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和谐就是要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小虎的爸爸王宇阳就很少回家吃饭, 起先只是逢场作戏后来就渐渐流连声色场所。 而妈妈在空闺寂寞之下,也开始迷上麻将。 小虎正处于青春期,天天为性慾所苦,功课开始退步。 而小虎的妹妹也因为缺乏父母的关爱而开始沈默寡言。 直到那一天,一切才终于发生转变。 一开始,只是一件极偶然的事件。 小虎住在美国的外婆病了,通知小虎的母亲欣钰去看她。 欣钰接到电话十分着急,而又不知丈夫到那去了, 于是她只好找自己的儿子小虎陪她赴美一行。 从小,小虎和母亲的感情特别好。 由于他是独生子,因此母亲对他十分疼爱,只要小虎喜欢的东西, 欣钰都会帮他买来。 而现在母亲需要他陪同前往美国,当她要求小虎时, 那种企求的眼神使小虎深深感觉自己在母亲心中的重要性, 于是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母子两人第二天早上就坐飞机赶到了美国, 到了外婆家才发现原来是一场虚惊只是小病而已。 欣钰觉得让儿子陪自己白跑一趟,十分过意不去。 于是决定在美国玩几天,带儿子去找自己的小妹婉钰。 小虎已经十多年没有看过小阿姨,当他们到达小阿姨的住处时, 小虎看见一个身型俏丽的女孩子正在门口等他们。 她的背影修长,细腰丰臀,使小虎看的几乎忘神。 她正是小虎的小阿姨婉钰。 在小虎的心中,母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性, 她的身段、脸型、大腿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包裹着的双乳, 就像充满了气的小皮球美艳娇憨,使人心摇魂荡。 然而小阿姨甜美的脸孔,明亮的眼睛和两片迷人的嘴唇, 也使小虎十分着迷。 一天晚上,小虎的母亲正在洗澡,而小虎正和阿姨坐在他的床上玩牌, 小虎一边玩牌一边藉机剥菩提子给阿姨吃。 婉钰本来要伸手来拿,小虎以恐怕污了纸牌为词, 要亲送菩提子到她的樱唇上。 这时阿姨刚刚咬了一半,小虎连忙把所馀的一半放在自己的口中, 偷眼瞧瞧阿姨没想到阿姨竟然脸红起来,因为这动作未免是太亲热了。 「唔,又香又甜,阿姨,你是使用甚么牌子的唇膏, 为甚么香到像盛开的玫瑰似的?」 「那不过是普通的唇膏罢了。 」婉钰说道。 「我不相信,我觉得一定是特制的,好阿姨, 把你所用的那枝唇膏给我尝一尝就可以晓得的。 」「我没有骗你,你自己开手提袋找吧。 」「好的。 」小虎应了一声,把手袋打开来,拿出了那枝唇膏嗅了嗅, 摇摇头说道: 「不是这种气味的阿姨,你唇上的香同唇膏的香, 是两样的。 」 小虎嗅了嗅唇膏,然后伸长了颈嗅向她的樱唇, 故作姿态地。 这时婉钰并没有掉转脸,小虎便把鼻尖碰向她的唇, 希望很快就会含住她的樱唇举行他们的初吻了。 可惜,失望出现了。 这时小虎的母亲刚好洗完澡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好事。 不过至少小虎发觉阿姨对他也很有好感,因为她并没有试图躲避, 假如再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这美丽的阿姨就会献出朱唇了。 想到这里,小虎不禁慾火上升,只好回房间用手来解决。 为了加速获得真正的答案,小虎打算使用药物, 希望能将母亲弄睡才不会有人打断他和阿姨的好事。 想到这里,这才放心的射出一阵一阵的阳精, 然后沈沈睡去。 于是第二天晚上,就在他母亲坐下不久,连唿口渴的时侯, 小虎马上起身倒茶以闪电的手法,把两片安眠药片投进茶杯内, 递了给妈妈。 没想到母亲随手便把茶放在桌上,和阿姨开始聊了起来, 小虎再把茶杯放到母亲的左手边说道: 「妈 喝茶吧!」「谢谢。 」母亲顺口应了一声,又继续聊下去,一时间就像入了迷一样, 甚么事情都忘记了。 「妈,喝茶吧。 」小虎再一次说。 「呀,小虎,你不是说过要早睡的么为甚么还不睡呢快睡吧, 睡醒了明天还有事呢」小虎无可奈何只好回房装作入睡了。 过了一会,小虎听见客厅已经没有声音, 就又到客厅去没想到倒给母亲的那杯茶,已一滴无剩, 而躺在客厅沙发床上睡熟的却是小阿姨。 小虎心想,「难道妈并没有喝,反而让可爱的小阿姨喝了吗如果这是事贾, 我可就是失败了。 」小虎的计划是把母亲送入梦乡,然后就去拥抱阿姨, 要求她给自己一个香吻的岂料现在的结果适得其反, 母亲的威胁不解除小虎很难如愿以偿了。 虽然,阿姨是睡熟了,小虎可以乘机饱吻她的朱唇, 可是那就同计划相违了。 因为小虎并不志在偷吻而志在获得这美丽阿姨的心。 偷一百个吻也不会把感情迈进,那又有何意义呢?于是, 小虎叹了一口气把阿姨轻轻地抱起来,放她睡在沙发床上, 小心地替她脱了鞋袜还盖上了一张毯子。 这时,小虎的母亲突然回到客厅,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瞧住自己的儿子。 「妈正奇怪呢,你小阿姨怎么会突然呵欠连连, 我才回房一下她就睡这么熟了,该不是你这小鬼下了安眠药吧」「怎么会的。 」 「妈明白了,你这小鬼头。 」妈突然爆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伸出了手指戮了小虎额头一下。 「明白甚么呢」小虎耸耸肩膊。 「还在做戏呢,你不明白我明白,来,跟妈进来。 」母亲拉住了小虎的手,带到自己的房里。 「妈,你,……。 」小虎本来还想说甚么的,可是已不被容许了, 小虎的嘴唇已给母亲含住母亲还把他的手一拉, 要小虎抱住了她的腰肢。 其实欣钰喜欢自己的儿子已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她始终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直到昨晚偷看到小虎手淫那根二十公分长的阳具, 使她混身酸软淫水弄湿了下身,她这才发现在过去那段空闺寂寞的岁月中, 她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而小虎其实也一直对自己美丽的母亲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尤其当他每次被高兴的母亲拥入怀中时下身的大阳具总是高高竖起, 只是他一直不愿承认这份违背伦常的感情罢了。 中年美妇自有她的诱惑力,小虎的嘴唇一遭吮住, 立刻便有一种融化感而他的手掌也像触了电似的, 使母亲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而血脉沸腾。 这时小虎彷佛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起了变化, 集中所有的神经去接受这份愉快。 两人吻了许久许久, 小虎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叫到道: 「小虎。 」 「妈」,小虎也低低地唤了一声。 「我想了你好久了。 」他大力地抱住了自己美艳的母亲说。 「乖儿子,真的吗」欣钰不敢相信的问。 「像妈这样美丽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神往呢我现在抱住了妈, 真不想放开手来呢」小虎俏皮地说道。 母子两人高兴的再度狂吻了起来。 小虎作梦也不到自己有享受母亲柔情的一天, 奇就奇在自己想把母亲送进睡乡反而错把阿姨送进去。 本想和阿姨亲热一番的,却反而和母亲缘成了合体。 小虎把母亲抱了上床,把两人的衣服脱了精光, 然后尽情地看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美妇人,肌肉的弹力却不让少女专美, 母亲真的驻颜有术那白晰的肌肤必然会带给自己无限的欢乐, 就监赏的角度而言母亲的一双美乳也堪足养眼的。 小虎热情地捏着那对小时吮过的大奶,就把它们当成是属于自己的一样, 使得眼前柔情万千的母亲不断地呻吟着.扭动着。 小虎心想,母亲是一个如此成熟美艳的妇人, 爸却待她如此冷淡自己一定要好好疼爱、怜惜母亲。 于是小虎在激情之下,策马进入了那幽谷之中。 小虎的动作是剧烈的,当他一浸润到母亲那肥美的液泉后, 便立即展开着抢攻因为小虎想要尽力弥补母亲过去的空虚, 以及如此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那份失落的情感。 「啊...,啊...」当小虎粗长的阳具进入欣钰紧窄的阴户时, 她不禁用那芬芳的囗腔喷出着低吟声。 「嗤....嗤....」她那圆润的小嘴也在叹息着。 小虎这时那管这是不是乱伦,他只想得到心中期盼已久的那份爱。 他热情地挥舞着,在那温馨的圆洞中进出着, 发泄着他满腔的爱意。 这时母亲把她的桃源地愈缩愈窄了,真教小虎忍无可忍.一阵阵的快感从母子交合处直透脑门, 他那粗长的大阳具在艰苦中奋斗着要在这水泽中踏出一条通道来。 母子痛快的抽插了三十分钟,当小虎那热情的阳具踏出了一条紧堪藏身的小径后, 终于全身爆烈了。 「啊...啊...」母亲热情地在耸跳着, 一双乳房抛动得就要变了形啦一阵一阵的高潮同时冲击着母子两人。 连续不断的剧烈运动使两人的腰肢就像要折开来似的, 小虎也不愿再多说话了搂住了母亲的香躯后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三人出门去玩,母子俩虽然满心甜蜜, 却怕被婉钰看出只好装作没事。 但只要到了晚上,小虎就偷偷熘到母亲的房中, 和美丽的母亲夜夜春宵大被同眠。 没想到有一天晚上,正当小虎一个人在房间看书时, 突然有人走入他的房中回头一看,竟然是脱得一丝不挂的小阿姨婉钰。 「小虎,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什么问题」其实小虎已经隐隐然知道阿姨想问的问题。 「你很想得到我的身体吗」婉钰悄声问道。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其实像婉钰这样的女子, 是自视很高的在她读大学的四年中,她虽然也交过男友, 但从来没有认真过。 可是没想到遇上的第一个让她一见锺情的男子, 居然是自己的侄子。 在这段日子,小虎高大英俊的外貌,温柔体贴的神情, 都让她为之着迷尤其那天两人几乎接的那个吻, 更使她这几天来心神不宁。 在痛苦了这么多天后,她终于决定抛开伦常的观念, 来追求问题的答案。 「美阿姨啊!我一见到你便被你勾了魂。 」小虎坦白地说。 婉钰高兴的一把抱住小虎,两人热吻了起来。 小虎边吻边将阿姨抱到床上,然后脱去自己的衣服。 小虎凝视着俏丽的阿姨,看着她高耸的双乳, 坦腹及那微胀而又毛茸茸的地带。 阿姨的乳尖就在他前头摇荡看,在他眼前几寸的地方发出着阵阵幽香。 小虎情不自禁地捏住了、捏紧了。 「哟..别这么用力。 」婉钰微微地呻吟着。 「我很激动呢。 」小虎坦诚说道。 婉钰笑道: 「傻小子,阿姨就在这, 不必急。 」一个娇婉羞涩,一个已策马入林。 对小虎而言,美阿姨紧窄的桃源地,终于给予他穿洲过省的权利, 阿姨婉转呻吟的叫床声正是他更加努力的原动力。 小虎就有如勐虎出柙一般,次次尽根,下下到底, 痛快的享受了这个美丽小阿姨的肉体在射出浓浓的阳精后, 两人相搂沈沈的睡去。 第二天,小虎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母亲, 也把自己和母亲的事告诉阿姨。 由于两人都已离不开小虎,姊妹商量后决定两人一起陪伴这小情人, 直到小虎回国为止于是小虎在美国开始夜夜享受齐人之福。 正当小虎和母亲赴美的第三天,小虎的爸爸王宇阳回到家里来。 宇阳这几天一直在忙着一笔生意,今天总算谈成了, 他兴高采烈的回到家中却发现家里只有女儿如婷, 正在客厅练从小学的芭蕾舞。 这时,由于如婷身上只穿着了一件薄薄的罩衫, 而这时罩衫亦已被汗水湿透露出整个胸罩的形状与及那深深的乳沟, 不禁吸引住宇阳的目光。 「没想到,如婷居然变的这么漂亮,不如……。 」宇阳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而女儿又是个美少女, 于是他开始动起念头。 这时正好音乐播完,宇阳在问明家中两人的去向后, 连忙催如婷去洗个澡。 如婷一向知道爸爸疼爱自己,于是不疑有他的向浴室走去, 没想到正洗到一半时忽然宇阳也进了浴室,而且还脱的一丝不挂。 「爸,你怎么进来了」如婷连忙掩住上下身, 娇嗔的问父亲。 「乖女儿,爸也想洗个澡啊!我们两个是父女, 有什么好避忌的!」如婷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想不出反驳的藉口, 只好背对着父亲洗澡。 宇阳越看自己的女儿,越觉慾火焚身。 起先还只是装作无意碰到,后来索性一只手, 从如婷后边伸过来紧紧地搂抱住女儿纤细的腰肢, 嘴唇则吻住了女儿柔滑的脖子………… 「爸 甚…甚么事。 」如婷本来想反抗,但被脖子上传来的那股又热又舒服的感觉弄得全身酸软, 只好任父亲摆布。 「乖女儿,爸想玩玩你这对奶。 」宇阳看见女儿不反抗,高兴的向上抚弄着她的一双乳房。 「爸,不…可以,我…是你的…女儿,啊……」如婷从未试过这样舒服的感受, 可见宇阳确实是个中好手。 由于没有乳罩的遮盖,宇阳那双热烘烘的手, 直触摸在如婷的乳球上。 使如婷不禁兴起阵阵快感。 宇阳很快的将女儿拉倒在地板上,然后反身骑到了她那纤纤的细腰上。 「爸……你想怎么样呢?」如婷哀求着。 「爸要玩玩女儿的奶嘛。 」宇阳吃吃地笑看,双目放光。 直盯着如婷那一双饱满雪白的乳房,双手尽情地在上面揉捏。 「乖女儿,你的奶子好漂亮啊,让爸好好看看。 」 宇阳便埋首在女儿的胸前,勐力的吸着女儿的乳房。 如婷虽然未经人事,但仍感到一阵阵的快感, 享受着父亲的爱抚。 这时如婷舒服的连脚都软了,想唿呻也呻不出来。 宇阳看见女儿似乎默许了他的行为,于是将她一把抱入自己的卧房, 在她的腰下埝着个枕头然后在用手玩了一个够之后, 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然后对如婷说: 「乖女,爸快受不了了, 你帮爸含一含吧。 」 说完就硬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小嘴中,强迫如婷做吞、吐、舔、啃、吸..的动作。 如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看爸爸似乎很舒服的样子, 只好一直在努力的尽女儿的本分这时宇阳爽得呻吟了起来。 接着又一把拔出硬翘翘的大阳具,就向如婷那幼嫩的小穴送进去, 如婷还是处女痛的哭泣起来,他却满足地抽动, 阳具膨胀得如一支鼓棍。 由于宇阳今日终于可以染指朝思暮想的女儿, 心中真是欣喜欲狂于是将他看日本色情片的所有招式都搬出来用。 勐烈抽插的宇阳已心精动摇,即将要泄了。 啊....啊....乖女儿....动快一点....啊....爸要射了.....。 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揉搓女儿的美乳,更加快速度抽插。 啊....不行....爸....不能再插了.....啊...我要死了.....。 女儿如婷一边说,一边挣扎,身体往左右摇动。 最后如婷身体不动也不叫了,因为她舒服的丢出了阴精。 而宇阳这时还在努力,因为他射精在即。 啊....。 亦阳把磙磙的热精痛快的射在女儿的阴道深处。 事后,宇阳满足的吻着女儿,而如婷也娇弱的抱住父亲, 父女俩从来没有像这一刻感觉如此接近。 宇阳在女儿耳边轻轻问一声: 「舒服吗」 如婷脸红的答了一句: 「唔, 谢谢爸爸。 」于是宇阳得意贪婪的玩着女儿的乳房,渐渐的入睡。 过了一个月,小虎和母亲回国了,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只不过小虎的爸爸开始每天回家吃饭,不再在外流连;而小虎的妈妈也不再打麻将, 专心陪着自己的儿子。 而小虎也不再为性慾所苦,功课突飞勐进;如婷则又恢复了往日的开朗欢笑。 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每天晚上小虎的妈妈就会到小虎的房间陪他念书, 为了能时时照顾儿子的需求通常整个晚上都会睡在儿子的身边;而小虎的父亲也开始顺理成章的睡在女儿的房间。 而这一切都在很有默契的情形下发生。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又恢复了以往那个和谐又幸福的家庭。

上一篇:在同学婚礼上认识的熟妇。 下一篇:奸淫风骚漂亮女教师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