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你後天下午三點再來找我。”

  “是,我知道了。”

  我掛上電話,心情沈重地。隆哥染上病有一陣子了,在這期間我也多次去探望他,不

  時還會遇到嫂子。大嫂對這件事似乎也不太生隆哥的氣,總是溫順地照顧著隆哥;話說回

  來,是不是因為隆哥日子不多了,大嫂才對他那麼好呢?在那看似平靜的表情之下,大嫂

  應該還是充滿著憤怒,或更多的無奈吧?...

  我有些感慨,心裡感念著隆哥這些年來的照顧。

  大學畢業後,一進公司就遇上隆哥了。作為一位前輩,他實在是很難不讓人信服:做

  事極有決心與毅力,承受上級交辦的工作甚至是壓力,交付我們做事分配得井井有條,大

  上我們十多歲的隆哥甚至還跟我們一起吃喝玩樂,擔任公司一級主管的他幾乎是為他打造

  了屬於自己的人脈部隊,大多數人都真心跟隨著他。我們幾個同輩的年輕小夥子也跟隆哥

  花天酒地…了好些日子。多年以前隆哥就懂得遊戲化的重要,不以死板的方式工作,該玩

  的時候則是很懂讓我們體驗享受。

  倒是上酒店這件事,隆哥還蠻守傳統的。

  隆哥說過我很有識人之能。“我也混了不少年了,沒看過你這麼有天份的,小鬼。”

  “隆哥…你誇大了啦...呵呵...”

  “我說話有誇大過嗎?”

  隆哥手鉤上我的脖子,那是某個喝完三攤的深夜,

  “光從你挑酒店妹的眼光就知道你的本事...嗝!”

  “好啦,隆哥你先喝杯茶吧...”

  後來隆哥沒再提這件事,我也沒放在心上。但隆哥後來總在談完生意後問我:

  “你看老陳這人怎樣?”或是面試新人時總把我帶上要諮詢我的意見。

  “那個R大的妹仔還蠻正的喔?要選三個新人她選得進來嗎?”

  我面有難色地笑了笑:

  “隆哥,我們公司已經有兩個跑腿小妹了,再選一個會不會太明顯啊哈哈...”

  “開玩笑啦。你倒很冷靜嘛。”“這不是在酒店挑妹啊,哈哈。”

  ??說到挑妹,隆哥真的是超人。

  我記得第一次跟他到澳門時他像變魔術般地點價。

  “1.1K,1.9K,2.5k,那個要8k,不過你不夠帥他不會理你...”

  我們就站在路邊亂瞄,我瞠目結舌之餘真的去問價並無一不中。

  (要價8K的妹還真不鳥我)我當時以為隆哥真的只是很有天分和經驗而已,

  我真的那麼以為。

  “你來啦?,坐啊,跟你商討大事。”

  “是,謝謝隆哥。”

  即使已經很熟甚至親近了,我對隆哥還是畢恭畢敬的,當自己如同長輩的大哥看待。

  “阿文,你應該知道我日子不多了。我沒有兄弟姊妹,也沒有小孩,跟我最親的...大

  概就是你這個小弟了。你知道我一直把你當親弟弟看待吧?...”

  “是...”

  我有點心酸,雖然覺得隆哥像在交代遺言一般有些觸黴頭,但也不好阻止他說下去。

  “我一直覺得你能接我的位子。不只是你待人處事謹守分寸,更重要的是你有識人之明。

  你是個天生的領導者。”

  就算你這樣稱讚我,我也不會高興啊隆哥。我心裡這麼說著。

  “你聽好了,阿文。接下來我要把我的所有都傳承給你。這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不是周杰倫那個,是只有我們兩個才能知道的那種。”

  我開始覺得隆哥在胡言亂語了。我單膝跪在隆哥床榻邊,準備接好他的囑咐。

  “隆哥,要不要叫大嫂過來?”

  “不…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才能知道。”

  “是...”

  “你記不記得我第一次帶你去澳門挑妹?”

  “記得。”

  “那次百發百中的命中率,其實是因為我有小小作弊。”

  “作弊?”

  我心想隆哥還真行,那麼多的暗樁表示他的人脈之廣權力之大。

  “嗯,我用了秘技喔。”

  隆哥勉強笑了一下,臉色似乎又更蒼白了點。

  “我有陽帆之眼。”

  隆哥天外飛來一句。

  “...蛤?”

  “你知道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吧?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價。我可以準確地估出每個人

  的價。”

  “那這跟陽帆的關係是...”

  “蛤你沒看全能估價王喔,那節目很好看耶。而且我跟你說我這個能力在使用的時候

  ,真的會有那種:高一點、低一點的感覺喔...”

  我覺得隆哥應該是快不行了。我按了緊急按鈕請護士過來。

  隆哥仍在兀自喋喋不休...

  “喂你小子不相信我是吧。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跟你說:你聚精會神盯著對方的眼睛

  就能估出價錢!你就能買一個晚上!聽好了而且這有幾個重點!第一就是不能用來賺錢!

  你看過賭神對吧?不過這特異功能不用收功所以你可以罵髒話哈哈哈….”

  “吳志隆怎麼了嗎?”護士衝了進來,我轉頭對護士說:

  “他好像意識有點模糊了...”

  再轉回頭去望向隆哥時,他的手掌忽然覆上我的左眼!我下意識向後縮了一下,左眼

  一陣刺痛,一不注意就跌坐在地上。

  隆哥的手一軟,昏了過去。

  眼神(2)

  那晚之後,隆哥只再撐了三天。

  那晚之後,我老覺得左眼腫腫的,不知道是心理因素還是怎樣。

  有時候視線會突然失焦,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點年紀了還是真的有什麼陽帆之眼。

  我才35歲啊!雖然最近十年是玩得蠻兇的,但也不至於傷到眼睛吧...

  我忽然想到隆哥提到的使用方法。聚精會神地看...獵人看太多了吧,這根本就是凝

  啊!我笑了一笑,倒頭就睡。

  你以為隆哥會在夢中跟我相會嗎?才怪,而且我也不是年輕人了。

  隆哥的告別式很簡單,但來的人實在多得誇張。看來我不需要去照顧嫂子了,是說嫂

  子也算是個女強人,強打著精神和隆哥的多方好友交頭接耳,或許他們所說的,才是不能

  說的秘密吧?

  我和幾個同輩的年輕同事約了當晚居酒屋。大多是受隆哥照顧,我們伴著酒就開始歌

  功頌德隆哥的偉大之處。也許心情有些過於放鬆了,又或說是失去了憑藉,我覺得我們酒

  量都比平常更差了點,說話大聲了,姿態浮誇了,嘻嘻哈哈說著隆哥的好卻不知道是笑到

  泛淚還是笑著流淚。

  門口一個小個頭的OL推門進來,我們幾個狐群狗黨都自以為很隱蔽但其實

  非常張揚地視線齊射門口。靠。太正點了。在隆哥告別式這天這樣對嗎?

  不,或許這是我們對隆哥最為推心的致意方式。我們一夥人又自以為若無其事地

  將視線拉回來彼此互望,然後會心地爆出一陣大笑。

  哈哈哈...

  幹你媽怕別人不知道你色是不是...

  你裝什麼鎮定啊...(同時猛拍桌大笑)

  我雖然也跟著笑但卻更掛心剛進門的OL。因為她個頭很小,所以一下就被滿溢的客群給

  淹沒了,我聚精會神地仰頭張望,似乎看到了她頭頂的一搓髮頂卻又不是那麼確定。

  文哥動心了是不是?

  都說文哥是隆哥的接班人啊...果不其然!

  同事們又是一陣哄笑,我卻顧不得被虧地站起身來。

  平常我不會這麼失態的,但我現在卻站著直盯上小個頭OL。

  那是很明顯的覬覦,我盯上她時她也正好望著我。我心想完了,怎麼會這麼失禮啊我...

  這下她應該會嚇得跑掉了。沒想到這小女孩毫不畏怯地和我對望,我只感覺到空氣

  為之凝結。這不是在拍電影,但也不因為她美得讓人屏息,而是我竟然望著她視線

  逐漸失焦,像是在重新對焦一般...今天真的也太容易醉了吧我心想...

  不太對勁。我沒什麼搖晃感,頭也不重。像是對焦完成一般,OL的臉又清晰起來,

  只是頭上似乎多了很多圈圈...

  我定睛一看。那不是圈圈。是一個8,和三個0。

  是隆哥說的...陽帆之眼?

  我閉上右眼,數字更為清晰了。是8000沒錯。

  哇靠!我們文哥什麼時候變這麼瞎了啊!跟人家眨眼咧!!

  同事的喧嘩更讓我們這桌引人注目,但我顧不得這些。

  大家喝多了...散了吧。

  我邊說邊掏出皮夾,現金只有五千。

  文哥真的很急咧,要把我們甩開了啊,急什麼...

  我買單。我結了帳以後匆匆出門,離去前還不忘再盯她一眼。

  真的是8000。

  ??我衝出去提款,以防萬一還提了兩萬。

  我跑回居酒屋的時候一定很狼狽。幾乎所有客人都在看我。

  我故作鎮定走到OL桌旁,在她桌子對邊坐下。她的嘴角彎了起來,很敷衍的假笑。

  我好久沒遇到這麼瞎的搭訕方法了。

  OL以杯就口,雙眼卻直直地盯著我。我也盯著她,8000又跳出來在她頭上。

  我忽然想到就算這是陽帆之眼好了,就算真的有超能力可以讓人的頭上出現數字,

  那就代表是我的出價嗎?會不會是隆哥跟我開了個大玩笑?...

  但除了讓人出價以外,這數字還能有什麼用途呢...

  噗,我也很久沒遇到搭訕人還自己在想心事的。你到底是喝醉還是怎樣啦!

  她這次的笑容表比較真了一點,但表情還是稍冷漠。

  要不要...

  賭一把,我心裡這麼想著。

  要不要陪我...

  陪你?

  我吞了吞口水,

  要不要陪我一根菸?

  嗤,沒救了你,瞎咖。

  我看著OL收拾包包,買了單出門,我還愣在座位上發呆。

  出來啊,不是要抽菸?

  沒想到OL晃著頭邀我出門,我魂不守舍地跟著到門外。

  各自點了根菸,我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呼~~心情放鬆了點後,瞄著身邊的OL。

  怎麼叫妳?

  大叔,你都這樣跟別人搭訕的嗎?

  沒有啦...

  我望著遠方,像是從前隆哥總是喜歡望著遠方耍帥一樣,

  不同的是他真的很帥,而我只是個瞎咖。

  今天晚上要不要陪我?

  我的視線落在遠方,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像隆哥一樣的蠻不在乎。

  蛤?

  她驚訝地皺眉並張大嘴巴嘴裡冒著煙。

  八千。

  你真的很瞎。只見她狠吸一口菸後丟進水溝蓋裡。

  不要休息喔,我要過夜。

  幹。我心裡只有一個字,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