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戀與炮友

  前段時間看新聞校長帶學生開房,老師性侵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的往事。這件

  事要從……讓我想想。

  那是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吧,我和死黨狗兒(本名果兒,叫多了就成狗兒了)

  那小子又野又皮,上樹掏鳥蛋、下地偷西瓜,是他天天幹的事。那天我倆沒事閒

  逛,他提起去打球。

  我說:「球都沒有,打個鳥?」

  「跟我來。」他要我跟著他。

  我們到學校後邊圍牆外,翻過牆,走到體育室去,他拿隨身的一把小刀輕輕

  鬆鬆的把門打開了。我還是第一次進來,裡面居然有一張床,還有一個辦公桌、

  一個椅子和一排櫃子,外面還有一堆拔河的繩子。我打開櫃子,裡面都是新的排

  球,沒打氣的。

  我說:「都沒氣,打個屁!」

  狗兒說:「先拿兩個回去,打了氣再玩。」就開始往懷裡塞。

  我走到床邊往上面坐了坐,看到後面窗戶上釘滿了木板子,還用報紙糊了。

  「幾個破球還把窗戶封死。」我說。

  「你知道個雞巴,」狗兒說:「你以為這裡真是放球的?」

  「那是幹什麼的?」我說。

  「嘿嘿……不告訴你。」

  我跑過去勒著狗兒的脖子說:「不說?說不說!」

  「說……說……說還不行嗎?鬆開。我問你,你們班有學生經常被老師獎勵

  本子啊、筆啊什麼的嗎?」狗兒問我。

  「有啊,就那麼一兩個。」

  「嘿嘿……那不就是了。」狗兒說:「那老師每月就那麼點錢,自己都不夠

  用還經常給那幾個學生買東西,那是因為他們幫老師含那兒。」

  我問:「含哪兒?」

  「含雞巴啊!傻逼,你要是願意去含,老師也會給你發本子的。」

  「放你娘的屁!」我大聲罵他。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大火,也許我又知道,我們班有個女生是班上最聰明

  的,還是班長,長得很漂亮,眼睛又大又亮,紮著兩個長辮子走路一甩一甩的,

  我喜歡她很久很久了。

  狗兒說的事我沒信,我倆天天玩球、摸魚,很快就開學了。來到學校,我第

  一眼就看到長辮子一甩一甩。

  一晃,個把月過去了,期間月考了一次,馬上就要放學了,這時候班主任進

  來說是把月考成績公佈一下:楊月月,語文90分,數學97分……第一名。李

  芳洋第二名,胡達牛第三名。前三名都有本子獎勵,第一名還獎勵一支鋼筆。

  「你們三個跟我來拿,其他的同學放學都回家,不許在路上貪玩。」

  我那時成績不好,這個星期留下打掃衛生。我拿著掃帚一通他娘的亂掃,把

  垃圾弄去倒掉的時候,看到放羊和打牛拿著本子蹦蹦跳跳的來了,我心裡咯登一

  下。

  我問他倆:「楊月月呢?」

  「標老師要指導一下班長做錯的地方。」放羊說。我趕緊把垃圾扔了,拿著

  書包跑到學校後面翻過圍牆。

  我來到體育室後面窗戶那裡,輕輕的爬到上面,狗兒說過上面左邊有一個小

  縫,我小心翼翼往裡面看去:月月坐在桌子那裡在寫一些什麼東西,班主任和她

  坐在一張椅子上,手放在月月腰上。

  「這下知道怎麼做了吧?」標老師說

  「嗯,知道了。」月月說:「老師,我可以回家了嗎?」

  標老師說:「等一下我會送你回去的。老師這麼辛苦教你,你不孝順一下老

  師嗎?」說著,我看到老師把手放到月月身體前面,在那裡揉來揉去,還看到月

  月身體抖了一下。

  「你馬上就要上中學了,中學有生物課,你知道什麼是生物課嗎?」標老師

  問道。

  「不知道。」月月輕聲說。

  「那老師來教你,到時候你的成績就不會變差。」標老師說著把月月抱起,

  將椅子往後挪了一下,把月月面對面放在腿上,掀起月月的衣服,我看到月月的

  胸部已經有點隆起。

  老師指著月月的胸部問:「你知道這叫什麼嗎?」

  「這不是胸部嗎?」

  「不對,老師告訴你,這是乳房。」說著,老師把手放在上面揉起來。

  「舒服嗎?」標老師問月月,月月推了他兩下:「有點痛,老師。」

  「痛啊?老師幫你舔一下就不痛了。」說著把月月的T恤脫了下來,用舌頭

  去舔月月的胸部,用舌頭在那裡畫圈,然後一下含住月月乳蒂吸了一會:「來,

  老師再教你一個地方。」說著老師把月月抱起,把腿放在辦公桌上,再把月月放

  到他的腿上躺著,然後把月月的裙子掀起,我看到月月白白的小內褲。

  「這是什麼?」標老師指著月月的陰部說。我看到月月的臉漲得通紅,抿著

  嘴沒說話。

  「這是陰部,」標老師說:「你知道陰部是怎麼構成的嗎?」

  老師把月月的小內褲往下扒了扒,我看到白突突的陰部哪裡有個胎記。月月

  把腿夾得緊緊的。

  標老師說:「放鬆一點,老師這麼辛苦教你還不是為你好。」

  月月把腿鬆了鬆,老師又把月月的腿往兩邊扒了扒,露出紅彤彤的陰部,彪

  老師用手指沿著那條縫劃著圈,這時陰唇就像嘴巴一樣。說著,標老師就用舌頭

  舔起來,月月全身發抖,淅淅瀝瀝的尿了出來,濺了彪老師一臉。

  「嗯……哦……太好喝了!月月,你的尿太好喝了。老師幫你舔乾淨。」標

  老師就在那裡舔,還一邊「吱吱」的在那裡吸著。

  我看到嗓子眼兒直冒煙,小弟弟都硬起來了,不管你信不信,那時候我的小

  弟弟真的是硬了,漲得我好難受。這時候我看到標老師把月月放下來,把自己的

  褲子解開將老二掏出來,又大又粗,黑黑的、直直的向上挺著。

  「快,快,月月,老師好難受,快幫老師吸一下!」說著就把月月的嘴往老

  二上放。「老師,不要……不要……」月月弱弱的說,不等她說完就被塞到嘴裡

  了。

  「嗯……嗯……」月月含著標老師的老二,把一張小嘴撐得老大。

  「哦……哦……哦……好,好,就是這樣。」標老師抓著月月的頭前後搖晃

  著,嘴裡「哦……哦……哦……」的呻吟,我看得全身都汗透了。

  突然標老師把月月的頭往老二上一按,老二只怕插到她嗓子裡了,月月小手

  亂放,又抓著標老師的腿想推開自己。這時標老師一陣哆嗦,把老二抽出來,還

  有一絲白線從月月嘴裡連著。接著標老師的老二又噴了兩滴白色的精液出來,月

  月在那裡大口喘著氣。

  這時候彪標老師把月月倒著抱起,把頭湊到月月陰部那埋著頭喘氣,這時候我

  看到標老師在月月的屁眼那裡舔了舔,又吸了吸,然後抱起月月往床走去……

  ************

  我叫阿華,也有朋友叫我華少,其實我更喜歡別人叫我阿龍。我一直在交女

  朋友,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喝玩樂,人生兩大信條: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

  手抽筋。但我還只做到了前面那條。

  下午1點我從床上起來,準備去隔壁開的房叫放羊一起去吃飯,手機響了,

  陌生號碼。

  「喂,阿龍。」

  「狗兒!你出來了?」

  這小子當初剛帶我入這行,嫌來錢慢加上混得早,搭上了黑道幾條線,搞了

  點東西在夜店賣。這小子大大咧咧的,有一天喊了幾個夜店妹開房打鹽、吸麻古

  被抓了個現場,判了幾年,這麼快就出來了。

  「狗兒你現在哪兒?」

  「我在C市。你是不是還在D市混?」狗兒說:「快點來C市,他媽的,D

  市抓得嚴,混不到什麼錢,還是來C市跟我混吧!想發財早點來。」

  我坐在床上想了想,決定去,我也想去跟著他賺大錢。我用手機給幾個女友

  打了電話,說我去C市,穩定了再叫她們過去。然後我又給阿琴打了個電話,告

  訴她我要去C市了,要她先去開個房等我,今天提前一下。

  阿琴不是我女友,我們是在一次朋友生日會上認識的,那一次她喝多了,我

  送她回旅店,我又不是君子,自然就上了。可能是上得她舒服,以後每個星期我

  們都會約好打一炮,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了。

  我來到阿琴開的房,她開門讓我進去,轉身坐到床上。她紮了個馬尾,沒有

  化妝,水嫩嫩的臉蛋紅紅的,嘴唇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我一看到她,老二就有

  反應了,我走過去解開褲子把老二掏出來,她抓著我的腰,張嘴含了進去。

  我告訴她,在這裡現在沒門路賺大錢,有個兄弟叫我去C市跟他混。「嗯,

  嗯。」阿琴含糊不清的應了兩聲,然後把我的內褲往下扒了扒,我順勢脫了個精

  光,把她抱著頭朝向我,把老二放到她嘴邊含進去,然後我俯臥在她身上把她的

  超短裙掀起來,用手在她那哈嘍Kitty小褲褲上輕輕揉著,慢慢Kitty

  就濕了。

  我把小褲褲往上扒,讓她一隻腳抽出來,然後把大腿分開。做了這麼多次,

  陰唇還沒黑,這也是我喜歡和她做的原因。我用手指輕輕去揉她的菊花,她顫了

  一下,然後我含著她的陰蒂,用舌頭輕輕地滑動,慢慢地水越來越多,床單都有

  點濕了。

  我把手指慢慢地伸進菊花裡,問她:「阿琴,舒服嗎?」她含著我的老二,

  張著嘴在那兒喘。我把嘴一口堵著洞口,把舌頭伸進陰道吸著裡面的液體,阿琴

  緊緊抓著我的屁股,我感覺老二已經頂到她的嗓子眼兒了。

  我把老二拔出來,轉過身讓她起來面對面,對著我的老二坐下去坐下去,

  然後解開她的上衣,今天又沒戴?嗯,舒服!桃形的乳房我右手托著,嘴含著上

  面的紅櫻桃,她的屁股扭了扭。

  我把手機打開放了一首老歌,(韓流來襲)我兩衹手抓著啊琴兩瓣屁股跟著節奏

  搖起來『操你媽的B』,『操你媽的B』,我慢慢開始爽起來,我讓啊琴往我的雞

  巴上用力坐,她那兩個奶子一蹦一跳,我用舌頭去接,接到了我就用力吸一下,

  啊琴『嗯,嗯,啊,啊』,很爽的在那呻吟『嗯,嗯,啊,啊』,『老公。。。

  。。。』『快了,快了,』我說『我馬上和你一起飛上天』

  我把她按到在床,雙手扶著她的腰,讓我的老二以我的極限向她的陰道來回衝刺

  她抓著我的手腕都,指甲插進我的肉?面,我低聲怒吼『啊,啊,。。。』我把

  老二猛扎到洞底緊緊抵著,我俯臥在她身上緊緊抱著她大口喘著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