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公司週年旅行,又是一樣的節目─郊外燒烤會,要不是不能折現,恐怕湊不足人數成團。

  健雄已是第五年在此公司工作,抱著出來一走無妨、舒展筋骨的心情參加,幸虧有些活躍同

  事搞氣氛,旅途尚算愉快。

  今年選點比較偏辟,下車還要走半小時路,健雄負責攜帶食物的粗重工作,害得一路汗流浹

  背,到目的地時,急不及待渴下兩罐汽水,其他人各自圍爐燒烤,或許肚子太餓,一時只有

  嘴嚼聲和偶爾的鳥聲。

  剛才的氣水起作用,弄得健雄人有三急,想馬上找個地方解決,但要跑一段路才能遠離視線,

  到了一個小叢林,急急拉開褲練,足撒了半分鐘,完事轉頭就走,不到幾步,撞著一個女子,

  想閃身而過,女子又正想閃到這邊,被迫退到一棵樹旁,一時不好意思,低下頭來。

  這女子原來是健雄的同事潔珊,共事幾年,但不是很稔熟,樣貌普通,一直沒有引起興趣。

  潔珊早前瞥見健雄搬運食物時汗流的樣子,心起愛念,所以跟蹤到此。

  這時,潔珊看起來份外美,勾起雄的慾念。雄輕托起珊的下巴,深深吻下去,沒有絲毫反抗,

  漸漸不規矩,舌頭纏在一起,珊用手勾著雄的頸,雄則摟著珊的腰,慢慢探向其他部份。

  由於高度差異,雄要彎腰行事,感到很累,所以帶珊到附近的小草叢,要求躺下,珊初時有

  點猶疑,經不起甜言和慾念的衝擊,終於躺下,呼吸急促起來,弄得胸前起伏不停。

  雄馬上騎上去,用手解開珊的寬身恤衫,即時發現大秘密,一雙碩大的乳房,足可與時下艷

  星匹敵,雪白而有彈性,在乳罩烘托下,擠出迷人的圓球形,中間夾著一道深深的乳溝。正

  想將整件衣服脫下,看過大白,珊卻擔心被人撞破,只許和衣進行,雄解開乳罩扣子並掀起

  來,兩顆乳尖紅紅,微微翹起,忍不住馬上搓弄,一隻手也罩不過,無論搓向何方,都彷彿

  掙脫回原位,珊起初有點不自然,不一會只管閉目享受,乳頭已經硬挺,雄馬上撲下去吸吮,

  一道電流從乳尖奔流全身,珊興奮得想要浪叫起,但怕驚動他人,只得咬緊牙根,讓痛苦和

  快樂交煎。

  雄湊上珊的面,繼續熱吻,珊不停避開,苦苦請求:『快……干…我,得回……去!』雄聽

  不入耳,狼狼苦幹,珊不想耽誤太久而遭人發覺,自己緩緩脫下牛仔褲和內褲,早已濕透,

  可是雄仍沒有行動,更一進步替雄脫下褲子,掏出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雄開始抽送,手

  搓揉瀑漲的乳房,嘴在四處狂吻,忙得不亦樂乎,珊此時只害怕被人撞破,很想快點完事。

  『雄,快……點。在內面……丟…………也可!』

  抽送頓加快速和猛烈,不一會,一股精液射進小穴,雙方倒下來。

  珊推開雄,說:『你先回去,我隨後就來,別讓人發現。』

  雄穿回褲子,整理一下便走,途上回頭見到珊用紙巾抹淨身體,並開始扣上乳罩,意態撩人,

  有點意由未盡。

  兩人分別回到大隊,其後參加集體遊戲,雄正值盛年,很快恢復過來,玩來勁力依然。

  時間晚了,要得回去,女的先行離去,男的留下清理場地。

  雄完成工作後,很快趕上前隊,發覺珊有意放慢腳步,他倆漸漸走近,到達集合地點。

  今年喜出望外,公司安排空調旅遊車,各人都爭相湧進,健雄和潔珊施施然上車,裝作巧合,

  一起坐在後排。

  回程初時,大家還唱著歌,說著玩,不久大家太累,紛紛拉上車廉,酣睡了。

  健雄雙手交疊胸前開始睡覺,一隻手卻從腋下伸過去,觸碰珊的乳房,珊沒有抗拒,還拉上

  車廉,閉上眼睛,雄瞭解所以,放心撫弄,雖然隔著衣服,仍感到堅挺和結實,指尖飛舞,

  又搓又捏,珊只有緊握把手,腰枝挺直,呼吸急促,口微微張開,卻不敢作聲,動作越來越

  猛,胸前的鈕扣爭脫,乳罩和半個乳房暴現,雄更進一步,撥開乳罩,底下的乳尖翹起,擠

  了幾下,再撩弄乳頭幾下,珊全身抽緊,差點叫出來,健雄馬上縮回手,免得弄出事來。

  珊慢慢平伏過來,正想扣回衣服,怎知健雄撲向自己胸前,吸吮起來,一面想反抗,一面又

  捨不得,只好守望四周,當個把風,被雄又舔又吮,舒暢無比,不像先前的熾烈,恰像母親

  授乳,享受付出的快慰,不時用手擠捏乳房,想要把所有的母乳餵給健雄似的。漸漸覺得小

  穴濕透,而雄的肉棒亦已崩漲,這俯下的姿勢叫他不舒服,便起身伸手入褲把它扳正,不知

  是否因剝開衣服太久,珊不自主打了個噴嚏,他倆惶恐起來,各自整理衣服,幸好沒有驚醒

  他人,珊向雄搖了幾下頭,暗示不可下去。

  車子繼續飛馳,健雄不時從衣領窺看潔珊豐滿的乳房,有時忍不住會隔褲撫摸珊的大腿甚至

  陰部。車程彷是無盡,怎走也走不完,終於又按奈住,雄探手過去,解開珊的褲鈕,繼而拉

  下練子,白白的小褲留下剛才愛液的痕漬,既然不反坑,那就放心進攻,撫摸小穴和大腿根

  處,珊輕輕挨下身子,來個方便,此時來去無阻,愛液徐徐流出,沾濕雄的手指,使撫摸更

  加順滑,小褲越變透明,現出下面的濃密三角。

  此時到了第一個站,有幾位同事下車,雄只得停手,珊亦把褲子翻回,由於他倆是在最後幾

  站才下車,看來時間還有,不捨得作罷。車子再行,便急不及待動手,這次更過一關,手穿

  過小褲,直接插入小穴,輕揉地挖,愛液狂流,珊已是無力招架,任由擺佈,唯一可做是咬

  緊牙關,抵住呻吟。

  車子又停,他們又停,它再動,他們再動,已經無法自拔。如是者幾次,其他人終於下車,

  珊想應該還有十數分鐘,決心一干,慢慢從座位滑下,跪在地上,拉開雄的褲練,掏出肉捧,

  一口含入,大口大口吸吮,雖然位置窄狹,動作不便,車子又顛簸,口技卻十分高超,濕潤

  小舌舔遍每寸,弄得雄全身酥麻,用力按緊珊的頭,不能離棄,情況倒過來,雄要竭力抑壓

  浪叫。可能剛才曠持太久,儘管珊全力以赴,仍未能令雄發射,看來時間不多,於是將雄的

  肉棒夾在雙乳中間,雙手擠著乳房,不停套弄,又軟又有壓迫感,肉棒越來越硬,全身的血

  液都被吸進,珊擡頭看見雄欲死的表情,舒解剛才長時期被撫弄之苦,得意之餘,干來更落

  力,不一會兒,雄乏力拍了珊兩下,珊再含下肉棒,弄了幾下,雄抽緊腰,猛射數次,珊全

  部接下來,倒在一旁,含在口中,雙眼撩望著雄,才細細吞下,最後舔淨嘴邊殘留的。

  慢慢回到座位,拉回乳罩,扣好衣服,蓋回這雙殺人利器,再擦擦濕透的小褲,揉了幾下,

  彷是意由未盡,最從還是穿回褲子。而健雄則癱煥在座位,得靠珊拉上褲練。

  潔珊不久下了車,健雄漸漸恢愎過來,因離下車點不遠,忽忙整理一下,手提電話響起,接

  聽之下,原來是潔珊。

  『今晚我家沒人,可不……到來。』

  嚇得健雄魂飛魄散,心想是不是碰上吸精妖怪,來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