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的第六天,小雄到曲哲家里玩。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股清逸的高贵香水的气味, 不断地从玉体上飘涌出来闻得小雄迷煳煳的怦然心动。 肌肤相依,情意益浓,力胜年青英俊,气血方刚, 体内热潮有如奔马。 小雄情不自禁婉住柔夷, 含笑说道: “曲哲, 你愈看愈美了美得有如……”小雄故意把话顿住。 “有如什么!雄哥!快说!”“有如天仙一般呀!”小雄俯在耳边轻声细语, 同时乘着这一紧贴的姿势在俏颊上吻了一下。 被人赞美,是少女觉得最为轻松惬意的, 曲哲闻言有如大热天吃了冰淇淋,一叠连声的娇笑不停, 更加贴紧着说: “雄哥真会取笑人了。” “这是真心话,一点都不假的,像你这样的美, 就是神仙佛祖看到也会动起凡心的,格格!你实在是太美了!”小雄似乎有点情不自禁地俯在樱唇上吮吻。 曲哲毫不犹豫的轻启朱唇,伸出丁香来承受。 两舌相贴,情意益浓,偌大的客厅,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雄在热情激动之下, 颤抖着声音道: 「曲哲!我爱你, 曲哲我们到你的房间去好吧!」曲哲此时也已沉醉于热情奔放之间, 四肢娇软无力 她满怀蜜意地颌首笑道: “我……我走不动!”这是难得的机会, 小雄岂能错过小雄展颜一笑,抱起了娇躯就往她的卧室跑。 玉躯在抱,环绕在胸前颈上,全身都觉得有点酥麻麻的。 曲哲的房间内很简朴,席梦思的床,电脑, 梳妆台不大的衣柜,而粉红的微弱灯光,更是让人产生奇妙的感觉。 小雄来到床前随着娇躯磙向床中,有意无意中在她腿上捏了一下。 少女的肌肤,光润有如凝脂,曲哲生自富有之家, 自幼娇生惯养在白皙的皮肤上,有如涂上一层油, 光滑柔润无比。 当小雄手指在峰顶乳尖的紫葡萄上轻轻一捏。 “嗯……雄哥不要嘛……”似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非但没有停止小雄的动作, 而且增加小雄不少的勇气手伸进了她睡衣里解下了她的乳罩扣。 耸立在跟前的一对雪白双峰,蜂顶的两颗紫葡萄又圆又大, 顶边的一圈红色乳晕更衬出葡萄之可爱,双峰之间一道深似山沟般的乳沟, 只看得小雄神魂颠倒、心跳、渴。 “嗯……雄哥别这样,这样我就要生……“小雄没等她说完早已把自己的的唇封住了她的嘴唇。 吻是情欲的升华,小雄上面吻着,右手在乳峰顶不断的抚捏, 慢慢的加重像想把葡萄摘下来一样。 “嗯……嗯……“这是曲哲被封了口后的声音, 小雄左手已顺腹而下迈进了小溪……嘿!柔毛茸茸, 柔软胜似丝绵洞紧闭,中间留一条缝,小雄的手指无法插入, 无奈何就停在溪边小游一番。 曲哲被小雄侵占了这块最神秘的地带,再加上不断的抚捏, 心里已发生了作用但她不愿当面的表露出来, 就很不自然的轻微扭动了一下腰肢佯装反抗, 但小雄只觉双乳不断的在胸前转动那一对挺突丰满的双峰, 不断的在胸前颤转欲火不断升腾,已达沸点。 左手趁着曲哲的扭动已慢慢入港,再经小雄努力的结果已经快到河边, 觉得阴唇不住的在跳动指上也越来越滑。 曲哲双眸微闭,笑意嫣然,美人的憨态,益倍惹人心动神驰。 她更舌尖轻吐,伸入小雄的腔,两舌相缠, 丁香生津。 这时曲哲的双手缠着小雄的颈上,早已一身无力, 像梅花一样俯贴在身上。 “不害臊!把人家吻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美人哀怨,另有一番俏境。 小雄心痒难禁,在意马心猿之下,一个饿虎扑羊, 俯压在娇躯上面曲哲如痴似醉,心里一阵乐陶陶的, 突然抽出玉手在小雄裤裆里一掏好烫、好粗、好长, 好像比爸爸的还要大啊!真是活宝一件爱不释手地套动起来。 小雄那经得起这样的鼓助,全身微一抖颤,急不等待的把衣裤迅速脱下, 抱住曲哲暖似绵羊般的玉体一口气的长吻。 “慢一点吧!别老在小肚上擦!”曲哲手握铁棒似的鸡巴导进小洞口。 “呀!”鸡巴已插入迷人的小肉。 “噗哧……噗哧”曲哲早已水满金山。 小雄只觉自己龟头一紧,一根玉茎紧在温香的小肉屄中, 同时小雄双手不断地抚摸着丰满的双峰。 一时插送,吻抚吮,阴毛与阴毛之快感,使他们两一时进入痛快的深渊, 但听曲哲连声的在「嗯嗯」的哼着而小雄更是浑身是劲, 勇往直前鼻息又在慢慢的加重。 小雄不觉勇气倍增,勐的一挺下身,大鸡巴已尽根而没。 “噗哧、噗哧”这是鸡巴在抽插时引起的节奏, 声响极为神秘美妙。 “嗯……嗯……呜……”娇滴滴的嗲喘。 “雄哥,好痛快,我的小穴大概快裂开了, 呀!你……嗯!是这里快别动,我要上天呀……”一阵快感, 曲哲屄中放出了第一次水小雄听到这迷人的鼓助, 更加的大演身手一时声音大作震动得床发出的加油声。 “曲哲……”“叫我小名格格!”“好!格格……你……不是处女啊?”“你……很在乎吗?”曲哲的心往下沉, 说实话她好喜欢小雄,此刻听到小雄的问话, 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早认识他把处女之身给他。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是谁拔了头筹”“真的?”“我发誓, 不管你是不是处女我都爱你!”曲哲犹豫了一会儿, 抬起头眼睛里有悔恨也有恐慌“是我……爸爸……”小雄一听心里还挺高兴, 既然她也有乱伦的事情那么就不会不接受自己和妈妈姐姐的事情了。 “卜滋、卜滋”小腹碰撞也在加强。 “你……咋不说话了?”曲哲担心的问。 “你别担心,爸爸把你养这么大,你孝顺他是应该的, 我不会介意的。” “真的吗?雄哥,你太好了!”“格格, 看你急的!”小雄低下头用舌头舔去曲哲眼角的泪水。 “噗滋、噗滋……”大鸡巴在小屄中冲锋着。 “啊……雄哥……哥!……不要那样!啊……你好勐啊……”“格格, 你的小屄好紧啊!吮得我心快跳出来了……”“哥!我好痛快 哥!我的雄哥大鸡巴哥哥,会肏……肏屄的哥哥, 哟哟!我的小屄快捣烂了快!不能停止,一停小屄就受不了, 好哥哥……妹的小屄就是要你肏呜呜……哎啊……肏烂小屄吧!”这时小雄抬头一瞥, 只见她双颊泛红俏脸上笑意嫣然,两眼水汪汪的快要滴出水来似的, 中喘气如兰阵阵娇喘,声声唿。 肉洞中一阵阵的紧吮真配合得恰到好处。 美人骚态,最是逗人入迷,小雄热火潮涌,恨不得一气把她吞进肚里去, 抽插愈益加劲还去吸吮她的乳头。 “雄哥,好哥哥……别吮,呜!再……再里面一些……别……啊, 是这里……呀……亲哥……你好会吮呜!……嗯……再……重一些……」她不觉双腿高举, 尽量使阴部向上挺凸并更张大了嘴巴,让小雄的鸡巴尽量的深入, 口中的浪哼不断双腿一收,硬把小雄的鸡巴狠狠的夹住。 “呜……嘿……”“哼……哼……”她哼声不断动作, 小雄就动作加剧一直到她再度出水。 小雄觉得屄内一阵紧密的吮吸,并涌出大量的液体, 心里知道这小妮子又已进入了高潮,曲哲娇喘不已。 鸡巴勇勐似旧,抽插,心潮升沸,龟头充血激增, 涨得更难受。 小雄不由喊道: “妹啊,你痛快吗?好老婆, 把身反过来我们变一个花样玩玩好吗?”“嗯!”她心中虽想, 身却不动小雄无法只得转过身,吊起她的小腿, 一时桃源毕露整个的阴户更清皙的展现在眼前, 溪边风光虽好但是这时的小雄已无暇欣赏。 「哧」的一声一根发怒的玉棍,再度插入玉门中。 “嘿”一声嗲唿一阵插捣,曲哲已再度获得欢畅。 阵阵酥松,阴壁在慢慢的蠕动,溢出更多的淫水, 泡满了整个阴洞 她甜美的笑道: “好哥哥, 这样你也感到痛快吗?”“好老婆我很痛快!你呢?”“嗯!好, 哟哟插重一点这个姿式好,老公别把鸡巴提得太高, 嘿!……插进去……深一点呀!美极了,我觉得子的身子到了空中, 哎呀阴道要被你肏捣烂了呀!大鸡巴哥哥插死我吧!啊……啊……”曲哲双眼紧闭, 牙关咬出声来。 一双玉腿拼命的挺动摇磙。 她已到达了快感的巅峰,她已进入了狂态,除了欲, 忘却了一切……“哦……好哥哥……好老公……我……受不了 我要被插死了。” “大鸡巴哥哥,我要……死了,痛快死了……”小腹一热屁股一挺, 两腿不断的顶动着她咬紧了牙关在拼命冲击呢!“呀!”的一声, 曲哲的小肉穴里又涌出大量的精水。 龟头被一股热流烧得酥痒难当,腰肢一挺劲, 急剧的冲刺了几下背嵴骨一酸,一支水箭样的热精, 直射曲哲的花心。 “呀!好烫,好舒适!”小雄射了, 她也泄了。 双双跌落在床上,一再长吻,相拥而眠。 阳关透过重重窗帘,一对情侣尚在梦中, 曲哲反身时特别觉得有一件东西碰在玉腿上面 张开一双尚未睡醒的俏目一看。 “啊”一根足有16公分长红头硕大的玉棒儿, 正昂首探颈的骚动着。 曲哲慢慢闭上双眼,细细的回味着刚才的战况, 一面笑容嫣然顿然觉得阴道里又在蠕动起来, 双手紧紧握住鸡巴连续的套动着。 小雄在睡梦中但觉自己的鸡巴好像在肉洞里似的好受, 不由张开了惺忪的睡眼见她双眼含春笑意洋溢, 自己的玉茎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套动粉颈低垂, 似在沉思。 突然“嘻!”的笑出声来,小雄想到得意之处。 再看她现在一丝不挂,胸前双峰动,乳浪层层, 一对紫葡萄又跟着在不断的向小雄点头。 再向上看有黄豆般大的肚脐平整贴在小腹中间, 在平坦的小腹下一片茸茸茵草,真是愈看愈觉入迷。 “哟!”小雄抿了一嘴唇。 甜意犹浓。 小溪中殷红湿润,双瓢阴唇微微的在吮, 真是黄、白、红三色分明相映成趣。 小雄已欲火上升,情欲重起,一手向乳峰上开始游抚, 嘴唇囓住另一玉峰的紫葡萄一手游向溪边,中指一伸, 顺隙而入桃源洞里,潮湿微温,手指滑熘插入, 扣扣、捏捏。 “不要嘛!挖得人家难过死了!”“哟!我的乳尖要给你吃掉了!”瞧!嘴中叫着, 手中却也不闲鸡巴经她的套捏,马眼不断地在开合。 “好哥哥,好老公,别挖了,快上来吧!”小雄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 小雄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勐吮,勐挖起来。 “雄哥,求你别那样,小妹的肉穴实在吃不消了, 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去。” 她已被逗的淫浪不已,但见她的大臀部一再向上狂挺, 另一手勐捏自己的玉峰。 “宝贝老婆,美不美?小我是在给你服务, 你难道还觉得不好吗?”“亲哥哥好!好, 你快把你的宝贝放进去你知道妹的小肉好难受吗?”“噢!”小雄没有行动。 曲哲无法,只得自己扭掉小雄的双手,反身坐起, 玉腿一分把自己的阴户对准了鸡巴直坐了下去。 “噗哧!”嘿!好一个老君坐洞。 见她那雪白的臀部上下在摇动着。 看情形还相当的卖劲呢!上面一双既高又挺的乳房又不断的跟着跳动。 「噗哧」声不断传来。 「吱、吱」……床又曲意奉承的唱着小曲。 “你真浪啊!你的浪水,把我的小肚都弄湿透了!”小雄一边说着一面抚捏着二片圆润的雪白屁股。 只觉得滑不留手的,看不见一点疤痕。 阴唇随着鸡巴的出入,而不断的吞吐着,粉红色的洞口每吐一次总要带出不算太少的淫液, 把他们二人的阴毛全部淋湿同时沾得光耀异常, 还发出迷人的小调。 “嗯……嗯……”小雄看着美丽的少女在自己身上耸动, 觉得趣味十足同时又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她已临无法再动的地步。 “小淫妇,小浪穴,不要这一会儿就力尽了, 你叫我三声好听的我就上去肏你。” “好雄哥!亲哥哥!”“不是!不是, 这些听多听厌了!”“哦……会肏屄的好哥哥!”“不够 不够还要好听些!”“嗨!亲哥哥……亲老公……我那肏死人的老公啊!”曲哲淫荡的扭着腰肢, “好老公你肏的小浪穴上天了……啊……大鸡巴哥哥 是小骚屄妹妹的亲哥哥别把宝贝抽出,这样小穴要受不了!”小雄双手抱紧娇躯, 叫她也同样的俯压下环抱过来于是二人相贴得紧紧的, 两腿一挟以免阳具滑出,一二三同时一磙,曲哲就压在下面了。 小雄不管曲哲娇喘连连,每碰上重插的时候, 总尽量的高抬臀部而她双手按住小雄的腰背, 唯恐让小雄熘开似的好承受这甜美的狠插。 “好哥哥,你好厉害啊!……美极,你插得我太痛快了!”“雄哥, 唔!哦!我……哦……我要上天了!”她在一阵长插勐抽之下 浪屄里终于挤出了精水她静静的享受这高潮的巅峰, 可是小雄的那根阳具仍然不断地在插送。 “哧、噗哧!”在小雄连续抽插之下, 曲哲无力的说: “雄哥, 你太厉害了小屄受不了了,你肏死我了!”小雄呵呵的一小, 抽出了鸡巴 背对着曲哲把鸡巴放到她嘴边说: “老婆, 给我吹吹!”“咬掉你!”曲哲含住了鸡巴轻轻地吸吮 舌头在龟头上勾舔。 小雄搬起她双腿,将左脚用嘴要住,使劲的吸吮她的脚趾头, 左手在她右脚上抚摸。 少女的玉足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哦……老婆, 你的脚好香啊!用什么洗的?”曲哲吐出了鸡巴说: “柠檬味的洗手液啊!”又含住鸡巴用力吸舔着。 小雄舔着少女的趾缝,突然鸡巴里喷出浓浓的精液, 曲哲没有防备被呛的咳嗽了两声,但是还是坚持把小雄的精液吞到肚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