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天,我一个人在市里转了大半天, 直到晚上十点我才坐上回郊区学校的最后一班车。 由于是最后的一班了,车上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是紧紧的挤在一起, 身体很亲密的接触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车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我们学校和旁边学校的学生, 看来这么拥挤的情况要一直到下车了。 就在我后悔不该在这么晚回校时,我突然看到了我们学校的校花–刘华, 她就在我的前面。 我们两人之间只隔着一个男生。 我早就对她心存不轨,今天在这么拥挤的公交车上遇到她, 而且车内又没有灯真实天赐良机呀!于是我挤开前面的男生, 来到刘华身后。 一开始我并不敢太放肆,只是用手装作不经意的碰一下她那丰满而且圆润的臀部。 过了一会,我发觉她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变得大胆起来。 我用左手轻轻地撩起她的短裙,把手伸了进去。 我的手指隔着她那薄薄的内裤,轻轻的摩擦她的阴部, 下身受到侵犯的刘华扭动了一下下体想避开我的手, 但车里的人太多了她根本躲不开。 这一步得手后,我的右手也从她的背后伸进了她的T恤衫里, 然后慢慢的绕到前面隔着胸罩,轻柔她那少女的酥胸。 很快刘华的下体开始有了反应,她的内裤湿了一大片。 可是令我懊恼的事发生了,车停了下来,有人下车。 刘华为了逃开我的魔掌,连忙挤到车门处,逃下了车。 真使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可是我又一想, 她今晚肯定要回学校的于是我决定先回到学校, 然后藏在她回校的必经之路上等她回来。 很快车就停在了我们学校门口,我下了车,我看了一下周围, 然后藏到了校门口的一片小树林里那是刘华回校的必经之路。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看见刘华一个人慢慢的走了过来。 于是我紧跟其后,然后突然冲上去,右手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左手则摀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 然后我恐吓她道: 「听着,不许乱叫,不然我杀了你!乖乖的跟我走!」说着我便拖着刘华往树林深出走。 我把刘华带到了,树林里一间废弃的小木屋里。 然后我对她说: 「只要你肯乖乖的听我的话, 我不会伤害你的。 」刘华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 我先用一块破布堵住她的嘴,然后取过一捆绳子来, 捆绑她的手脚;刘华立即下意识的闪避。 我害怕刘华会激烈反抗, 于是实行甜言蜜语先稳住她: "小姐, 我老实同你讲我只是劫财,不会伤害你的。 "刘华听后,心里稍为安慰一下,因为,钱财身外物, 最重要的是能保住自己的贞操。 「所以你要乖乖地,我绑住你系怕你反抗。 」刘华在犹豫之间,我已捉住她的手,手法纯熟地将她缚起。 然后又用绳子,把她的两条腿分开两边的绑在一条木棒上。 刘华的双脚,作八字型的给强行分开.裙子内的春光一览无遗。 刘华听我一番说话,还以为我将她绑起,只是怕遇到反抗, 很多劫匪也会如此。 但是当对方逐一成功,将她双脚扯开绑起后, 她才开始后悔。 自己这样的姿势,岂不是正可给我任由鱼肉之机吗?但是她想后悔, 已经来不及了我已把她紧紧的绑了起来.一切准备就绪, 我开始享受这个少女了!我那只粗壮的手先是摸着她的小腿, 然后一直的滑进去。 直接滑到两条大腿之间,这个最敏感而又最嫩滑的地方。 刘华的恐怖感觉是可想而知的,她打从心里狂唿起来。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她的嘴巴和四肢,都已经完全受制于我, 郁不得其正。 由于有着这样有利的隐蔽天然环境,我大可以慢慢地享受。 我不是一个急色鬼,这时候,我就好像在慢慢的品嚐一道大餐。 对我来说,这是无比的乐趣。 但是,对一个被强奸的女人来说,这慢条斯理是最大的折磨。 我掏出一把匕首,将那冰冷的利刃,突然伸入了她的粉红色底裤之内, 冰冷的刀柄仅仅擦着刘华的两条美腿,令她的肌肉勐然收缩。 她那敏感的地方在惊惧恐慌之中,此刻的灼热, 像是火山。 但那把刀却是冷冷的,就像在冷天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 伸入温暖的身体一样。 况且,一样是硬崩的冰冷东西,另一样的嫩滑的软绵肉体, 两者接触在一起这种惊人的滋味。 刘华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鸟,那敏感的肌肉, 紧张的收缩着。 她如此这样的惊惧和紧张,中正我的下怀。 刀锋沿着她的两边大腿,游了一个匝之后,又再进一步。 我轻轻地掀高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然后用锋利的刀轻轻一割。 那锋利的刀锋,迅速的割开了她的内裤,她的内裤被分割成为不规则的各种形状的碎片。 这最后一道防缐,在利刃之下也终告失守了, 她认为是自己最宝贵、最神秘的幽草芳谷赤裸裸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 积压在心头的惊恐,害羞、耻辱,终于化为泪水夺眶而出。 刘华哭了,泪水从两腮流下,但是她却不能哭出声来。 这时候,我的性冲动,也难以自制了。 我迅速的脱下裤子,刘华惊叫一声,想掩住自己的眼睛, 才记起双手被绑着。 我以迅速的手法,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全身赤裸的。 但刘华虽然只是半身半裸,但身上的衣服已支离破碎, 这不规则的破碎美反而会激发起我的极度兴奋来!我的两手, 则好像是游水似的游遍她身上每一寸地方。 我的手像拑子似的模玩着刘华嫩滑的身躯。 她的反应,越来越为强烈,以至低吟地发出了叫声。 这依依唔唔的叫声,更令我仿似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似的。 突然间,我俯身而下。 用口去吮啜她的身体,乳房,用舌头去吮她的雪白身体。 我的舌头,越舐就越是用劲的,越是卖力,越是肉紧。 刘华虽然被紧紧的绑了起来,身躯仍是可以左摇右摆。 她扭动了腰,好像要摆脱,但是,又似在享受着高潮。 我毫不放过这个机会,紧紧的抓着不放,紧紧的舐着。 最后防缐,面临失守,她狠狠的用眼睛盯着我。 但是嘴巴被紧紧的绑着,不能讲、不能骂、也不能叫, 这是最痛苦的事。 然而,我却还是面有得意之色的,丝亮没有半点羞耻, 我的双手按着她的乳房运用劲力搓揉着。 刘华作最后的努力,不断的扭动,希望有奇迹出现。 但是,奇迹终于没有像神话的出现,我终于得呈了, 进入了刘华未经开发的阴道……随着她一声呜咽的惨叫 她的初夜第一次就丧失在我这头色魔的阳具上。 她痛苦的咬紧牙根,汗珠从她的额角渗了出来。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遭攻陷的痛楚,只有处女才知道。 我满足的笑了,但我并没有停止,我只是满足和享受。 我似是一具巨大的火车头,强烈的拖力、强烈的冲剌, 不断的抽插……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冲剌了。 她只是觉得,湿润的液体遍布着自己的私处, 湿润如水。 刘华给蹂躏得欲生欲死的辗转反侧,陷入极度痛苦。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刘华的嘴依然堵着,不能叫出声来,但心底里已是作出连番嘶叫。 半生不死的刘华第,第一次尝到性滋味,但却是强奸式的。 刘华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宝贵的贞操, 只感到男人的阴茎不断开发着自己紧窄的阴道 硬生生的迫进自己体内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 和少女完全不同的是我正享受着这种紧迫的感觉, 处女血沿着刘华的阴道口流出我在刘华紧窄的阴道内狂插勐顶, 直至巨大的阴茎全插进她的阴道内才放开少女的香肩, 改为抓着善丽一双丰满的乳房以少女的乳房作借力点, 展开活塞运动。 刘华的乳房上满布了我的手指印,乳肉在我的指掌间扭曲变形。 我完全地压在她的娇躯上,吸啜着少女的耳垂, 刺激着她的春情。 刘华感到自己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把男人的阴茎夹紧, 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着男人的阴茎阴肉紧紧缠绕着男人的炮身, 一下一下来回的套弄着。 刘华感到阵阵灼热的卵精由自己的穴心泄射而出, 洒落在我的龟头上阴道大幅收缩挤压,她终于达到一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我放缓抽插,享受着刘华阴道的挤压,以龟头来回磨擦着她的穴心, 待少女稍为平息便再次重复勐烈的抽插运动。 我将她越抱越紧,阴茎进进出出的刺进她的体内深处, 直至龟头插进她的子宫内便将积压已久的精液, 全数泄射进她的子宫内。 刘华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险期,于是拼命的扭动身体挣扎, 可是我紧紧的把她抱住。 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射进刘华的子宫内, 先灌满刘华的子宫再慢慢注满少女的阴道。 刘华感到自己的子宫不由自主的蠕动着,以吸纳更多男人的精液, 直至自己的卵巢内注满了男人灼热的精浆。 刘华感到自己难逃因奸成的恶梦,再一次流下泪来。 我抽出软化掉的阴茎,积聚在刘华阴道内的精液沿着阴道口流出体外, 奶白色的精液沿着刘华的大腿滴在地上。 刘华多希望自己子宫内的精液能同时流出体外, 可惜刘华的子宫口却无视主人的意愿而紧紧闭合着 封锁着男人射进子宫内的所有精液让刘华无奈下为这奸污自己的男人孕育下一代。 我抽出刘华嘴内的破布,将软化的阴茎插入她的嘴内, 双手紧抓着她的头便再次缓抽慢插起来。 善丽感到自己嘴内的阴茎不断涨大,我每一下抽插也顶到她的喉咙深处, 我更强迫刘华用柔舌舔弄着我硬涨的龟头。 全无经验的刘华一下一下的舔落在最敏感的部位上, 舌尖不时扫过马眼刘华用柔舌舔抹着伞状的龟头。 刘华生硬的口技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高潮, 浓稠的精液由我的马眼泄射而出注满刘华唇内的每一处空间。 刘华无奈地吞下我射进嘴内的精液,只感到自己的胃部像灌满男人精液般的恶心感觉。 我将阴茎抽离刘华的双唇,只见我将刘华的娇躯轻轻反转, 以她一双高耸丰满的乳房紧紧夹着自己软化掉的阴茎 我将刘华的乳房紧紧挤出一条乳隙阴茎便在她的乳隙中来回抽插起来。 我以像要捏爆她的乳房的巨力紧紧揉搓着,快速的抽插令刘华的乳房被擦伤得一片通红, 嫩白幼滑的乳肉满布瘀青。 我在高潮的瞬间将阴茎对准刘华的俏脸, 泄射而出的精液像雨点般打在刘华的脸上厚白的一大片涂满了善丽的眼上、鼻上、唇上以及面颊上。 对刘华进行了百般凌辱后,我穿好衣裤,心满意足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