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发现姐姐的书包里有避孕套的秘密之后,我就开始打她的主意。

    我姐姐晓棠,那年18岁,刚刚上大学,长得像海棠花一样艳丽迷人。她从

    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我时常在浴室里偷闻她洗澡后换下来的内裤,并用它裹

    着小弟弟手淫。当然我不会像黄色小说里写的那样变态,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内裤

    上——那也太离谱了,不被发现才怪!

    有个周末,爸妈带着妹妹月蕾去乡下外婆家了,只有我跟姐姐两个人在家。

    她千方百计想哄我到外头玩去,给了我二十块钱,叫我晚上和同学一起去看

    电影《圣战奇兵》。

    我心里当然明白她的真正用意,假装答应了,并说看完电影还会去同学家里

    玩,可能要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其实我根本没去什麽电影院,在大街上逛了

    半天,花光了二十元钱,然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杀了个「回马枪」,偷偷溜

    回家中。结果被我发现姐姐在她和妹妹睡的房间里正跟一个男的激烈地做爱。

    姐姐把门关得紧紧的,我只能非常艰难地从钥匙孔里(好在那孔眼还算比较

    大)看到一丁点儿。从小眼儿中可以看见姐姐骑在那男的身上,那丰满的乳房正

    一个劲地上下颠动;奶头红红的,像两颗小草莓。

    姐姐平时可是一副文静端庄的淑女模样,没想到叫起床来也这麽骚!虽然还

    没有毛片里那麽夸张,但那哼哼唧唧的呻吟也确实淫荡得可以,把我听得面红耳

    赤、阴茎勃起,差点儿没喷在裤子上!

    我在门外一边听一边手淫,直到他们结束爲止 了不被姐姐发现,我又悄

    悄出了门,到街上转了好几圈。看(听)了刚才的一场活春宫,我的心情久久不

    能平静,浮想联翩。

    直到十二点锺我才回到家里。姐姐还没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现在

    可一点看不出来她刚刚才和别人干过!她装模做样地问了我一些「怎麽这麽晚才

    回来?」、「电影好看吗?」之类无聊的问题,我编了个谎搪塞过去了。

    等我洗完澡,姐姐已经回房睡觉去了。我一个人看了会电视。「英超」放完

    已将近一点了,倦意渐起,我也准备回房休息。经过姐姐的房间时,我又想起了

    刚才听到的他们做爱的声音。不知出于什麽动机,我伸手轻轻推了一下姐姐的房

    门,没想到竟没关上,一下就推开了。黑暗中影影绰绰可以看见姐姐睡在床上,

    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睡袍。

    我一时头脑发热,竟决定去偷奸自己的姐姐!我悄悄潜入她的房间,坐到床

    边,先只是试探性地用指尖摸了摸姐姐的小腿,见她并无反应,这才渐渐向上移

    动。慢慢地,手摸到了她的屁股上。我沈住气,按兵不动,发现姐姐确实睡得很

    死,胆子就大了。我直接把手指从她内裤档部的边缘插进去,一下子就摸到了她

    的阴部!

    哇!毛茸茸、热乎乎的一片软肉!我兴奋得不得了,小弟弟立即把裤子顶得

    高高的!

    摸了一会儿之后,我胆子越发大了,竟轻轻擡起姐姐的屁股,把她的内裤一

    点一点脱下来,一直脱过膝盖,挂在她纤细的小腿上。

    姐姐也许真是太累了(刚才体力消耗过大?),睡得特别死,内裤都被我脱

    掉了,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连我都感到很吃惊。当然更多的还是欢喜。我把姐

    姐的两条大腿轻轻搬开,成爲一个不大的角度,但已经足以让女孩子隐秘的私处

    暴露在外了。

    我的左手探入姐姐的腿间,按在那柔软丰厚的阴唇上,尽情揉弄扣摸。啊,

    好舒服!好痛快!我感到越来越强的快感正从下往上升起,直冲脑门。

    姐姐的阴毛很茂盛,自高高隆起的阴阜以下,成一个倒三角形,细软微曲的

    绒毛密密地长在大阴唇的两旁,摸上去好像是阴部外面还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似

    的。

    我耐心地把姐姐的阴毛理顺,使它们不再纠缠在一起,然后用两根手指各搭

    住一片大阴唇(哦,按上去好有弹性!),轻轻用力,把那肉缝分开。只见一片

    鲜艳的肉色印入眼帘:小阴唇是粉红的,又薄又嫩,微微竖起;肉洞口,边缘光

    滑,向下微陷,大小有如我的一根手指;周围的红肉细嫩之极,而且似乎饱含着

    水分,用力一掐就会挤出花蜜来!还有一粒小小的肉色珍珠,应该就是女孩子最

    最敏感的阴核了。

    我忍不住把左手的中指轻轻插入姐姐的阴道。前面的指尖先进去,可以感受

    到肉洞口的张力和温暖,还有一点湿滑。慢慢地,慢慢地,半根手指进去了,软

    绵绵的肉壁紧紧夹着指肚,那感觉很奇妙。

    一开始我还真有点担心插得太深会不会把手指戳到姐姐的子宫里去(可见我

    还是掌握了不少性知识的),把姐姐最娇嫩的器官给弄坏了,但等到整根手指全

    插进去以后才发现根本没事。我也不清楚姐姐的嫩穴到底有多深,而我现在究竟

    到达了哪个部位。女孩子的身体对我来说毕竟是神秘的。

    我开始用手指在姐姐的阴道里抽插起来,好像毛片里常见的那样(说实话,

    当我看毛片时,我觉得这个动作非常猥亵,也极其无聊)。越插越快,越插越润

    滑。手指上渐渐可以感觉到淫水的湿润和黏滑,那奇妙的汁液也不知是从哪里渗

    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光用手指不过瘾了,而且时间宝贵,我还得抓紧在姐姐

    醒过来之前办完我一直都想干的那件事。我把手指从已春潮泛滥的嫩洞里抽出,

    只见指头上附了一层薄薄的透明汁液,有些黏稠的感觉。啊,这就是姐姐身体里

    酿造出的花蜜!让我尝一尝女孩子的淫水是什麽味儿吧!

    我便把手指放到嘴里去吮吸,只觉得淡淡的,好象也没什麽太特别的味道。

    我刚想采取下一步的行动,突然发现姐姐竟然正睁大眼睛看着我!这一惊非

    同小可,我简直吓得灵魂出窍!小弟弟也马上就软掉了。姐姐是什麽时候醒来的?

    怎麽我一点都没发现?都怪自己刚才太忘形了,哎!这下可怎麽办哪!

    姐姐拉上自己的内裤,一下坐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我,那眼神把我盯得

    心里直发毛,不知道她会怎麽样。我想解释几句,可有什麽借口可以脱下自己姐

    姐的内裤对她做那种事呢?难道学色情小说中那样,说「我实在是太好奇,想看

    一下女人的身体」?

    这死寂般的沈默空气真让我难受!终于还是姐姐先打破了僵局,她说:「你

    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你就不怕我告诉爸妈?」

    我也不知道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支吾了一下后,竟然说出这样一句

    话来:「你要是告诉爸妈,我就也把你刚才在家里做的事告诉爸妈!」说完我大

    胆地擡起头看着她,大有一种豁出去了的感觉。

    姐姐听了我的话脸居然一下子就红了:「你……你都看见了什麽?」

    我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讲了出来,还告诉她我早就发

    现了她书包里藏着避孕套。姐姐听了,一时怔在那里,再说不出话来。

    我发现我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掌握了主动权,事情的发展真是奇妙!我越说越

    大胆,最后竟然一脸无耻地对姐姐说我也想在她身上初试一下男女之间的秘密,

    反正她也已经不是处女了,就算跟我多做一次也没什麽。

    姐姐半天才开口说话:「可是……我们是姐弟啊……不可以那样的……」

    「姐弟有什麽关系?只要我不射在里面,又不会有事。完了以后谁也不知道

    的。姐姐,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想……」

    「不是姐姐不肯,可……可我们那样是乱伦呀!弟弟,不可以的!」

    「书上很多人都这样的,有什麽要紧呢?人家姐弟都可以做,我们爲什麽就

    不行?」

    「傻弟弟,书上的故事都是编的嘛。」

    「我不管!我想要!姐姐……我想要你!」

    「要不……姐姐用手帮你弄出来吧。」

    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两人都做了让步,姐姐用手指和乳房(把小弟弟夹在

    她乳沟中间摩擦)帮我释放了出来。乳白的精液喷在了她乳房和脖颈上,看起来

    显得十分色情。

    之后我又要求姐姐脱下内裤,打开双腿,让我看个仔细,但姐姐坚决不同意

    我开灯,所以我虽然把鼻子都凑上去了,可还是没看出多少名堂来。

    我当然也不会错过舔姐姐阴部的机会,但可能是因爲姐姐的草丛比较茂盛,

    舔起来不十分过瘾,嘴里老是咬到那细卷的阴毛,舌头也不能深入到阴唇里去,

    只好在外围游弋。

    姐姐看来似乎也被我舔得挺舒服,又发出了刚才的那种哼哼唧唧的呻吟,淫

    水也汩汩直流。我把那些据说营养丰富的爱液全都舔了个干净(味道麽,说不上

    来,反正也没有传说当中那麽美味可口),弄得鼻子上、下巴上全都是又热又滑

    的半透明黏液。

    后来我又恢复了,要求姐姐用嘴给我再来一次。她起先不肯,经不住我的纠

    缠,总算同意了,但要我先去洗干净。我忙去浴室洗了,然后这次姐姐真的用嘴

    帮我弄了出来。我第一次领略到人生那美妙无比的感觉!

    「后记」

    那是我16岁时发生的事。16岁,多麽美好的年纪呀!

    我和姐姐的这种亲密关系一直维持了很多年,直到后来她出嫁才宣告结束。

    说来你也许不信,其实我跟姐姐一直都没有真正发生过肉体的交合,她每次

    都是用手指或嘴巴(有时也用乳交或腿交的办法)帮我释放出来的,但从来也不

    肯让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阴道,哪怕只是进去一点点!

    我熟悉姐姐的全身,无数次的舔过她的阴部,也用手指丈量过她的内在深度

    (姐姐甚至同意我用人造阴茎帮她手淫),但就是没能和她真正血肉相融!只是

    有一次(是哪年夏天呢?),我趁她在午睡,险些得逞,但姐姐及时醒来了,在

    她的反抗之下,我的小弟弟徒劳地在阴道口磨蹭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能插进去。

    爲了这,姐姐还跟我大发脾气,一个多星期没让我碰她呢!

    现在姐姐已经是一个两岁男孩的母亲了。她和丈夫、儿子住在市区的西部,

    差不多每逢月底的那个周末(当然还有节假日),他们都会到我父母家来,全家

    人坐成一桌吃一顿团圆饭,气氛十分融洽、和美。

    姐姐美丽依然,性感依旧,和少女时相比,现在更增添了几许少妇的成熟风

    韵。当我们围坐在餐桌旁时,我和她的目光偶尔会相遇在一起,我们便非常隐蔽

    地交换一丝笑意——只有我们知道这其中的温馨、甜蜜以及祝福。

    那是只属于我和姐姐的秘密——关于我们美好的青春。曾经高高溅起的浪花

    已经消失,生命之河依然平静地向前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