弄着上面的粗糙部位,大拇指轻轻揉着阴蒂,快感越来越激烈,身体也热了起来……

    「………嗯……嗯……」

    慢慢的,阴道内逐渐凸起一颗软软的半球状物体,我知道,G点出来了。

    我将两指勾起往返抽插,像是要把G点抠出来一般,G点开始膨胀,变得像橡胶般坚实。

    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阴道变得非常湿,深处的肌肉开始夹紧手指,隐约听到了噗滋噗滋的水声。

    「哈………哈………哈……」我的喘息声越来越粗,深怕外面的人听到,但是现在已经不管那麽多了。

    我逐渐加大手指的力道跟速度作最後冲刺,水声越来越大声。

    「………要……去了……」

    一阵阵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终於……

    「唔…………忍不住了……啊啊!!」

    大量的水从阴道喷出来,身体不停的抽蓄,我的手也慢了下来。

    「哈……哈……哈……哈……」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搞到潮吹。

    「登、登、登、登~~」上课钟。

    本来要收拾善後,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手指又抠弄了起来,这次感觉比刚刚更强烈……

    「嗯………啊………啊…………」

    手指不停地加速,刚刚的快感又再度袭来,我感到全身燥热,左手也不停地抚摸全身。

    「噗滋噗滋噗滋……」刚刚的水声又出现了,阴道变得非常的湿。

    每一次的抽插都强烈的撞击着G点,我将动作加大,大力抠弄着G点。

    「唔…………嗯……嗯嗯………!!」阴道急速的收缩,开始不规则的抽蓄。

    「噫噫……呀啊!!!!」又是一阵洪水,喷得整个地板都是。

    「呼…………呼………呼………」

    全身脱力的我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喘息,也不管这堂是什麽课了。

    草草收拾之後,便回到教室,跟老师随便讲了个找教官约谈的理由。

    第三、四堂课完全没力上课,我大剌剌的趴在桌上睡觉,反正我成绩好,老师也没说什麽。

    ──午休时间──

    经过两堂课的休息和午餐饱餐一顿之後,稍稍恢复了体力,我跑到顶楼吹风。

    学校有六栋楼,最高的便是我们这一栋,足足有七层楼高,我喜欢一个人在上面吹着凉风,那让人感到全身放松。

    当然,如果配合跳蛋的话,更棒。

    风声很大,我将跳蛋开到第十段,已经很接近最大功率了,本来想再加上去,但是,强烈的震动让我不得不收手,我的大腿扭来扭去,样子滑稽极了。

    距离午休时间结束还有四十多分钟,我瞄到旁边有一座储藏室,坏念头又动了起来。

    走进储藏室里,里面非常昏暗,只有一片气窗开着,让光线微微投射进来,看起来有不少看起来像是校庆用完的道具丢在这里,

    抓了一块绿波垫,脱下外套,解开制服的每一颗扣子,慢慢脱掉全身的衣物,全裸的躺在储藏室里,这时候只要有人走进来,我的名誉就毁了,不过,就是这样才叫刺激。

    跳蛋在阴道里震动着,用手涂了些口水,压揉着乳头,偶尔抠一下,偶尔用拇指跟食指捏着再弹回去,乳头很快的坚挺起来。

    「嗯……哼……」

    右手慢慢地向下滑移,小腹、肚脐,一直到黑森林地带,用手指沾了些爱液把阴毛沾湿,开始搓揉。

    左手也没闲着,在手指不停的”欺负”下,乳头比原本胀起一倍有余。

    「啊……啊………啊………」全身酥麻的我不停地呻吟。

    心一横,将跳蛋转到了十二段,那剧烈的震动让我差点跳了起来。

    强忍着下体的快感,身体不断的扭,彷佛有几万只虫在身上爬一样。

    「哦………好舒服………啊………嗯……!!」

    在巨大的快感下,我已经无法思考,任由性慾掌控着我的身体。

    我从一开始的躺姿,变成了用双膝跟肩膀支撑的卧跪姿,屁股朝着门的方向。

    而双手却没停过,右手才刚将跳蛋拿出来摩擦阴蒂,左手中指及无名指早已伸进菊花里来个”前後夹击”。

    「唔………喔……喔……啊啊啊……!!」

    经过几轮激烈的攻势,我腹部一酸,全身开始抽蓄。

    「去了!!要去了啊!!!!」

    身体猛的一震。

    高潮了。

    阴道喷出大量爱液,绿波垫也变成了深绿色。

    「哈………哈………哈………」我全身酥软,已经没空再理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