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公,老公,你怎麽了?怎麽又變軟回去了呀?我還要你繼續操我呀!老

  公……」

  眼見我妻子盡力將自己的下肢張開來,把她的縫隙伸展開來。半晌,她終于

  主動挺起了纖腰,不斷騷動擺臀般的迎接著我的猛沖狂插,不過我的東西畢竟還

  是軟弱的,整根不到五公分的肉棒似乎勉強振作起來,但顯得有心無力。

  我妻子在這之前用了不少淫蕩的方法讓我的雄性振奮,當中還包括了在我面

  前穿上各種各樣的性感制服來挑逗刺激我心里一種怪癖的性感覺。當我每次一看

  到她穿上各種各樣的性感制服,再加上從她嬌嘴發出來的呻吟聲音,便足以令我

  那根犯賤的肉棒刹時要爆發出來。

  此時此刻,她也不例外地穿上了一套高中校園的學生制服裝,而且性感的裙

  子早已被我一手拉了下來,里面竟是一件童真十足的白色內褲!但是自己在這些

  日子里,又不知怎地對這種怪癖的性感覺起不到怎樣的勁氣,每次當我覺得振奮

  到極點時,自己的下體還是如此軟綿綿,不但不夠堅硬,而且看起來實在有點垂

  頭喪氣的模樣。

  「老公啊,怎樣樣才能弄到你硬起來呢?人家已經爲你換上了好幾套的制服

  了,什麽護士裝、老師裝、女仆裝、女警員裝等等,我已統統給你換過了呀!你

  再這樣子真的弄到我又不上又不下,我好難受啊!我要你再次興奮起來……快點

  嘛!」我妻子一臉憂愁的作出一聲怨氣呻吟。

  「阿妮,再……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再集中一下精神,讓我幻想一下……

  我一定可以硬起來的。」說著,我一手抱緊她的肩頭,隨即緊閉上雙眼,不停在

  自己的腦海里想像著一個隱藏在我心靈里的變態畫面。

  「老公,你的下面真的好像有點生氣了,變硬起來了呀!快點插進來吧,不

  然又變軟回去了。」我妻子一手握緊我的肉身,並興奮地將自己一雙長腿張開。

  我妻子再次讓我擠了進去,整根半硬半軟的肉棒一瞬間就藏入她早已濕漉漉

  的陰道里面,而我頓時覺得自己的龜頭尖部溫暖了好一陣,不自不覺在她陰道里

  逐漸變得粗大起來了。

  「哦……阿妮,你的陰道里面真的好濕啊!讓我弄到爽死了……」我依然閉

  上眼睛幻想著那個畫面,同一時間,整個身體突然撲向前面,嘴中不斷輕輕的咬

  著我妻子上半身凸現出來的物體,也就是她一對櫻桃般的粉紅乳暈。

  我一邊輕咬著妻子一雙高挺的乳房,腦海里一邊回想起我們倆相遇的過程。

  阿妮是我妻子自小的乳名,而她的全名叫做陳馨妮,今年才二十二歲,剛剛

  從大學畢業。還記得我們當初是通過互聯網才認識對方,而經過了一段在網上交

  談的漫長日子,去年她才答應出來見一見面。

  我們果然一碰面就宛如一見鍾情,親眼目睹到這位與我在互聯網上交談多時

  的對象竟然是一個長腿美少女,而且最令我雙眼震撼的就是她一身凹凸有致的身

  段,那時候我還記得自己全身愣了一愣,兩只眼珠彷佛瞪著眼前的一個尤物,一

  時不能自拔過來。

  而我對她這位閉月羞花的小丫頭忽然懷上了一種深深的愛慕,甚至連她一副

  無時無刻都對人羞紅半邊臉的表情似乎也要走火入魔了,所以過了一段時期,我

  就馬不停蹄的對她展開了一場示愛的計劃。不到半年的時間,她這個小丫頭終于

  被我的真誠真心打動了一顆少女般的芳心,想也沒再想就義無反顧地點頭答應嫁

  了給我。

  事隔不到兩年的時間,她就這樣子做了我這些年的嬌娃妻子。老實說,每次

  在家中看到她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段,我心里總是覺得沒有一次在床上能夠使她滿

  足的,我是說真正的幸福滿足感。

  除此之外,當我回想起自己的模樣就不是那麽的好看。我全名叫做黃友人,

  今年已經踏入了人生三十三的年頭,在城中一間國際大學從事一名英文專科的博

  士都已十年了。

  我這個人的樣子長得普通十分,一直都留著一頭短短的發型,連身子也不是

  長得太高,如果和我妻子的身高相比之下,僅勉強可以和她打個平手罷了。由于

  我妻子對于這件事心里有數,生怕在別人的眼中一看到我們倆夫妻的巨大差別,

  而我會顯得心里的難受和妒忌,所以她一直以來在我面前都沒有勇氣穿起那些既

  性感又誘人的短褲和高跟鞋等等。

  過了一刻,我身體又開始抽動了,這種動作是原始式的,而且顯然呆板。眼

  見我妻子緊閉著眼想享受一陣,一看她一臉笑眯眯的面色以及紅暈的兩頰,就知

  道她正在緩緩邁入了一個興奮無比的情境,但是,我在她里面瘋狂抽動了一會,

  居然大叫了一聲,而全身就如此在她上半身猛顫起來了。

  「啊……」我躺在她的白皙的肚子上叫嚷:「啊……我……」跟著,我就像

  一只泄了氣的皮球,「咻」的一聲全身極度松軟了。

  我伏在她白皙的身上不能移動,只知道我沈重的身體與我挺凸的肚皮壓在她

  的身體上,使她差不多喘不過氣,似乎窒息。我的肉棒依然插在她的陰道里,但

  是不知怎地已經在漸漸地萎縮了、無力了。

  「阿……妮……對不……起……我已來了……」我低下頭,氣喘呼呼的對她

  說了一句。

  就在這時,被自己老公壓到似乎要窒息過去的馨妮,她渾身一言不發的躺在

  床上,心里越想就越感到心頭氣憤,心里深深的埋怨著爲何每一次跟自己老公做

  愛,他就會無緣無故變得一觸即發。都已兩年了,每一次做愛的時候都令她掃興

  收場。

  在這足足兩年的婚姻生活中,就是他這種無能無力的床上表現,所以才會讓

  她感到自己的這段婚姻上是否真的出現了一條無形的裂痕,而自己也不知道?另

  一方面,她雖是躺在自己身上的一個泄氣男人的好妻子,但是,歸根到底身爲一

  位好妻子也是個女人,女人也是人,爲何女人總是得不到平等的要求?而且她的

  要求也是一件非常簡單的東西,那就是一個轟烈的性交高潮!她心里不停狂呼著

  一聲:她應該得到滿足的!

  過了一會,她聳然睜大一雙濕透的眼睛,這次再也不顧得自己的老公了,她

  突然將臀部扭動著,死命把自己的下身更挺高著,她的腹肌在一縮一伸,嘴邊頓

  時發出一道道亢奮的呻吟聲音:「我還要啊……快繼續給我……」

  「哎,哎,」我突然叫起來:「不要動,不要再動了……我已經完了!」

  「嗯……嗯……我不理!人家還要……」說著,她雙腿居然發狂般的緊纏在

  我的屁股上,讓我的肉棒繼續插在她陰道里旋轉。

  「你不要動!」我彷佛被她這種發瘋的動作刺到滿身劇痛,突然大叫起來:

  「你到底知不知道男人的生理構造啊?一到了高潮,怎能由你再動?弄到我下體

  又酸又痛!」

  「啊……老公……老公啊……」只看到她彷佛變成一個怨氣十足的寂婦,整

  個人饑渴地叫個不停。

  「好了!好了!鬧夠了麽?」我向她喝了一聲說:「我已完事了,你就別在

  這兒胡鬧了。我現在要去洗一個澡,明天我一早得回到大學去教一個早班。說真

  的,做你老公真的一點也不容易呀!我每天都要忙忙碌碌去上班賺錢回來給你享

  用,讓你過著這種無憂無慮的豪華生活,你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美少婦了也!」

  我也不等她的回複,一口氣就把自己的身子抽了出來,一轉身跳下床,頭也

  不回就推開了浴室的門。不到一會,浴室內就傳出了洗澡的聲音。

  這個時候,一身學生制服打扮的馨妮依然張開了一雙長腿,陰阜上充滿著一

  些又濕淋淋既臭味撲鼻的液體,不過她全身就變得頹廢起來了,整個人宛如失去

  了靈魂般,兩只眼珠抖也不抖的死躺在床上。

  不一會,一滴一滴美如珍珠般的淚珠就這樣不停在她的眼珠上打著翻滾,整

  個人定定的凝望著這間當初花了數十萬裝修的豪華主人房。半晌,她終于崩潰下

  來了,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一尊沒有四肢、沒有生命的代價、也沒有任何一絲感覺

  的蠟像,她根本就一分錢也不值!

  「死東西!沒用的東西!爲什麽我的命運竟然會如此?爲什麽你會變成這樣

  子的呢?」她心頭憤怒地惡罵著一個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沒有一次是濟事

  的!自私!自大!變態!你就是一個臭氣的大男人!」

  馨妮越想就越感到悲傷,她自己實在再也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公了,這些婚姻

  生活年來,身爲她唯一的妻子做了他一位守盡婦道的好妻子都已兩年了,除了金

  錢上和物資上的滿足以外,最令她遺憾的是對性愛這一方面好像已味如嚼蠟了。

  突然間,依然躺在床上又像似一具死屍般的馨妮彷佛聽到自己老公的聲音在

  浴室內傳著出來。什麽?!竟然是輕松的歌唱聲!她額頭微微的震顫起來,深深

  的咬著牙根,心頭越想就越恨!心里想到怎麽自己老公可以變得如此的自私?他

  完全是大男人主義!浴室內的男人根本就沒有把她自己當作一個女人!更不用說

  上什麽妻子!

  黃友人!如果你以爲我當初想也沒想、義無反顧地答應嫁給你,完全是爲了

  目前的財勢,爲了你現在所得到的名譽與地位!我真的可以向上天發誓,我真的

  嘗試用心來愛你這位夫君,就算這些日子里我總覺得在別人的眼中,我們倆夫妻

  的巨大差別像似「一朵綻開的大鮮花插在一堆臭味沖天的牛糞上」。

  但是這始終是別人的眼光,根本就不能代表我心目中對你的敬仰、愛戀與珍

  惜。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我大學一畢業后就沒到外面去找份工作,一心一意在

  你背后做你的好妻子,專心真意準備爲你生下一男一女的溫馨四人快樂窩。爲什

  麽你可以變得如此自私?爲什麽你偏偏要破壞我心目中唯一的希望和美夢?黃友

  人!你讓我覺得自己越來越真的憎恨你!

  就在此刻,浴室內的花灑聲停了,浴室門子一開,馨妮一雙憎恨的目光直瞪

  著眼前的一個黑影,直到這個黑影一邊吹著口哨、一邊緩緩的走到床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