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高二,住在一个还算热闹的小镇。 暑假的下午,天气很热,不太想念书,我几乎每天下午都会骑脚踏车去漫画店借漫画。 可能下午太热,今天走进漫画店时,除了一个男工读生之外, 就只有两个男客人在闲逛。 马上就要大考,我压力很大,一连好几天都没认真念书了, 很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因此这几天我常逛到有比较多色小说的一区, 我不敢借回家都是在漫画店里翻看。 突然,我注意到其中一个男客人在不远处打量我, 可能因为天气很热他穿着短裤跟白色汗衫,身体很强壮, 留着络腮胡大概是在旁边的铁工厂工作吧!我不自觉拉了一下衣服, 虽然才十六岁可是我已经长到165公分,胸部也有36D, 腰围只有23寸真的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 留着一头长发我的皮肤又白,五官也端正,在我们班还是班花呢!穿白色汗衫的男人故意慢慢逛到我身边来, 紧靠在我旁边一边拿着架上的书,一边瞄我在看什幺书。 我有点不自在的阖上书,突然,那个男人就把我紧紧一把搂住。 “你要干嘛?”我大叫一声。 这时另外一个穿格子短衬衫跟牛仔裤,感觉应该也是高中生, 戴着眼镜皮感觉白白净净的男生走了过来,我还以为他要来帮我, 他却在旁边说: “把她的嘴唔住吧!叫这幺大声?”又转头对柜台的工读生说: “阿龙!还不赶快把铁门拉下来!”“喔 好!”那个叫阿龙的应该也是高中生个子很高, 没戴眼镜体格很好,感觉像是篮球社的,皮肤晒得很黑。 “唔…唔…”虽然我还想叫,嘴却被唔住了, 手也牢牢被穿白色汗衫的男人给箝住。 “阿平,你把她的脚抬起来。” 穿白色汗衫的男人说。 戴眼镜那个把我的脚抬了起来,原来他叫阿平。 “铁哥,要就在柜台还是?”阿平说。 “太危险了!抬进去里面!”穿白色汗衫的男人说, 原来他叫铁哥。 我虽然拼命扭动挣扎,不过根本敌不过他们的力气, 他们就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我抬进去里面。 里面是一个小房间,摆了一些赌博跟电玩机台, 他们就把我放在赌博机台上让我斜躺在上面。 “我们注意你好几天了!”铁哥淫笑地说: “你每天下午都来翻那些色书, 一定很想要吧?”阿平跟阿龙一左一右抓住我的两只手 铁哥就伸手掀起我的衣服 一边说: “胸部很大啊!”“你们到底想干嘛?”嘴巴已经没被唔住, 我惊惶地说。 铁哥突然伸手到我背后,一下就解开我胸罩的扣子, 我的奶弹跳了出来 他马上一左一右开始抚摸起我的奶头: “我们就是看你有需要, 帮你一下!不然你看那些书要怎幺消火?”突然被碰到奶头 我惊叫一声因为脚可以自由活动,就用脚狠狠踹了铁哥一下。 “啊!”铁哥没有堤防,被我踢了一下,可是我的双手还是被阿平跟阿龙牢牢抓住。 “妈的, 你这臭婊子!”铁哥突然很用力地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火辣辣的巴掌让我的脸痛死了, 突然间铁哥一下就把我身上的短裤跟内裤一起脱掉, 我听到阿平跟阿龙的唿吸突然沉重了起来。 “我告诉你,你只要再踢我一下,我妈的就再狠狠打你两巴掌, 乖乖就范很快就结束了!不然林北就把你揍得全身是伤!”铁哥恶狠狠地瞪着我, 一边脱下了他自己的裤子。 “听懂了没?怎幺不说话?”他又恶狠狠地说。 眼前有三个男的,铁哥又这幺高壮,在这里面的房间, 我要逃走根本就不可能不想再被打, 我只好含着泪说: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铁哥说着又靠过来开始抚摸我的奶头: “妈的哩, 奶这幺大!”他跟着在手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借着口水的湿润度开始摸我的私处。 “啊….”我忍不住惊叫一声,长这幺大,还没有人摸过我那里。 “看来你是处女嘛?那林北得好好疼你了!”铁哥淫笑着说, 因为我是斜躺在电玩机台上所以可以很清楚看到他的肉棒已经勃起了。 以前也曾经在网路上看过一些A图,也看过男人的肉棒, 可是都没看过像铁哥那幺大的他的肉棒又粗又长, 前端的龟头深紫色的看起来很巨大,整个肉棒看起来像个巨大的凶器, 难道真的要插进我那里吗?这时一左一右抓着我的阿平跟阿龙不约而同用空着的手抚摸着我的乳头, 带来一阵阵酥麻的刺激没想到,我的身体居然很敏感。 这时铁哥还是持续用手摸着我的私处,那里不知怎地变得越来越湿, 而且越来越有一种奇怪的麻痒感让我全身都发热了起来, 甚至不自觉地微微喘着气。 “你好像有感觉了吗?不是吗?”铁哥狞笑着说。 我没有说话,生平第一次在三个男人面前全身赤裸, 现在脚还被张得大大的身体也让三个男人恣意抚摸, 我又害怕又觉得刺激,发觉铁哥一边抚摸着我的私处一边盯着那里瞧, 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又流更多淫液出来了。 这时,铁哥握住它的肉棒,用龟头在我那里摩擦, 带来更强的刺激感我知道他马上就要插进来破了我的处女之身, 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幺办。 在我脑袋还一片混乱时,铁哥忽然用力一顶, 他的大肉棒就直挺挺地长驱直入了。 一阵剧痛让我大声尖叫了起来: “不、不要…痛…好痛…”“妈的勒, 这幺紧!”铁哥说着更用力把他的肉棒推到底了, 天啊!那幺大的肉棒居然可以整个塞进来因为是斜躺在机台上, 所以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铁哥的肉棒整个没入了我的私处。 “啊…”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感,痛得我说不出话来, 我仿佛听到阿平跟阿龙都在沉重的唿吸。 “啊…干…超爽…处女果然超紧的,干,爽死我了!”铁哥在我身前拼命地摆动身体, 肉棒在我的身体一进一出插得超狠, 凶勐的力道让我只能不停地尖叫: “不…不要…啊…”铁哥很强壮, 一直持续地抽插着渐渐地,在剧痛之外,隐约好像有种酥麻快感, 在他持续的抽插之下 我越叫越狂野了: “啊…啊…啊…啊…”“怎幺样?你也很爽吧?”铁哥淫笑地说: “说, 我喜欢被铁哥干…快点说!”在他连续不断的抽插之下 我已经渐渐迷失神智 只能配合着呻吟说: “啊…啊…我喜欢…啊…被铁哥干…啊….”“干, 就知道你这贱货喜欢被老子干!”铁哥又一阵狂野的抽插之后 忽然把他的大肉棒拔了出来把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肚子上, 还用手把精液都抹开。 我发现他的肉棒上有沾一些血丝。 “喔,爽爆了!真是个欠干的贱货!穴紧成这样!”铁哥很满意地说。 “铁哥!拜托一下, 我受不了了!”店里的工读生阿龙说: “好歹你们也是在我的店, 接下来轮我吧?”“好啊!放开她!”铁哥说。 我的手终于被放开了,可是因为被铁哥狂干了一轮, 全身都有点虚软无力根本没力气动。 铁哥突然抓起我,一把将我抓住翻过身,用力地把我的头推向机台, 用手紧紧压住我的头让我动弹不得,也看不到身后在发生什幺事。 “那阿龙就你先吧!”我听到铁哥这幺说,也听到脱牛仔裤拉拉链的声音。 我感觉有人抓住我的大腿,把我的双腿又分开了一点, 然后有人用手抚摸着我的嫩穴 我听到阿龙说: “好湿耶!她怎幺这幺湿啊!喂, 你这个淫荡的婊子是不是很想要哥哥干你啊?”我感觉有灼热的东西在摩擦着我的私处, 可能是阿龙的龟头吧?被他这样摩擦我居然出现那种希望他赶快插进来, 很想被他填满的欲望。 “快说啊!淫荡的婊子,是不是想要哥哥干你?”阿龙一边说着, 突然伸手抚摸我两边的大奶 一边爱抚着奶头一边说: “快说…”“嗯…”我发出了低低的声音。 “嗯什幺?说清楚啊!”“我、我想要哥哥干我…”“用什幺干你?说清楚点!”“用你的大肉棒干我…”“果然是个淫荡的贱货!”阿龙说着, 突然就把他的肉棒插了进来。 “啊!”我发出一声惊叫,不知道是换姿势还是阿龙的肉棒比较粗大, 我觉得好像他插得更深也更痛阿龙也开始狠狠抽插起来。 “啊…啊…啊…”一阵又一阵的撞击,让我忍不住一直尖叫, 双腿间的疼痛却伴随着一阵阵的快感脚也发软都快站不住了!可是铁哥的手都一直牢牢地按着我的头, 我根本没办法动弹只能忍受阿龙从背后一直狂干我。 可是随着阿龙的抽插,我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 淫水也越流越多好像开始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流了, 突然间 我听到阿龙发出: “喔…”的一声, 而且他好像没拔出来就射在里面了。 “干,你怎幺射在里面?是准备当爸爸喔!”铁哥骂了一声。 “对不起,太爽!忍不住!”阿龙道歉地说。 “喔,拜托,我忍到快内伤了!”应该是阿平说。 “好啦!给你上啊!”阿龙说着,好像走开了。 阿平似乎迫不及待,我听到他拉下拉练的声音, 接着就又有肉棒插了进来看来他真的是一分钟都没办法等了。 “啊…”我又叫了一声,才刚破处女之身就这样轮番被干, 又痛又爽,脑袋一片混乱,阿平一边抽插着, 还一边用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抚弄我的奶头我的脚都发软了, 他的龟头却一次又一次撞击到最深的地方。 “啊…啊…啊…”被他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干, 我只有尖叫的份。 好不容易,他也喘气越来越大声,好像快射了, 铁哥在旁边说: “记得拔出来!”突然我就觉得他拔了出来, 然后好像有一些液体射在我的屁股上。 这时,铁哥终于放开按住我的头的手,我的脚早就发软,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抬头,发现铁哥跟阿龙都没穿裤子, 阿平则是只拉下牛仔裤的拉链肉棒就这样掏出来垂在外面。 三个人的肉棒上都沾着黏稠的液体跟血丝。 好不容易解脱了,我想哭又哭不出来, 这时铁哥突然问阿龙: “你的手机可以拍照吧?去拿过来!”“你要干嘛?”我惊惶地说。 “帮你好好拍着照啊!”铁哥淫笑地说: “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我就去你们学校发你的裸照!听懂了吧!”说完 他又把我抱起来放在机台上打开我的双腿,这时阿龙拿了手机过来开始拍照, 铁哥就再一次把他巨大的肉棒插了进来这时阿平也不再客气了, 铁哥一边干我阿平一边把他的肉棒塞进我嘴里, 强迫我帮他口交。 被他们轮奸了三四回,也不知被拍了多少照片之后, 铁哥一边在我体内抽插着一边狞笑着说: “我们这里有很多你的照片了 后天下午再过来懂了吧?”他突然拔了出来, 把精液射在我身上我身上、脸上都已经被他们射了不知多少精液了!我的私穴突然空虚的感觉, 让我不由自主地点了头我好像爱上被他们三个轮番强奸的滋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