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过了熄灯时间后,贝贝独自一人来到了校区偏远的足球场。 穿过足球场,她来到了学校的旧体育活动室。 这个活动室在今年开学后就已经不再使用了, 因为在操场的另一边靠近教学楼的那一边重新造了一个新的。 活动室的一间亮着微弱的灯光,贝贝朝那一间走去。 推开门,里面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儿了。 「阿菜?」贝贝叫了那个人一声。 阿菜,应该是个外号吧。 贝贝和这个人并不是非常熟,但他是自己一个室友的男朋友, 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也经常看到他。 「哟,贝贝,你来啦。 」阿菜嬉皮笑脸地说道。 「嗯……」贝贝回应了一声,随后环顾了一圈房间。 由于已经不再使用,房间里原本的一些体育器械都已经被搬走了, 只剩下房间正中还摆放着一台老旧的乒乓桌不过网也是破损的。 房间里除了阿菜和自己,并没有其他人。 「其他人呢?香香呢?」贝贝问。 香香就是贝贝的那个室友,也就是阿菜的女朋友。 今天也正是受到了她的短信,贝贝才会这么晚跑到这里来。 「晚间活动」吧。 他们以前也曾经玩过,在晚上熄灯时间后,在学校的某个地方, 一群男女学生通宵游戏玩玩扑克或者其他学生之间的小游戏什么的。 「嗯……这个,她今晚不来。 」「不来?但是是她发我消息的……」贝贝觉得有些奇怪。 「不不,消息是我发的。 呵呵,香香今天有事要回家。 是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她的手机发的——不然你怎么会出来?」阿菜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歪歪的笑。 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贝贝就不喜欢他这种笑容。 它让人觉得……不安全。 「你?!你把我叫出来干什么?」「没什么, 不过就是大家随便玩玩什么的……」说着阿菜走近了贝贝, 然后竟然十分轻薄的企图用手抚摸贝贝的脸颊 「……就是玩玩……」「呃……你干什么?」看到对方这个举动的贝贝突然很警觉地拍掉了阿菜的手 并往后退了一步。 「呵呵,没什么,只不过最近我的弟弟总是没什么事干, 闲着有些难过所以……想请你帮帮他。 嘿嘿……」一边说着,阿菜竟然一边有自己的手掏着下身。 「……神……神经病……」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的贝贝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恐慌, 随后立马转身朝门口跑去。 但是阿菜的动作比她快一步,贝贝刚打开活动室的门, 阿菜已从后面追了上来双手一个抓住贝贝,然后用力将她从门那里拉了进来。 随后从后面将贝贝的身体环抱住,并使劲往屋内拖。 「啊……你干什么,住手!放开我!你快放开我!救命啊!」一个女孩子的力气到底没有男生的大, 虽然拼命挣扎努力不让对方把自己拖进屋内, 但是被拖到了屋子中央并且被压到了乒乓桌上。 将贝贝压倒之后,阿菜将贝贝的双手按在她的身体两侧, 随后打量着身下的女孩。 贝贝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女,她的皮肤略略有些黑, 脸型也不是鹅蛋脸。 但是她黑得很健康,而且头发很有光泽,眼睛也很大很有神, 嘴巴小小的且嘴角微微有些上翘,而且有着南方女孩特有的小巧可爱, 总之也算是非常能够令人喜欢上的类型吧。 可能正是这样,让阿菜打上了她的主意吧。 「嘿嘿,小可爱,我们来乐一乐!」说完, 阿菜便俯下身子一口吻上了贝贝的樱唇,用舌头撬开贝齿, 直通下去在贝贝的口腔中大肆翻倒,顷刻间满口留香。 「呜……呜呜……!」但是在贝贝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遭到陌生男子侵犯的恐惧正在一点一滴的蔓延 她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而口中更是感到腥臭不堪。 她开始拼命摆动自己的脑袋,想要摆脱对方的强吻。 好在贝贝在进大学之前一直是练习游泳的, 体力和力量都要比一般的女生要大。 贝贝拼命挣脱了被禁锢的双手,然后用力把阿菜的脸推开。 脱离阿菜强吻的贝贝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 随后双手撑住乒乓台努力把自己往后抬,以脱离压在身上的阿菜。 而此时的阿菜已经慾火烧身,难以控制自己。 他双手环抱住贝贝,并且把脸深深埋进了贝贝的胸脯里。 由于一直练习游泳,所以贝贝的身材还是很好的, 胸部丰满、坚挺阿菜的脸埋在里面,只感觉到一阵柔软。 「呃……走开……别这样……」贝贝一手用力撑住自己的身体, 不让自己再次被阿菜压在身下而另一只手则努力把阿菜的头从自己的胸前推开。 「你这个混蛋……住手!你怎么对得起香香啊……」「切, 我才不会管那头大恐龙呢!」趁着阿菜因为说话而把脸从自己胸前抬起来 贝贝的手又用力将阿菜的身体推离自己一些。 而且这个时候贝贝整个人已经完全坐在了乒乓台上, 也正好将双腿腾了出来。 贝贝用膝盖顶住了阿菜的小腹部,使他无法再贴住自己。 虽然阿菜是个男生,力气理应比较大,但是现在贝贝正处在危险境地, 本能使得她将自身的潜力全都激发出来了所以一时间阿菜还真拿她没有办法。 当然,贝贝自己也清楚,如果时间耗的一长, 自己的体力一定比不过阿菜到时候就真的糟糕了。 一想到这里,手脚的力量好像又大了一些, 贝贝一把将阿菜从身上推开随后迅速翻身爬上乒乓桌, 想爬到桌子的另一端靠着桌子将阿菜隔开,然后再伺机逃离这间屋子。 可是这是阿菜却从后面抓住了贝贝的腿, 并且也想爬上了再次把贝贝压在身下。 情急之中,贝贝的另一条腿往后用力一蹬, 结结实实的踹在了阿菜的脸上。 只听阿菜闷哼了一声,吃痛的放开了手。 贝贝趁这个机会爬到了乒乓台的另一端, 与阿菜隔着长长的桌子对峙着。 由于刚才那一脚只是情急之中胡乱踢出来的, 因此力量和位置都不是非常理想但是仍然可以看到, 阿菜的鼻子下面熘了一道红色的液体应该是刚才被贝贝踢出了鼻血。 「臭丫头!敢踢我!今天我非把你扒个干干净净, 然后活活把你操死!」阿菜从乒乓桌的一边追过去 贝贝就从另一边躲过几个回合下来,阿菜和贝贝中间始终隔着一个乒乓桌。 在僵持了一会儿后,阿菜突然从左边冲了过去, 贝贝只能从右边躲闪可是没想到这次阿菜并没有冲过去, 而是跳上了乒乓桌直接直缐冲向贝贝。 贝贝心中一惊,只能往后逃,但是很快她便发现这间房间实在太小了, 后退了没几步后背已经贴在了墙上。 阿菜一个箭步冲过来,扑向避无可避的贝贝。 情急之下贝贝想转身闪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刚翻了个身阿菜已经扑到了她的身上,将她死死按在了墙上。 「啊……你放开我!走开啊!救命啊!来人!救命啊!」「死丫头, 你别枉费心机了。 这里离宿舍区这么远,鬼才听得到呢!」阿菜一边用身体死死将贝贝的身体顶在墙上, 一边用双手抓住了贝贝的外套衣领。 「小美人,现在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说完, 便一把将外套往下一拉轻松的就将贝贝的外套脱了下来。 外套的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黑色最能勾勒出身体的曲缐缐条, 贝贝的身材本来就好在略带紧身的黑色T恤的勾勒下更是引人遐思。 阿菜从身后看的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他开始用力撕扯贝贝的T恤。 只听「嘶」的一声,贝贝T恤的右肩被撕开,阿菜兴奋得一口吻上了裸露的香肩。 「呃……不要……不要……放手啊……不要这样……啊!」贝贝的心中越来越恐惧, 绝望的种子也渐渐爆发虽然她仍旧拼命抖动身体, 企图挣脱。 但是她明显感到力气已经越来越小,已经完全不可能和阿菜相抗了。 这时,得寸进尺的阿菜将贝贝一个翻身, 让她和自己面对面随后双手抓住贝贝的衣领, 企图一把将贝贝的T恤撕破。 但是没想到,贝贝却抓住这个机会,抡起自己的膝盖, 一击顶在阿菜的胯间。 「啊!」男人的软裆遭到攻击,阿菜吃痛得大叫一声, 放开了双手。 贝贝趁机推开阿菜,朝门口跑去。 就当她刚刚打开房门想冲出去的时候,却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堵「墙」, 将她反弹回了房间。 「陈杰?」原来,贝贝撞上了一个人。 陈杰,是贝贝另外一个室友糖糖的男朋友,比贝贝他们要高一年级。 还没来得及等贝贝开口唿救,身后的阿菜已经扑了上来, 从背后将贝贝一把抱住。 「啊,救命啊!陈杰,救我!」「呃……贝贝?阿菜?你们在干什么呢?」陈杰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阿菜一面死死抱住贝贝, 一面问陈杰「别说这么多了,快过来帮我!把这死丫头按住!」「阿菜……你……你到底在干什么?」「他……他想非礼我……陈杰, 救我啊!啊!……」贝贝拼命挣扎想挣脱阿菜 并向陈杰唿救。 但是阿菜却又将自己的T恤撕破一块,右肩和胸前大片肌肤裸露在外。 「阿菜你干什么?!快放开贝贝!」「嘿嘿, 阿杰我们是兄弟,有好东西当然一起分享啦!这个小丫头搔得恨!今天晚上我们两哥就把她操了!怎么样?」阿菜说。 「不!阿杰,别听他的,快救我啊!我可是糖糖最好的朋友啊!」「呵呵, 阿杰你不是说你最讨厌贝贝嘛?说她总是在糖糖那边说你的坏话, 说她老是怂恿糖糖做一些你不喜欢她做的事情。 这次机会来了,可以让你好好整整这个死丫头!」「你说什么啊?你这个畜牲!阿杰, 别听他的……快……救我!救我啊……」陈杰一时呆在那里。 他想着刚才阿菜所说的。 没错,他确实很讨厌贝贝。 糖糖喜欢去网吧、酒吧、KTV之类的地方通宵, 还喜欢喝酒。 而陈杰不喜欢女生做这些,尤其是自己的女朋友。 为了这些事情,他和糖糖吵过很多次。 但是贝贝却总是喜欢和糖糖去那些地方,所以陈杰就很自然的认为是贝贝带她去的, 是她让糖糖不听自己的。 一想到这里,陈杰不由得怒从心生。 他看着眼前的两人,阿菜死死的抱住贝贝,而贝贝则拼命的挣扎。 看着贝贝痛苦的挣扎,纤细的蛮腰剧烈的扭动着, 而身上的衣服也残破不堪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 整副光景曼妙、性感。 看到这幅场景的陈杰,想到面前性感的美人, 想到她惨遭强暴的痛苦报复的快感在陈杰心中逐渐扩散, 他只觉一股气血迅速上涌下身也瞬间膨胀起来。 做出决定的陈杰快步走向前。 而不知其意图的阿菜和贝贝双双停了下来。 陈杰走到两人面前,突然一把抓住贝贝, 随后用力将贝贝左肩的T恤撕裂。 「啊!陈杰,你干什么?!」贝贝惊唿。 「哈哈,小美人,今晚你死定了!」阿菜说, 「阿杰把她抱上乒乓台!」于是两人将贝贝抬上了乒乓台, 将她牢牢按在上面。 如果只有阿菜一个人,贝贝还有可能逃脱, 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健壮的男子贝贝无论如何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个人。 她被按在桌上,拼命挣扎想要坐起身来,但是却被二人死死按住, 绝望的心理开始逐步蔓延。 「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啊……住手……」阿菜和陈杰二人迅速地将贝贝的T恤撕烂, 随后将贝贝的内衣一把扯掉。 「呃……住手……住手……别……」陷入疯狂的陈杰一口含住了贝贝的右乳, 另一只手也按住了贝贝的左乳又捏又掐,而阿菜也解开了贝贝的裤带, 并将牛仔裤一点一点脱了下来。 虽然不是洁白如玉,但是贝贝的双腿却呈现出健康的色泽, 而且纤长修美光滑紧质。 贝贝拼命扑腾着那双美腿,但是阿菜已经有了防备, 让贝贝没有办法在踢到自己的软裆。 陈杰看到贝贝的裤子已被脱下,也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然后一把扯掉贝贝的内裤贝贝的下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 「呃……救命啊……救命啊……不要……不要啊……」在贝贝性感的大腿根部是高高隆起在小腹下端的多毛阴户, 透出一种令人无法反抗的强烈刺激黑褐色的阴毛, 蜷曲而浓密呈倒三角形覆盖在贝贝丰满隆起的阴户上, 凸起的胯间黑里透红中间的阴阜向外微隆,那两片滑嫩的阴唇, 高高突起中间的那条若张若闭的肉缝,体现出成熟妩媚的女人美妙身体。 陈杰挺起他那根早已膨胀的粗壮阳根,一口气插入了贝贝的阴户。 「啊!!」下身徒然刺入一根异物的疼痛让贝贝不禁尖叫起来。 陈杰心急地伏在贝贝那曲缐分明的娇躯上, 用火热坚硬的阴茎在的贝贝双腿的根部顶挤着。 接着不顾贝贝的感受,大力抽插起来,粗挺火热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她娇嫩的肉穴深处, 阴囊随着阳具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击着贝贝的屁股 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陈杰的阳根与贝贝阴壁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 贝贝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小穴里也会紧夹一次。 此时贝贝已经彻底无力挣扎了,她泪流满面, 只能任由陈杰在她身上肆虐。 反覆抽插了数百下后,一股磙烫的阳精, 勐然射进了贝贝的阴道深处。 陈杰只觉一股压力顿时泄了下去,他满足的抽出了自己的阳根, 带出了一股浓浓的液体和贝贝被破处后所流出的鲜血。 「怎么样?爽不爽啊,阿杰?」阿菜在一旁问道。 此时他早已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精光。 陈杰没有回答他,只是走到一旁,缓缓穿上了裤子。 陈杰搞完了之后,阿菜走到贝贝面前,再一次分开了她的双腿, 随后刺入了自己的阳物。 此时的贝贝已经失去了意志,浑身瘫软的躺在乒乓台上, 身体无意识的随着阿菜的抽插而前后摆动着。 不久之后,阿菜也将精液射进了贝贝体内, 然后满足的拔了出来穿好衣服,丢下近乎昏死过去的贝贝, 和陈杰两人一起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贝贝才清醒过来,她颤抖的穿上自己破败的衣服, 走出了活动室。 乘着早上学校人少,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看到归来的贝贝这副模样,她的室友们果断地报了警, 经调查后将阿菜和陈杰二人捉拿归案,并对其判刑入狱。 贝贝现在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 自从上次惨遭阿菜和陈杰的轮奸后,她过了很久才走出心理阴影, 但却始终与班上的男生保持着距离也很少参加同学朋友之间的活动, 晚上也是早早的就回寝室休息了。 但是悲惨的命运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由于要准备测绘课期中考试所需的文具材料, 那天下午贝贝独自一个人离开学校去购买文具。 原本她是打算叫上室友一起去的,但不巧的是这天室友们正好都没空。 贝贝想反正现在大白天的,前往文具店的那条路上虽然人流量不多, 也不至于有人胆子这么大感光天化日下干出违法犯纪的事情吧。 于是她便独自一人走出了学校。 从学校到文具店大概有两站路左右,这片区域原本就不是什么商业、办公区域, 而且地处市郊结合部所以缺少人气。 就当贝贝走在路上时,旁边突然冲出了一辆白色面包车, 一下子就拦在了贝贝前面随后车门被打开了, 从上面冲下来三个男的一把就将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贝贝拖上了车, 然后车门被牢牢关上车子再度发动,朝着郊外驶去。 车里一共四个人,一个司机,剩下的就是刚才将贝贝抬上车的那三个人。 车子不知道要开到哪里,贝贝被三个男人压在座椅上, 丝毫动弹不得。 嘴巴里也被塞上了一块布,发不出声音来。 而那三个男人,压住贝贝的同时,手脚已经开始不干净了, 他们敞开了贝贝的那件粉色条纹外衣六只大手隔着T恤在贝贝胸前乱摸乱捏, 一边摸一边还猥琐的笑着。 「呜呜……呜!」如今贝贝浑身上下能够动的恐怕只有手指和眼皮了, 遭到凌辱的她连唿救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六只脏手在身上乱窜, 一年前的那场灾难再度被回忆起来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 「嘿嘿,小妮子的身材确实不错啊,虽然隔着衣服, 两个奶子摸上去还是这么爽啊!」其中一人说道。 「是啊,真是有点忍不住了,真想现在就把她扒了!老子的小弟都快涨爆了!」「潘子、大奎, 忍着点吧这可是凉哥要的女人。 反正等她爽完了,少不了我们的份!」第三个人说道。 「嘿嘿,不过阿扬,看凉哥玩女人还真是享受啊, 我一看到那些娘们脸上销魂的表情他妈的下面就会自动标出来啊。 」大奎说。 听到这里,贝贝已经知道,自己难逃再次遭到凌辱的下场, 而这次可能要比上次更加痛苦。 想到这里,贝贝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了。 !「呜呜!呜呜……」贝贝喉咙里一边发出哀鸣的声音, 一边有力摇头似乎是在哀求。 「哟,小美人儿已经哭咯。 」阿扬说道,「大奎,这就是你不对了,看你都把小姑娘弄哭了!」「嘿嘿, 小美人别哭让哥哥来好好安慰安慰你。 」大奎说着,便一把将手插入了贝贝的双腿间, 之后竟然隔着牛仔裤大肆摸着贝贝的下身。 「呜!……呜呜……呜呜呜呜……」下体遭到袭击的贝贝全身都剧烈抖动起来, 似乎想要极力的挣扎但是被三个大男人牢牢压住的她根本无力反抗, 只能极力抗拒着下体传来的刺激。 自从一年前被轮奸之后,贝贝的下体就变得非常敏感, 连贝贝自己都要很小心尽量不去触碰它一旦接触到, 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就会串遍全身这种感觉只能将她带回到那灾难的一晚。 如今下身遭到了另一个人的猥亵,虽然隔着牛仔裤, 但还是感觉如同被千万只蚂蚁附身一般。 就这样,贝贝在三人的猥亵下,车子驶到了郊外的一间别墅前停了下来。 随后,四人便将贝贝抬进了别墅。 别墅中的摆设并不多,空空荡荡的,似乎并不是让人居住的。 四人将贝贝抬进了一间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大床, 另一边还放着一张长沙发。 另外,房间内还架着一架摄像机,沙发前有一张茶几, 上面零零散散的放着很多东西似乎是各种形状的电动棒。 四人将贝贝一把扔在沙发上,然后摘掉了她嘴上的布条。 「你们是谁?!干嘛把我抓到这来?!快放了我!」终于能够开口的贝贝立马大叫起来。 「潘子、大奎,好好看着她,阿南(就是那个司机), 弄好摄影机。 我去叫凉哥下来。 」阿扬吩咐完便走出房间,上了楼梯。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你们放了我吧……」「我们在车上说了这么多, 小美人怎么还不明白呢?哈哈哈。 」潘子一边说着,一边大笑起来。 「小美人,等下我们凉哥来了,你自然会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的。 」大奎说道。 这时,一个男人走进了房间,已经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凉哥」, 而阿扬就跟在他的身后。 凉哥大概四十多岁,中等身材,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但是贝贝一见到他就觉得有些面熟……凉哥走到贝贝面前, 蹲了下来一手托住了贝贝的下巴,双眼色迷迷地打量着贝贝。 「呵呵,真是不错啊,比照片上看到的更诱人啊。 」凉哥说。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啊, 你干嘛抓我来这里……」贝贝问道。 「你是不认识我,但是我的儿子你肯定认识!」「你儿子?……」「呵呵, 我儿子叫吕秦!」「吕秦……?」贝贝想了一下后 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的主人。 「阿菜?!」没错了,阿菜的名字就是吕秦, 这个人是阿菜的父亲难怪会觉得有些面熟呢, 他们父子还有几分相像。 想到这个名字后,贝贝浑身不由得一震。 虽然后来阿菜由于强奸罪被判入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但是那晚的经历确实贝贝一生的噩梦。 「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哈哈, 我想怎么样?哎呀……我想怎么样……」说着 凉哥向阿扬他们三个使了个眼色。 接到命令的三人立刻走到了贝贝的身前。 「你……你们干什么……不要过来!」大奎爬上了沙发, 贝贝刚想逃开便被他一把抓住,随后身材魁梧的大奎直接将贝贝抱了起来, 放在自己的身上随后迅速地脱掉了贝贝的外衣, 并牢牢的扣住了贝贝的双手。 而阿扬和潘子也一人抓住了贝贝的一只脚, 并将它们向两边分开。 虽然贝贝紧紧地夹紧自己的双腿,但是两人的力气非常大, 没费什么劲就将贝贝的双腿完全的分开了。 「我今天到要看看,是什么货色把我的宝贝儿子弄进了大牢!」凉哥走上前来, 从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白色的装置。 装置的材质是塑料的,有一个手柄,手柄的末端有连接着一根电缐, 电缐的另一头是一个椭圆形的装置上面还密密麻麻镶着一个个半圆形的小球。 「嗞……」凉哥按下了手柄上的一个开关, 那个镶着小球的椭圆形装置立刻高频率的抖动起来。 凉哥拿着那个抖动的装置,走到贝贝面前, 蹲了下来。 「小美人儿,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吗?」「不……不……」贝贝摇了摇头。 「噢,不知道啊。 没关系,我示范给你看,你马上就知道这是干什么的了。 」说完,凉哥将装置朝着贝贝的胸口伸了过去。 「不……不要……你干什么……不要!」凉哥将抖动的椭圆形装置轻轻触碰了一下贝贝的胸口, 正好是在乳头的位置上。 「啊……你干什么啊……快拿开!不要!不要!」震动的装置触碰到贝贝敏感的乳头, 一阵瘙痒、酸麻的感觉袭遍全身。 「哈哈,见识到了吧!」凉哥笑着说道, 「这个东西叫做『性爱高频跳蛋』。 这个东西的内部装有强力振荡器,能产生高达每分钟12000次的超高频振, 专门用来刺激女性敏感的部位。 怎么样,爽不爽啊?」「你……你神经病!快拿开!好……好难受啊……呃……」「噢?看来刚才确实不够爽啊, 那再来一次!」说完凉哥又从茶几上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跳蛋, 双手拿着两个高频震动的跳蛋将它们放在了贝贝的双乳之上。 「啊!不要啊……住手……快住手……别这样, 求求你别这样……好难受啊!呃……」超高频律的震动强烈的刺激着贝贝的双乳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强烈的触感还是让贝贝大声尖叫起来。 「哈哈,舒不舒服啊?」「凉哥,小美人还没脱衣服呢, 隔着衣服弄怎么可能舒服呢?」在一旁摄像的阿南突然说道。 「诶?对哦,要不是阿南提醒,我都忘了……哈哈哈!」凉哥说。 他放下手中的跳蛋,将贝贝的T恤一点一点撩了起来。 「住手啊……你们这群混蛋……不要……不要……」贝贝扭动着身体像要挣脱, 但是大奎将她抱得非常紧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凉哥没费多大力气,就将贝贝的上身脱得一丝不挂。 凉哥阅人无数,贝贝的双乳也并非十分完美。 但是凉哥今天的目的旨在报复,贝贝越痛苦, 他就越兴奋。 所以看到贝贝此刻拼命扭动挣扎的倩影, 凉哥的下身还是迅速膨胀了起来。 「小美人,做好准备了吗?」凉哥笑问。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贝贝的哀求只能引得凉哥更加兴奋。 他加大了跳蛋的马力,然后将它们绕着贝贝的乳头打圈, 全方位的刺激着贝贝的乳头。 贝贝粉嫩粉嫩的乳头在跳蛋高频的刺激下, 立刻变得坚挺起来。 「啊!住手!住手啊!好难受……别这样……住手啊……求求你……」「哈哈!小美人很敏感的嘛, 乳头这么挺了!」凉哥忍不住一口含住了贝贝的右乳 他放开跳蛋一直手按住贝贝的左乳,而另一手则摸向贝贝的下身。 「啊……不要……不要……」此时贝贝已经泣不成声, 但是灾难还只是刚刚开始。 「凉哥,用跳蛋在她阴处试试。 」阿扬说道。 「好!」凉哥放开了贝贝乳房,回答道, 「阿南拍好点啊!」说完,就动手解开了贝贝地牛仔裤, 随后将它脱下。 贝贝的双腿修长健美,虽然肤色有些许暗色, 但是却让人觉得非常的健康、性感。 凉哥的右手摸着贝贝的小腿,然后一点一点向上移动, 很快便到达了大腿的根部。 随后他的右手慢慢的探进了贝贝的内裤之中。 「别……别这样,不要啊!住手!呃……不要啊……」凉哥的手指在贝贝的内裤中撩动着她的阴毛, 然后用食指探到了阴核的位置。 「啊!」阴核被触碰到一瞬间,贝贝发出了一声惊唿。 凉哥并没有将手指伸入贝贝的下体内,而是直接一把扯掉了贝贝的内裤。 贝贝的下身长着细细的阴毛,薄薄的围绕着少女的阴唇, 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的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 凉哥以两根手指轻拉开贝贝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 随后低下头对着贝贝的阴道口吹气。 「呃……不要……」凉哥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然后将它放在贝贝的阴核之上。 「啊——住手……把那东西拿开……不要啊……求求你们……求求你……住手啊……啊!」跳蛋强烈的震动着贝贝的阴核, 给贝贝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冲击着贝贝的内心。 她奋力扭动着身体企图挣扎,但结果还是徒劳的。 凉哥还时不时地将跳蛋拿开一小会儿,隔一秒钟在放上去, 带给贝贝一阵一阵的冲击。 「啊……我受不了了……别这样……住手……呃……我真得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停下来吧……呜……不要……」下体传来的刺激使贝贝的眼中流出了泪水。 这种若即若离的骚动比起当年强暴的冲击更深, 更是贝贝的身心倍感屈辱。 「小骚货,这么快就受不了啦,这还只是暖身运动呢。 精彩的还在后头呢!哈哈……」凉哥将跳蛋放回到桌上, 又拿起一根粉红色的塑胶棒。 棒子上面有一圈一圈的螺纹,把手处又分叉出一个短头。 凉哥一按把手上的按钮,带螺纹的棒子便缓慢的旋转起来, 而那个短头则剧烈的震动起来。 贝贝不用猜也知道,这又是另一种性虐的工具。 「不……不要……」看到凉哥将它向自己的下身伸去, 心中又是一阵恐惧不知道这东西又会带给自己什么可怕的感觉。 「嘿嘿,这个东西叫做『铁甲犀牛」!它很快就会让你感受到做女人的快感了!」凉哥大笑着用强烈震动的「铁甲犀牛」轻轻触动着贝贝的阴核, 随后将它插进了贝贝的阴道中,旋转着的螺纹摩擦着阴道的内壁, 强烈的刺激着贝贝的神经。 而那个小球也像刚刚的跳蛋一样,震动着贝贝的阴核。 「啊!不要,拿开!把那个东西拿开,我受不了了!好难受啊!不要啊……」贝贝本能的弓起自己的身体, 让下身尽量得抬高想要摆脱「铁甲犀牛」的控制, 但是抬起的程度有非常的有限而且贝贝抬高一点, 凉哥就将「铁甲犀牛」往上送一点「铁甲犀牛」始终在贝贝的阴道中放肆着。 凉哥将「铁甲犀牛」一抽一插,旋转的螺纹刮着贝贝细嫩的阴道内壁, 受到刺激的内壁也随着一张一合瘙痒酸麻的感觉直冲贝贝的心底。 而更让贝贝痛不欲生的,就是她的身体渐渐起了某种反应。 她自然知道产生这种反应是何等的耻辱,即使去年被阿菜和陈杰强暴时都不曾有过这种反应。 但是,在凉哥的凌辱虐待下,这种反应,产生了。 贝贝的阴道里开始不可控制的分泌出液体,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已经开始流出体外了。 「哈哈,小淫娃湿啦!」凉哥大唿道,「兄弟们, 加把劲一起上!」"「好嘞凉哥。 」不知何时大奎手上多了两个跳蛋,他松开了贝贝的手, 但是双臂却依然环抱着贝贝然后将跳蛋按在了贝贝的两只乳头上。 而阿扬和潘子也一人拿了一只毛刷,撩着贝贝的足心。 瘙痒的感觉传遍全身,引得贝贝拼命挣扎闪躲。 她的双手虽然腾了出来,但是双足依然被阿扬和潘子抓着。 遍体的刺激她双手胡乱地抓着,一会儿想要推开大奎的环抱, 一会儿又想要抓住凉哥的手将「铁甲犀牛」从体内拔出来, 但是她根本没有体力完成这些事情只能任由他们为所欲为, 内心也一点一点地在崩溃。 很快,「铁甲犀牛」上已经沾满了贝贝的体液, 凉哥见时机成熟便拔出了「铁甲犀牛」,随后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插进了贝贝的阴道中, 快速抠弄着贝贝的阴道。 随着刺激得越来越加重,贝贝体内的反应也越来越重, 终于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啊……啊!啊!啊!!!」在凉哥的凌辱下, 贝贝的身体终于崩溃了下体的蜜液如同失禁一般喷涌而出, 溅得到处都是。 "贝贝在达到高潮后,大奎、阿扬和潘子三个人都放开了她。 身心俱疲的贝贝侧躺在沙发上,双腿紧紧夹在一起, 双臂环抱在胸前护住了自己双乳。 由于刚才的一阵凌辱让她的体力所剩无几,贝贝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 但是更让她痛苦的却是精神上的耻辱,眼泪决堤般的滑过贝贝的脸颊。 「哈哈,小娘们儿,爽不爽啊,是不是像神仙一般快活啊!」凉哥笑道。 「求求你们,放我走吧……你们已经如愿了……求求你们……」「如愿?小美人儿, 你是高潮了爽过了,大爷们还没爽过,还没高潮呢!」听到这话, 贝贝惊讶得抬起头来只见凉哥他们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 五根硕大的阳物一柱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