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陷阱

  禮拜天是休息日,爸爸因為公務的緣故去了海南,原本我可以去爺爺奶奶家

  的,但是因為要去旅遊,所以我只能跟著媽媽去了她工作的辦公室。

  因為媽媽要工作的關係,所以會不在店裡,只是有兩個姐姐在那裡(她們不

  讓我叫阿姨),很無聊!

  兩個姐姐都很漂亮,充滿了青春活力!一個身材特別好,修長的雙腿和媽媽

  不相上下,肉色的絲襪配上一雙黑色高跟鞋,特別誘惑和有魅力。另一個姐姐也

  很漂亮,她的年紀比較小一點,穿的是藍色長套裙子,裙邊延伸到膝蓋的位置,

  雙腿上是一雙咖啡色的絲襪。

  「娜娜,你覺得我的鞋子怎麼樣?」身材特別好的姐姐對年紀小點的姐姐說

  道:「我前幾天去鞋城買的,穿到腳上還不錯。」

  「是嗎?小言姐穿的鞋子品味越來越高了,只是……」年紀小點的叫娜娜的

  姐姐打量著她的身體,不斷掃視著道:「你的絲襪好換了,我感覺好像有點……

  是不是穿了兩雙啊?」

  「這……」身材好的小言姐姐將小腳從鞋子裡拿出左右晃動了一下道:「你

  這賊眼,真尖。」

  「嗯……」娜娜姐猶豫了一下,目光注視她的胸部,把雙手伸過去握住道:

  「他媽的,每次看到你這兩個東西我就不爽,都已經這麼勾人了,還露下面干什

  麼?」

  「啊……」小言姐眉目成絲,微微的顫抖著,嬌吟了一聲道:「討厭,人家

  那裡長得那麼有特點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別亂揉啦!」

  都看見了!坐在對面沙發上玩著掌上遊戲機的我將小言姐的修長雙腿和裡面

  的白色內褲都盡收眼底。

  「嗯……」小言姐臉色紅潤的瞪了娜娜一眼,目光瞥了一下看見我,急忙收

  回目光轉過臉去:「小色狼,看見什麼了?」小言拍了拍娜娜姐的手,起身走到

  了我的邊上笑道:「姐姐美嗎?」

  「姐姐……」我發覺臉變得好燙,不敢去看她們的眼睛,低著頭。

  「呵呵……」小言姐見我害羞的縮在那裡,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將紅潤的嘴

  巴在我的小臉上親了一口道:「我比你媽媽漂亮嗎?」

  「媽媽?」我疑惑的看了小言姐一眼道:「媽媽漂亮……」

  「以後你媽媽不在,就我最漂亮好不好?」小言輕聲說道:「那樣姐姐以後

  天天給你獎品。」

  「小言姐--」娜娜有些不滿意的敲了敲小言的肩膀道:「你這張騷嘴,讓

  蘇羽姐知道你這樣教她兒子,非得好好教訓你不可。」

  「切--她又不在!」小言得意的笑著。

  「你好!」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聲音從兩女背後響了起來。兩女一陣驚訝

  的轉過身,發覺一個身材挺拔、樣貌帥氣的男子正站在她們身後,「你是……」

  娜娜姐有些疑惑的看著面前的男子道:「到本公司有什麼事嗎?」

  「張老師,」我注視著眼前的男子道:「你怎麼來了?」

  「小凱同學你好啊!」張老師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兩女道:「我是來

  找小凱的母親,也就是蘇羽女士。」

  「有什麼事嗎?」小言姐打量了一下張老師,職業性的笑道:「如果是因為

  小凱的事情的話,那蘇羽姐現在出去了,差不多要下午才回來。」

  「沒關係,」張老師坐在了我的邊上道:「我可以等的,因為今天我來是來

  委託事情,不是因為小凱的事情。」

  「哦!」娜娜姐轉身走到茶幾邊上倒了杯茶,放到了張老師的面前道:「你

  好!我叫司徒娜,是本公司的財務秘書,這位是業務經理柳嘵言。」

  「你們好,謝謝!」張老師有些不好意思的聳了聳眼鏡道:「我叫張軍,是

  小凱的班主任。」

  「不知道你要委託什麼呢?」小言姐將一本本子從桌子上拿了過來,坐在了

  張老師的對面道:「請你盡量簡單的描述一下,然後我會讓娜娜給你開出合理的

  價格。」

  「哦……」張老師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是這樣的,我原來大學裡有個師

  兄,前段時間說好一起去國外旅遊,可是連著幾天都聯繫不上,他家裡人也很著

  急。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樣子吧,回來了,可是人變得有點不一樣……怎麼說呢?

  就是……就是特別喜歡吃一些奇怪的東西。」

  「他住哪裡?」小言姐不停地記錄著,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道:「如果沒有

  錯的話,應該是被不乾淨的東西給附體了也說不定。」

  「不……不乾淨的東西……」張老師有些訝意地看著小言說道:「這不可能

  吧!作為老師我可不相信這種虛幻飄渺的東西,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幫助我朋友,

  所以如果你們能解決,那麼就請你們吧!不知道費用是多少?」

  「張先生,」娜娜姐姐在計算機上敲了一會,然後從打印機上打印了一張紙

  出來說道:「總共的價格是8450元,因為你是小凱的老師,所以特別給你打

  了個折扣。」

  「8……8450元?」張老師有些愕然的呆了一下,目光在我們所有人臉

  上轉了一圈道:「不是吧!」

  「張先生,」娜娜姐臉色一陣蒼白,冷笑著說:「有些東西非常有危險性,

  不是普通人可以接得了的,這個價格已經非常合理了。」

  「啊--不好意思啊!」張老師尷尬的笑了笑,道:「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

  的意思了,因為我那個律師朋友的收費可是要七、八萬哪!我只是覺得太便宜了

  一點。」

  「呵呵……」小言姐笑了笑,說道:「張先生,這打好折扣的8000來塊

  錢是定金,至於後面的錢要根據完成你的委託的麻煩程度來決定,這點很抱歉怪

  小娜沒說清楚。」

  「這樣吧!」張老師從口袋裡拿出一本支票本,在上面寫了些數字道:「我

  先給十萬吧!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問我拿,只要能救我朋友的命。」

  「張老師可真大方。」小言姐將支票交給了娜娜姐,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了手

  機打了個電話給媽媽,讓媽媽辦好事快點回來。

  下午兩點左右,媽媽趕了回來,張老師正坐在我邊上看我玩著遊戲,而小言

  和娜娜兩個姐姐正看著電影。

  「張老師你好!」媽媽向張老師握了握手,整理了一下提包道:「在路上通

  過手機,我知道了你的朋友的事,那麼現在我們就去吧!」

  「媽媽,」我看著手上的遊戲機輕聲說道:「張老師還要陪我打遊戲呢!」

  「小傻瓜,」媽媽手在我的臉上摸了一下,道:「晚上回家媽媽陪你一起打

  唄!你留在店裡陪小言和娜娜姐姐一起玩啊!」

  「哦……」我無奈地看著媽媽跟著張老師離開了辦公室,不知道為什麼,感

  覺自己非常疲勞,特別想睡覺。

  「怎麼了?小凱,」娜娜姐見我瞇著眼睛有些打瞌睡的樣子,就走到我的邊

  上問道:「是不是想午睡了?來,姐姐帶你到後面的休息室裡去睡一會。」

  當我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的時候,整個人就沈沈熟睡了過去。

  「還沒到嗎?」耳朵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感覺自己

  很清醒,猛地睜開了眼睛,發現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媽媽……」

  我看見這是在一輛的士上面,媽媽坐在那裡,雙手從包裡拿出了些東西清點著,

  而張老師目光也在不停地左右看著。為什麼我看到了媽媽?我有些恐懼的想擡下

  手和腳,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就這樣看著他們。

  「到了。」張老師先開門下了車,媽媽也整理好東西下了車。

  怎麼會……我發覺自己居然跟隨著也下了車,這樣最起碼和媽媽在一塊,讓

  我害怕的心理降低了不少。

  「我朋友的家就在這幢樓的401室,蘇羽女士請。」張老師按下了門鈴,

  接著門就開了,而我不受自己控制的跟隨著媽媽向樓上走去。

  跟隨著張老師、媽媽走進了那戶人家,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媽媽和他們交談

  了一下就走進裡面的臥室,張老師跟了進去。

  「……」一個赤裸著身體的男子坐在窗台邊,身體略顯肥胖,目光呆滯的注

  視著窗外,從媽媽和張老師用手摀住已經的口鼻,可以看出裡面一定有很難聞的

  氣味。

  「已經連續三天了,不吃不喝不睡。」男子的母親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帶

  他去醫院裡過,但是沒用。醫生給他做了全面的檢查,沒問題,但是……」那母

  親說著就忍不住開始了哭泣。

  「好臭的味道……腐爛的臭味……」媽媽從包裡拿出了一些紙扔在地上,轉

  而對著張老師和那位母親道:「你們先出去吧!」張老師和男子的母親離開了房

  間,隨手關上門。

  「如果沒有錯的話,應該是被腐爛的小鬼給纏上了。」媽媽雙手併攏,口中

  念了幾句佛語,一道光芒從雙掌中射出照射在男子的身上。

  「呵……」男子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從背上一道黑色的氣息不停地匯

  聚。「滅--」媽媽對著那黑氣說了句,黑氣慢慢地消散了,但是……不知道為

  什麼並沒有完全散去,過了一會又匯聚在了一起。

  媽媽急忙從包裡拿出了幾張黑紙扔到了頭頂,隨之是房間的燈光閃爍了幾下

  就恢復了原樣。

  「沒用的,嗤……嗤……」男子傳來了陰冷的笑意:「有本事你就把我和他

  一起給毀滅了。嗤嗤……我不會向某些我的同類一樣跑出去送死……」

  「哼--你以為縮在他身上我就沒辦法了嗎?」媽媽右手一握拳,白色的光

  芒在手臂和拳頭上開始匯聚:「佛光普照……」

  「我不甘心……」肥胖的男子背上的黑影開始急速消散。

  突然從窗外射入了一道棕色的光芒,覆蓋到了媽媽白色光芒的手臂上,「什

  麼東西居然敢衝入我的結界?」媽媽眉頭微微的皺了皺,左手打出一個結印。

  「該死的驅魔師,」一個聲音從窗外傳來,半空中漂浮著一個黑色的影子:

  「我的弟弟就是在那個商場裡被你害死的,今天我是來報仇的。」

  「哼……這麼點能耐,能奈何得了我嗎?」媽媽冷笑了一聲,對著黑影說:

  「看我滅了你。」

  「啊--」肥胖的男子猛地撲了上來,雙手猛地抱住媽媽,將她撞在了牆壁

  上。「腐魔,上!」男子叫了一聲,隨既身影一晃消失在了窗外。

  「砰--」光芒從媽媽的身體裡爆發出來,肥胖的男子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黑色的影子從他的身體上完全消失了:「糟糕!」媽媽急忙擡起右手,白色的光

  芒閃了一下就暗淡了下去:「這麼……」

  「腐魔可以完全激發你的慾望,在墮落中沈醉!」黑影的聲音在媽媽的耳朵

  邊迴繞著:「你的佛之右手已經沒有辦法使用了,哈哈!一定有許多人會對你那

  性感的肉體充滿興趣的!」

  「你以為這麼容易就可以打敗我嗎?」媽媽站起身冷酷的笑了笑:「這麼低

  級的附身術對我是不會造成多大影響的!」

  「是嗎?那你回去試試看吧!」黑影的聲音變得非常弱小:「這個腐魔不但

  有我的法術加強了它的存活幾率,還有我大哥的血在裡面培養過,你的手就是很

  好的證明。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