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一節

  「去東莞。」「四十五塊。」從票務員的櫃位拿了單程火車票心?又再一次緊張起來正如我一個朋友所說試了一次莞式桑拿你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價值觀會在打一兩次冷震的剎那間完全地崩潰我沒有打算懷疑他的說法所以我知道這張和諧號車票或許是一條不歸路的入場券

  這星期天氣很冷今天晚上亦不例外雖已身穿一件黑色長褸但在侯車月台亦感到一陣入骨的寒意在英國留學時氣溫會降至零度或以下但也不及這種不斷令我把外衣拉起遮掩面額的冷意不肯定別人所說廣東的風是否比較濕寒但感到冰冷可能是自己心虛所致

  自己之所以那麼緊張重視很簡單因為本人不是什麼食女王我屌過的西的數目三隻手指數得晒在這種情況下我知道我享受過的西的數量將在幾個小時內由三變成四以小數點後兩個位計算大大上升33.33%如果我是一隻深圳A股已經足夠漲停板所以你話唔撚緊張興奮就假

  還在月台侯車的我面上感受到有雨粉撲來一月的廣東省比較少機會下雨此場冬至過後的冷雨總覺得是老天對我太失望而落下的淚恍惚在哭著質問我“你還要去嗎?”此時列車到站我呼出一婁煙再把一根吸剩的純薄萬輕輕丟在地下踩一踩煙蒂揮一揮衣袖頭也不回走入和諧號車廂

  一章二節

  廣深和諧號是有劃位的我很有印象我的座位編號是30A一個不太吉利的編號如果座位可以彈鐘的話我會毫不遲疑地呼喚經理當然,我沒有那樣做

  第一次坐和諧號感覺跟英國的CrossCountryTrains很像不過國產的更寬敞腳可以伸得很直來回車廂的女職員也比想像中好看原來我也幾客觀對國貨沒有偏見

  週三晚的火車上雖然人不太多但坐下不夠半分鐘就有一個頗肥胖的中年男人坐了30C的位置就是跟我一位之隔

  他身穿一件有車路士隊徵的厚厚外套手上拿著一部ipad不用細想就明顯意識到他也是香港人也很有可能是跟我一樣去東莞叫雞的香港人週三傍晚七點向著東莞方向進發難道他會去書城嗎?這又令我聯想到日均運送十萬四千人次的廣深鐵路到底當中有幾多人係為了屌西已乘坐和諧號?如果只有1%其實已經有一千四十人足足需要兩班和諧號列車才能足夠一次過載所有乘客去叫雞想起也覺得壯觀

  我把張五常的<<重尋無處>>翻了幾頁卻發覺沒有心情細看原因有二因為我不想看了一個經濟學家的遊記後影響了自己遠行的思緒而且我驚覺自己原來正在坐倒頭車有點想吐

  40分鐘車程有點百無聊賴已經入黑沒有什麼風景可欣賞可言望出窗外只能看到我旁邊那個肥佬的反光倒影

  他依然玩弄著他的ipad表情得意洋洋的在玩推銀仔我覺得我窮一生思索也不會明白推銀仔這隻柒撚遊戲有什麼好玩他撥動金幣時時以食指或中指交錯拉動以他的身軀來說相當敏捷也不敢令我想到他一會兒之後又會以這種手勢來撥弄桑拿小姐或仁K小姐的外陰嗎?但我知自己想多了在坐倒頭車期間看肥仔推銀仔或幻想他推車也不是一個goodidea的確令我有點想吐

  這事亦令我想起動畫大師宮崎駿亦曾炮轟日本的年輕都市人太沉迷ipad他在火車上看到乘客摸弄ipad覺得極像自瀆當時覺得呢個老野咁講野係咪忽撚左我現在終於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對不起啊,宮崎駿老師

  一章三節

  在想吐的時候想一些美滿的事情會好過一點而且在這故事的第一章完結前也沒有什麼甜東西看你地班高登仔唔會讓我好過

  那時腦海中滿是手指跟外陰我就想起我的初戀情人她本身是純純的但一起了兩年之後已經互相調較得不錯中五graddin她穿了黑色連身短裙當時不算很流行但也著了高登仔們最愛的黑絲剛好那天晚上她家中沒有人唱K過後很多男性朋友葡萄地目送我跟她回家兩小時內跟她做了兩次之後抱著她看了X’mas錯過了的<>一直看到零晨四五時然後她又嚷著要多一次但我很坦白告訴她我已經根疲力盡她沒有強迫我只穿著內褲赤裸上身的她又再一次拉下自己的黑色綿質內褲到大腿然後用自己的手指把陰唇搓來搓去反來反去發出唔唔的低吟聲其實她很想深入一點我覺得她只是害羞已沒有把手指插去去她是阿仙奴球迷情迷皮利斯想不到她連自慰也很有阿仙奴的味道不斷在禁區外圍猶豫地猜來猜去

  這個情境我看多兩分鐘碌野不期然又再一次硬起來然後她很滿足因為不用麻煩自己的手指了我覺得我是巴迪斯圖達(那年他好像還未退休)一有傳送就猛烈炮轟

  事過境遷過了多年不知她喜愛的那塊陰唇是不是像明朝的農民起義一樣多年間反完再反反了就給鎮壓究竟有多少MK仔鎮壓過她呢?

  想著無謂的東西時間過得特別快車廂廣播告知乘客下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東莞我拿出我的生活態度4準備撥出兩個重要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