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騒母,浪姐,贱老婆我们带着姚瑾萱到姚菲家, 姚菲光着给我们开门一开门姚菲就愣住了,就光光的站在门口, 我也来不及给她解释了就把姚菲推进门,然后带着也是蒙着眼睛的姚瑾萱进了门。 我先让红毛他们带着姚瑾萱坐到沙发上, 然后搂着姚菲进了卧室。 姚菲浑身发抖,「那,那,那是我女儿」我一边把蘸了冰的手指伸进姚菲的屄?, 一边摸着她的屁股「知道又没有血缘,你是她后妈」姚菲一把把我推开「你是故意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笑嘻嘻的说「你女儿说的 不要紧的你女儿都不怕,你怕啥,再说是女儿要来的」姚菲屄?的冰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胡说我女儿是警察,你们怎么对付她的, 她不可能自愿给你们玩的!」姚菲一边说一边扭动身体。 我上去搂着姚菲,这时她已经不再排斥了, 「绝对是自愿的你看看你女儿的屄就知道了, 她没怎么交过男朋友吧你看她的屄已经黑了, 奶子也黑了你是过来人,还不明白吗?」在我说话的时候, 姚菲身体在我怀?逐渐软了我抱着姚菲,把她放到床上, 然后让红毛她们进来操姚菲我出去到沙发上抱着姚瑾萱, 一边温柔的揉着她奶子一边舔着她耳垂「宝贝, 你刚才被小流氓操的时候真骚」。 姚瑾萱靠在我怀?,「一个女警察被小流氓操, 这种对比好刺激但是这样刺激都到不了高潮, 还是你好每次都能把我操到高潮」我一边舔着姚瑾萱的耳朵一边说, 「那我以后给你安排更刺激的吧」姚瑾萱说: 「你介意我被别的男人玩吗」「我喜欢你 和你被不被别的男人玩没有关系。 正因爲我喜欢你,所以才会帮你安排更刺激的操屄, 我就喜欢你骚浪的样子。 」姚瑾萱依偎在我怀?,「只要你喜欢,要我怎么都行, 要给我谁操我就挺屄给谁玩」我拉着姚瑾萱到卧室「那看看现在给你安排的够不够刺激」我说着勐的把蒙在姚瑾萱眼睛上的内裤给掀开。 姚瑾萱一下看到了四个刚刚玩她的流氓正在大力的干着她后妈, 正要惊唿就被我用手捂住了嘴然后我把姚瑾萱又拉回客厅, 「怎么样这次安排够刺激吧」姚瑾萱还没回过神「你们把我妈也给玩了」我把姚瑾萱抱到沙发上「你妈就是刚刚对你说的那个要当我们性奴的律师」姚瑾萱在我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抚摸着姚瑾萱「你妈已经看见你了也知道你被我们操了。 」「你们太坏了」「想想端庄的美女律师被小流氓操是不是很刺激, 再想想平常抓流氓的美女警察被流氓操是不是很刺激 要是端庄的一对母女同在一屋被小流氓操是不是更刺激」「你们太坏了」姚瑾萱还没缓过神来 又重复了一句。 「你不是说我给你怎么安排你就怎么玩吗」「但是我也没说要和我妈一起被你们操啊」「这样玩才刺激啊, 放宽心吧想想你妈好久没被操了,你妈也有需要, 对吧」我花言巧语的安慰着姚瑾萱「你就放开心, 一起玩一次要是觉得不好,下次不给你安排这样的了, 不就行了我这样安排主要是想你刺激,开心」姚瑾萱不说话了, 我成热打铁把姚瑾萱拉进卧室放到姚菲边上, 「妖妃我带窑姐来一起操」说着就在姚菲边上操起了姚瑾萱, 姚瑾萱刚刚虽然被红毛他们四个操了但是一直没高潮, 早就高潮一次了而姚菲好几天没被我们玩了, 现在被红毛他们的鸡巴搞的已经浪叫不止。 红毛他们开始一边操姚菲一边挑逗「你女儿刚刚要当我们的窑姐, 现在看看到底谁更浪」蓝毛过来和我一起操姚瑾萱 我把姚瑾萱的腿扛起了操她骚屄蓝毛从后面操姚瑾萱的屁眼, 我扛起姚瑾萱的腿一方面是操的更深另一方面是让姚菲能清楚看到我的大鸡吧是怎么操姚瑾萱骚屄的。 一轮下来我把姚瑾萱操的高潮连连,而姚菲则被红毛他们操的欲火难耐, 姚菲一方面好几天没被我们操了一方面被我涂在她骚屄?的冰搞的性欲高涨 就需要高潮来解冰已经不管边上是不是女儿了, 求起我来「好哥哥快操妹妹吧,让妹妹高潮, 让妹妹干什么都行」我对红毛使了个眼色 红毛会意了说「让你高潮肯定没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喜欢上母女一起玩了, 以后要是玩就你们母女一起」姚菲现在爲了高潮已经顾不了了 「乖女儿以后我们一起给哥哥们玩」姚瑾萱本来就是一般的操逼满足不了她的, 现在姚菲已经放开了发骚了,她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好啊, 妈你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你高兴,女儿随时挺屄给哥哥们操」我指示红毛他们射到姚菲和姚瑾萱的嘴?, 然后让她们磨镜子接吻相互吃对方嘴?的精液给我们看。 姚菲和姚瑾萱一边吃着对方嘴?的精液一边扭动身体, 奶子相互拨弄屄在一起摩擦看着这对母女一起骚浪成这样了, 我挺着鸡巴操进姚菲的骚屄向打桩机一样的大力操起来, 我把姚菲操到高潮后让这对母女69舔对方骚屄?的精液, 然后我和红毛站着开始操她们操一次骚屄拔出鸡巴的时候再操进另一个美女的嘴?, 从嘴?拔出鸡巴再操进另一个美女的骚屄?这样的玩法让这对母女浪叫「……大鸡巴操的妹妹好爽……妈你舌头……舔的骚屄……好舒服啊!好女儿, 妈也被你舔的爽死了以后……要给哥哥……做小母狗……做性奴一样啊!」姚瑾萱一边骚浪的晃着大屁股磨蹭着姚菲的脸, 一边淫贱的浪叫: 「我被……哥哥……还有……好多流氓……操了 人家的……骚屄和……屁眼儿……被他们……操的……好爽 人家还……答应……给他们……操一辈子。 人家……回来……的时候,他们……不让……人家……穿底裤, 让……人家……光着大屁股……回来人家……就……把底裤……送给……他们……骚屄和……屁眼儿?……夹着……精液就……往回走了……有好多人……都……看到……人家骚屄……和屁眼儿?……夹着精液……和……哥哥……还有红毛他们……走在一起, 他们……都看到……人家……下贱的……大屁股……和不要脸的……骚屄了…………太不要脸了……以后哥哥让让别人的大鸡巴……干我……我都会随便让谁操 求你们……狠狠……操……以后哥哥要操还是让我给别的鸡巴操……………………我就分开腿………………………………挺着屄给谁操」操到半夜 我让红毛他们先走我搂着满身精液的姚瑾萱和姚菲睡了。 第二天一醒都到中午了,姚瑾萱还睡着我怀?, 姚菲已经起床了。 我下床来的客厅,就看见姚菲穿着睡衣在做饭, 姚菲看见我来了「昨天玩的太疯狂了我做几个菜给你补补」我从后面抱着做菜的姚菲「来把睡衣脱了, 我就喜欢看光光的」姚菲大方的脱了睡衣 做好了饭我才把姚瑾萱叫了起来,抱着姚瑾萱来到饭桌前, 让姚瑾萱坐在我腿上一对母女就这样被我操服了。 吃饭的时候,姚瑾萱基本上都是我喂的, 而姚瑾萱则搂着我的脖子安心的光着身子在姚菲面前享受我的喂饭 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 姚菲看着我们这样「你们不会告诉我在谈恋爱了吧」。 姚瑾萱幸福的点了点头,姚菲不解的问道「那你还让其他男人操她」我分开姚瑾萱的双腿, 「看看瑾萱的屄现在一般的性爱已经不能让瑾萱满意了, 虽然我能把瑾萱操到高潮但是瑾萱不能感到刺激, 正是我喜欢瑾萱所以我会让其他男人来一起玩瑾萱」说着我把姚菲也搂了过来 「那是不是我安排的淫乱派对你们都无条件参加呢」两个女人同时吻了我一下 「昨天说你要我们怎么操怎么骚浪就怎么玩, 你们不是都拍摄了下来了吗被你拍下来了, 我们好怕你把片子放到网上那只能你说怎样就怎样了」「好, 休息一个礼拜周末我带你们玩更刺激的」两个美女同时说「好」我笑着说「到时候会更刺激, 更淫乱但是先说好了,到时候可不能和昨天一样啊, 要一开始就放开了玩」过了一周又到了周末, 我和婉儿计划好婉儿先去让林雨凡家,先开始调教林雨凡夫妇;我晚上和姚瑾萱、姚菲吃了晚饭来到林雨凡家。 来到林雨凡家小区,姚菲和姚瑾萱就知道今晚的目的地, 都开始犹豫起来了。 我搂着两个窑姐,「既然来了,就开心的玩, 而且屋?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淫乱了」我推着两个窑姐到了门口 一按门铃林雨凡光着身子来开门,「妈,姐, 你们来了快进来」我们进了屋,就看见林雨凡老公跪在沙发前给婉儿舔脚, 林雨凡老公看见我们来了一边舔着婉儿的脚一边招唿说「妈, 姐你们来了这个周末就让我们一家人好好淫乱快乐起来, 这是我认的干妈婉儿刚听干妈说你们要来,我一想一家人在一起淫乱, 我好兴奋」我把姚菲和姚瑾萱推到屋子中间 说「贱王八来把你妈和你姐的衣服脱了」我走到林雨凡身后, 说「婊子凡把腿分开,让你妈和你姐看看你被鸡巴操黑的骚屄」。 林雨凡把腿分开一边摸着浓密得分屄毛, 一边晃着屁股「妈姐看看我白白的身上的黑屄, 被好多鸡巴操过被好多鸡巴操好爽,就让我们一起来个淫乱的周末」姚菲和姚瑾萱的衣服被林雨凡老公脱光后, 我让林雨凡老公干姚菲「贱王八,你不是早就想操你的后妈和你姐了吗, 今天就满足你的愿望先操你后妈」我把姚菲抱起来, 说「不是听说你们特意一间很有淫乱气氛的房间吗?到那个房间去操不是更好吗。 」林雨凡老公说「在二楼,房间还专门作了隔音, 在?面怎么玩外面都不会有人知道的」「那还等什么, 去二楼玩啊」我抱着姚菲婉儿和姚瑾萱一起嘀嘀咕咕都跟着林雨凡老公到了二楼, 进了房间就看见整个房间摆满了床埝上面凌乱的放着林雨凡老公收集的兼职妓女的内裤、奶罩。 我把姚菲放到床埝上,「待会让你儿子来操你, 他鸡巴太小估计是满足不了你,他操完了, 我在送你到高潮。 来贱王八,来操你妈」林雨凡老公趴在姚菲腿裆?开始舔姚菲的骚屄, 姚菲也就是扭动了几下就开始享受贱王八的舔弄。 林雨凡拿了几个震动棒,还没进门就听见门铃响了, 放下振动棒说「我去看看是谁」说着也没穿衣服就下楼了。 婉儿和姚瑾萱则把我叫了过去,婉儿说姚瑾萱很喜欢我, 想当我女朋友问婉儿愿不愿意婉儿说她和我就是合作伙伴加炮友, 只要我没意见就行但是不管以后成不成, 都要组织参加淫趴。 姚瑾萱就问我愿不愿意当她男朋友,我毕竟通过婉儿才操上姚瑾萱的, 虽然是愿意但是当着婉儿的面也就点了一下头, 算是表示愿意婉儿对我说「那以后可要经常来操我呦」我们正说着, 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光着身子的林雨凡带着一个穿着警服的漂亮女警察上楼来了, 漂亮的女警察来了就说「我接到群衆举报说这?在搞聚衆淫乱, 看来真是这样」吓我一哆嗦姚瑾萱也变了脸色, 姚菲把贱王八推开就去找衣服没想到衣服在楼下, 只能胡乱的摸了件妓女的内裤就开始穿。 女警察看着姚瑾萱「姚队长,没想到你也参加这种淫乱聚会」姚瑾萱看着漂亮女警察「李媚你你你, 怎么来了不是你想得那样」这时就看见这个叫李媚的女警察笑了起来「有这样淫乱的聚会, 队长也不叫我就自己来爽了啊」婉儿拉着李媚说「这个美女是和林雨凡一起兼职当婊子的骚货」姚瑾萱不相信的看着李媚「你兼职当婊子了?」李媚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我是白天扫黄 晚上骚黄当了婊子才知道当婊子是多爽的一件事」看到李媚也是来被操的, 我松了一口气对婉儿说「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你看把大家吓的」婉儿说「呵呵这不就是给大家调节调节气氛吗, 呵呵贱王八你继续,好好安慰一下你后妈」看到自己的同事竟然比自己还骚浪, 姚瑾萱也放开了「死妮子,你吓死我了」说着作势要打李媚, 李媚猫腰躲了一下「队长都是自己人了,以后要多关照关照我呦」我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然后把电话给姚瑾萱「女的多,男的少,来给上次操你的那几个流氓弟弟打个电话, 叫他们一起来玩要说的和那天一样骚呦」姚瑾萱拿着电话, 看了一眼上面存的名字是红毛一接通就发骚的说「红毛弟弟, 我是窑姐啊窑姐现在屄好骚,好想让弟弟带人来操窑姐, 今天还有你们的性奴女律师还有我弟媳妇, 还有我一个同事都是美女骚货,弟弟快带人来操我们」红毛一听有这么多美女, 说马上就来。 林雨凡走到被自己老公正舔着骚屄的姚菲面前, 「妈你比我还骚啊,我就是天天去当妓女卖屄, 你竟然当他们的性奴。 」姚菲说「啊啊啊,被他们操的太爽了, 妈也是没办法啊啊啊啊」红毛带着绿毛他们来了, 听说李媚也是警察就要求李媚和姚瑾萱穿上警服给他们操, 绿毛和蓝毛分别操上了李媚和姚瑾萱。 红毛和紫毛把婊子凡按在姚菲边上开始操起来。 「婊子凡,当着你老公的面儿操逼,感觉爽不爽啊?」红毛一边操着婊子凡的骚屄、一边淫笑着问道。 「那窝囊废……算什么老公?和红毛你……比起来, 他连男人……都算不上!只有你这样的……大鸡巴男人 才是我老公啊!」婊子凡双手紧搂着红毛的脖子 一脸兴奋的说道。 「大鸡巴男人这么多,难道他们全是你老公?」红毛健硕的身体, 整个压在婊子凡的身上一边打桩似的操干一边说道。 「只要……大鸡巴男人想,我就……当他们是……老公伺候啊!」婊子凡双腿大张, 骚屄迎合着红毛一次强过一次大操干的同时大声回答道。 「哈哈哈哈……你他妈的可真是一个大骚屄, 没想到竟然想给所有大鸡巴男人做老婆。 那你现在的老公呢?」红毛一边操着婊子凡、一边挑衅似的看着贱王八说道。 「那个窝囊废……算个屁,我的屄……就是给你们……大鸡巴男人操的!那个鸡巴跟……牙签儿似的废物, 只配……跪在地上……看你们操我的大骚屄啊!以后不但要你们操我骚屄 也要你们操贱王八的妈和姐」婊子凡一脸骚浪的挺动着骚屄 大声的浪叫着喊道。 「哈哈哈哈……贱王八听到了吗?你老婆说你是个窝囊废, 只他妈的配看我们操她的骚屄啊!不过你妈和你姐都被我们操过了」红毛一脸轻蔑打得看着贱王八说道看着红毛压在婊子凡身上不断耸动的身体 贱王八大喊「使劲儿操操我的骚屄老婆!把我老婆的骚屄操烂吧!「我老公娶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骚屄……在当卖屄的婊子, 我骚屄不但操起来爽还……怎么都操不坏!今天晚上……你们就……尽情的操吧!你们的大鸡巴……全都要在我的屄?……下种, 如果……我能……生个野种你们以后……全都是我老公啊!」婊子凡双手紧搂着红毛的身体, 大声的叫道。 「好!我他妈的就给你下种……搞大你这个贱货的肚子, 让你他妈的生个野种!」兴奋不已的红毛 身体几乎是整个压在了婊子凡的身上大力的操干起来。 「红毛……我的亲汉子……我的大鸡巴奸夫, 咱们转个身让那个大王八……好好儿看看, 真正的男人……是怎么操逼的!让他看看……你的大鸡巴……是怎么在我的屄?下种、让他亲眼看看……你是怎么……搞大我肚子的!」婊子凡兴奋至极的大喊道。 这样的要求红毛则那么可能拒绝?抱着婊子凡转身之后, 两人的屁股就朝向了贱王八红毛粗大的鸡巴在老婆骚屄?抽插和紫毛鸡巴在婊子凡屁眼?操的情景, 清晰的展现在了姚菲和贱王八的眼前。 「窝囊废,好好看着,看看真正的男人怎么操女人、看看我的大鸡巴怎么给你老婆下种、看看我怎么搞大你老婆的肚子、看看我怎么把你老婆奸成我的女人!」红毛一边大吼、一边更加疯狂的大力操干起来。 婊子凡拼命向上迎挺着骚屄,享受着纯粹的肉体快乐。 鸡巴操着姚瑾萱,李媚,婊子凡发出「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哌唧哌唧」的鸡巴在骚屄?抽插声让整个屋子充满淫靡的气氛, 听着这声就让人兴奋。 我抱着婉儿站在开始操了起来。 「姚大队长、姚大骚屄,老子射啦!老子全他妈射进你的屄?」在姚瑾萱的骚屄紧夹下, 蓝毛粗吼着把浓密、粘稠的精液不停的灌进了姚瑾萱的身体。 在射精的时候,蓝毛拼命的把粗大的鸡巴顶进姚瑾萱的骚屄深处, 然后剧烈的抖动着屁股。 当蓝毛把全部精液射进姚瑾萱骚屄深处后, 他才一脸满足的抽出了鸡巴。 「绿毛,你可真厉害,我被你操的快死了!你的大鸡巴是把我彻底操服了。 」李媚一边娇喘着、一边兴奋的说。 「哦?那李大美女的意思是,你的骚屄以后就尽情的给我奸喽?」绿毛一脸傲慢的对李媚说道。 说完后,他一脸自豪的看向了其他小流氓, 眼中的神色似是在说: 「看到了吗?没女刑警被我操服了 以后这贱货就随我玩儿了。 「我的屄不但给你随便儿奸,我的人也要做你的母狗, 我李媚以后就他妈的是你绿毛胯下的一条母狗!」李媚一脸淫浪的对红毛说道。 我和婉儿今天操的也特别爽,几乎是同时到了高潮, 高潮后我和婉儿想拥倒在床埝上,婉儿悄悄对我说「明天你找我一下, 我把那种喷剂给你你看看能不能分析分析, 以后我们自己配药这样以后就可以离开黄毛自己干了」六、屄骚只要我鸡巴我拿着婉儿给我药剂, 在实验室里分析还好这个药剂没加干扰素,很快我就分析出了成分, 原来药剂主要成分是一种小分子的麻黄碱和吗啡混合 但这种喷剂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只有第一次使用让女性高潮后混合鸡巴分泌物和女性高潮分泌物一起, 才能形成很深的高潮记忆只有形成了高潮记忆, 才能在这种喷剂的刺激下再次高潮。 分析出成分后,我开始改进这种药剂, 我的想法是通过改进配比让药剂一次使用终身记忆 经过一周的实验我把生物硷合成进奥美定里, 再加入少量的甲基苯丙胺、苯丙胺以及盐酸氯胺酮来强化阴道、阴蒂、子宫对特定鸡巴分泌物的记忆 从而达到自要喷了药的鸡巴插进去不需要高潮就能达到依赖的效果 而且加了甲基苯丙胺、苯丙胺以及盐酸氯胺酮后 只要鸡巴插进去女人就会有强烈的需要操逼的需求。 改进好药后,婉儿给她起了名字「屄骚要黑鸡巴」, 这个黑可是特指我的。 我和婉儿决定要试试这个药实际效果是不是和理论一样, 决定找个机会试试也巧一次去姚菲律所找姚菲, 看见里有个叫诺澜的女律师很是漂亮178CM, 身材很棒。 就和婉儿找姚菲商量,姚菲说这个诺澜据她观察就是个骚货, 每天上班不是穿红色丝袜就是穿紫色的不像其他律师都是穿肉色或是黑色比较正常的丝袜, 虽然没听到诺澜有什么八卦但是从美国这样比较开放的国家留学回来应该不会是什么淑女, 我们商议了一个计画。 没几天姚菲把诺澜叫到她办公室,给了诺澜一个档袋, 说有个小案子委托人叫黑子和一个美女发生了性关系, 当事人都没意见就是女性的朋友老是要提告强奸。 诺澜说,「啊, 强奸案啊!」姚菲说: 「我看就不是强奸, 当事人自己都说被黑子干的太爽了而且想以后常常被干。 」诺澜听到姚菲这样说,好惊讶,「什么情况, 说的这么大胆 那还告什么强奸!」姚菲指着档袋说: 「不是说了吗, 当事人没意见就是当事人的朋友老是说是强奸吗, 这样你找黑子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诺澜拿着文件袋出了姚菲的办公室,姚菲看着诺澜那漂亮的小嘴, 想着我的黑鸡巴插进诺澜小嘴的样子屄又开始流水了, 姚菲给我打了电话说按计划办好了然后又说让我快点把诺澜拿下, 后面好干她骚屄。 诺澜按照档里的电话和我联系了,约我见面, 我就说由于是涉及到隐私所以不方便到公众场所, 还是到我家里诺澜没有意见,就约下午在家里见面。 诺澜在看档的时候,也开始幻想是什么样的鸡巴把女人干的这么爽, 都能公开说以后还要被干想想自己在美国群交, 和黑人操逼兽交都玩过,回国后都对性没什么新的期待了, 现在有一个特别会玩的鸡巴要是能体验一下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屄开始湿润了。 下午约定的时间,我听见了敲门声,我应了一声, 拿着我新研发的药对着鸡巴喷了几下然后去开门, 就看见诺澜一身套装下面大红的丝袜配着红色的高跟, 我暗想这那里是来了解情况简直就是来被干的。 「是诺澜老师吧,快请进,我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诺澜进来后,就问我情况,「给我的资料太少了, 你先说说你们在那里发生的性关系。 」我说就在酒吧里,而且是她走路的时候无意吧就洒在我裆部, 帮我擦的时候感觉我鸡巴大看我眼神就变的不一样了, 她给我擦了后不一会就坐在我边上,然后我就搂了她, 揉了她奶子后来就和她到酒吧的公厕里操了。 诺澜说就搂了人家,人家就愿意了,我说搂和搂不一样, 要不你扮一下酒吧美女我演示一下,诺澜说好, 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我坐在诺澜边上,搂着诺澜的腰手顺着衣服向上摸到了诺澜的奶子, 然后调整了体位用大鸡巴顶诺澜的屁股刚揉了两下诺澜的奶子, 就发现诺澜的奶子硬了我立刻把另一只手摸向诺澜的屄, 从套裙下面伸进去发现诺澜穿的是连裤袜各种连裤丝袜用力揉诺澜的屄, 第一把摸上去就发现诺澜的屄已经流水了内裤丝袜都湿透了。 诺澜回国一年多都没操过屄,被我一挑逗就发骚了, 竟然转过身开始脱我的衣服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开始撕扯诺澜的衣服诺澜把我脱光了,我则把诺澜的上衣扣子扯了, 露出戴着红色奶罩的大奶子我把奶罩向上推到奶水上方, 把诺澜的套裙扒了下来拽着诺澜裆部的连裤袜用力扯开, 然后把里面黑色的T裤拨到一边扛着诺澜的腿开始用大黑鸡巴操进骚屄里…… 我斜蹲在沙发下面, 诺澜头枕在沙发扶手上我每一次插进骚屄,诺澜穿着红色高跟的脚都跟着不断的晃动, 我鸡巴插进诺澜骚屄能感觉到诺澜阴道的收缩 我知道药效和我估计的效果一样了我开始有意识的小幅度往后移动, 这样每次鸡巴就不能插到诺澜骚屄的最深处 我向后移动诺澜就把屄向前。 最后诺澜也不枕在扶手上了,用手支撑在沙发上, 挺着屄向前迎合我的抽插诺澜半直立的身子让我的大力抽插更方便, 每次抽插不但能让诺澜穿着红丝袜和高跟的腿乱晃 还让诺澜的两个大奶子乱抖。 随着我的抽插,药效已经完全发挥了。 诺澜骚浪的扭动着屁股迎合我的鸡巴, 风骚的说道: 「啊……黑哥你……操得我舒服的不得了, 我现在总算知道了……那个女的为什么愿意给你操了……哦……抱着我……的大屁股……使劲儿操……我的骚屄……好喜欢你的大鸡巴啊!……你的大鸡吧太棒了……比在美国操我的黑人的鸡巴还厉害……」可能是诺澜好久没操屄了 一会就浪叫着到了高潮诺澜的骚屄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 屁股一抖一抖手在也撑不住了,身子软软的倒在沙发上, 喘着粗气对我说「黑哥你太厉害了你的鸡巴虽然没有黑人的大, 但是每次拔出鸡巴我整个阴道都酥麻每次你插进来阴道都酥麻的感觉就没了, 高潮的时候整个屄都前所未有的舒服」我把鸡巴从诺澜屄里拔出来 放到诺澜面前「骚货,你爽了,我鸡巴还硬着呢, 没想到你个被黑人操过的骚屄这么不耐操。 」诺澜盯着我的鸡巴,「不是我不耐操, 是你太厉害了我以前在美国还和狗操过, 都没有这么快到高潮。 」「什么,你还被狗操过?」「有过几次和黑人群交, 黑人操过我们就让他们的狗干我们。 」我从诺澜的话中听出了味道,「我们, 还有谁?」诺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们律所的杨娟, 我和她在在国内就是同学在美国也是一个班的, 参加性趴也都是一起。 」「靠,你们还真放的开啊。 」「那有什么,聊斋上都写过犬交。 」我回忆了一下,聊斋的《商妇》写的确实是犬交。 看诺澜这么放的开,我也就不按原计划来了, 直接拿出电话「骚货,既然还原上次的情景, 那就彻底还原一下上次在酒吧操的时候, 还有我的几个小兄弟一起操的现在我,不你和他们说, 就说你是个骚货让他们来操你。 」说着,我把电话拨通后递给了诺澜,诺澜拿着电话, 「你好我是黑哥的骚货,现在骚货想请你们来操我。 」红毛早就在我家附近等着电话了,接到电话后没5分钟就来了。 红毛敲门的时候,我的黑粗鸡巴正被诺澜漂亮的小嘴含着, 诺澜不但给我舔鸡巴还把蛋蛋含到嘴里, 用舌头不断的舔。 我拍了一下诺澜的屁股,「贱货,去开门。 」 诺澜起身,扭着屁股就去把们开了。 红毛他们看见诺澜这样的美女光着身子给他们开门, 「老大真有本事啊,又干服了一个美女啊, 看来跟着老大混是跟对人了。 」我把诺澜拉过来,分开诺澜的腿, 对红毛说: 「那你们要好好干我们美丽的女律师。 」 我心里明白,让红毛这样的小流氓来操诺澜, 只是让诺澜心里更骚浪他们是根本不能把诺澜干到高潮的。 红毛蓝毛把诺澜按在落地窗前,紫毛躺在下面操着诺澜的骚屄, 红毛和蓝毛一个从后面操着诺澜的屁眼一个在前面玩着诺澜的嘴和奶子, 绿毛就拿着DV一边拍一边不时的摸摸诺澜的奶子。 诺澜也不断的扭动身体,挺着奶子去迎合红毛的鸡巴。 我坐在沙发看着他们淫荡的表演,拿出一只烟, 点烟的时候看见对面楼上的窗前一男一女也在操着屄, 一边操一边看我们这里淫荡的群交我点着烟, 走到窗前看着对面的操屄的男女女的30左右, 身材、相貌和林雨凡比较像但是她那个老公的性能力差了好多, 也就5分钟就射了半天也没再硬起来。 他老婆羡慕的看着诺澜被几个小混混轮流操, 并且在窗前毫不避讳我的手淫起来。 她老公在一边看看我们这么看看他老婆手淫, 不过看的出来他们两个的感情很好。 我向他们点头示意,他们也向我笑笑,我进一步的做了个去他们那里的手势, 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说了几句,就向我做了请的手势。 我在手指上涂上了药,鸡巴上也喷了药, 穿好衣服到他们家去了。 到了他们家,他们夫妻也就简单的穿了睡衣, 聊了几句我知道老公叫林强是个大公司的高管 三十三岁。 妻子于丹丹是个公务员,三十二岁,看起来是御姐范。 我叫他们林哥、御姐,通过交谈我发现林哥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 于姐则是个温和、恬静的知性美女,原本于姐是个很重视贞洁的女性, 但是结婚八年后的现在已经被林哥教成了淫女了。 林哥有着严重淫妻癖。 我告诉了他们刚才我们们轮流操的美女, 今天第一次被我们玩就玩的很骚浪。 林哥一听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于姐也告诉我,以前他们虽然也幻想过,但是从来不敢实施, 怕毁掉现在的生活。 我看了一下林哥说: 「要不林哥你到对面是干一下美女律师, 我和于姐聊聊等会过去给你惊喜。 」林哥看了一下于姐,于姐没表态,我就给红毛打了电话, 让他接待林哥玩一玩诺澜。 林哥走后,我抱着于姐,把涂了药的手指伸入于姐的骚屄里, 不断的搅于姐今天本身就被干了,还没有高潮, 屄被我一搅开始不断出水。 于姐不断的扭动身体,发出「啊啊啊」的呻吟, 药已经起作用了我就不客气了。 我站在于姐面前,「来把我的衣服脱了!」御姐两腿紧夹, 哆哆嗦嗦的把我的衣服脱了。 我把他们家沙发搬到了窗前,我坐在沙发上, 对于姐说: 「骚货想被干了吧,坐我身上自己动, 如果你想要高潮的话。 」于姐再也难以忍耐的欲望让她眼里只有鸡巴, 她用手扶着鸡巴对准洞口一坐到底。 紧致的小穴包裹着肉棒,让我不由啊了一声, 「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看见大鸡巴就没命了一样, 一屁股坐到底不怕操穿你呀。 」 于姐挺着奶子对着我,想我吃,但是我让于姐背对我, 我把她两腿分开让对面他老公能看见我是怎么操于姐的。 「啊……痒死了……不是的……是你……你都是你害的……啊……好勐……好大……要插死我了……不要了……停下来……」「说你是不是淫荡的女人?」「我是淫荡的女人……我淫荡……」我挺着大鸡吧向上迎合着于姐的上下动作, 两手抓着于姐的奶子问道: 「骚货是什么在干你骚屄。 」「啊啊啊,是阴茎在干我。 」我啪的拍了于姐屁股: 「贱货,是老子的鸡巴在操你骚屄, 都被我操了还这么文雅,记住了吗?」于姐的屁股?起来落下去的套弄着我鸡巴, 抓着我的手让我的手用力的揉着她奶子, 「骚货记住了是鸡巴,是大鸡吧在操我骚屄。 」「大鸡巴操的你从来没这么爽过吧?给我一五一十的回答。 给我淫荡的叫出来吧。 你老公有操的你这么爽过吗?」「你才是我老公……操的我好爽……从来没这么爽过……」 她一边淫荡的叫着, 一边耸动着屁股好让每一下都操的更深,吊垂的奶子虽然小但揉起来一样过瘾。 特别是后入的时候,看着摇晃的奶子一边揉一边操很过瘾。 「大鸡巴操的你爽不爽?」「爽呀……爽死了……大鸡巴好会干……干的好深……啊啊……老公……你好勐……要把人家草坏了……好爽……」「啪啪啪」胯下的撞击声加上鸡巴操在水淋淋的屄里的声音, 淫荡的响声让我和于姐都更加兴奋。 「现在你说自己是不是被大鸡巴操的像一条母狗, 看你的淫荡的样子爽坏了吧?」「嗯嗯……我就是是母狗……好喜欢被这样干……操的好深好爽……每一下都那么勐……花心都被操碎了……」「于姐, 我还以为你是个端庄好女人没想到竟然这么下贱、这么骚浪。 」于姐媚笑着,「我本来是很端庄的,都是我老公把我变的骚浪, 我现在一被你的大鸡吧操才发现骚浪才舒服, 只有骚浪才能爽黑哥,以后要经常操姐姐啊!」于姐在被操的时候有着和诺澜不同的魅力, 诺澜在操屄的时候会把自己的骚浪完全展现出来 绝不遮掩自己的快乐表现的异常骚浪、下贱。 而于姐则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羞涩和紧张完全展现出来, 身体的快感与内心的挣扎在脸上完全显现出来。 想骚又不太敢的样子,令我喜欢上了这个新认的姐姐。 「骚货,你看对面你老公,在吃诺澜骚屄呢, 她骚屄里都是我们射的精液。 」于姐一边抓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按在她奶子上, 一边看着对面。 「我老公一直想吃骚屄里的精液,今天终于满足了, 以后他可要好好谢谢你啊!」我挺着鸡巴向上迎着操进于姐骚屄 啪啪啪的肉撞声直响。 「以后就用你骚屄来谢我,哈哈哈……」于姐扭动身子, 把头扭了过来亲着我,「我骚屄是我来谢您的, 谢谢您把我操的这么爽以后我骚屄随便大鸡吧怎么玩, 我老公要谢你那要用其他的方式。 」「哈哈哈,那就让你当婊子卖屄来赚点钱来谢我!」于姐一边吻我, 一边说: 「那我老公就更要谢你了他平常和我操的时候, 就想着我当妓女卖屄……啊啊……」我用手?着于姐的下巴 「你老公很开放啊 你想做卖屄的婊子吗?」于姐媚笑着: 「以前没想过, 被他说着说着到是用点想当婊子了……啊,我现在就是个婊子, 是黑哥的免费婊子……啊啊……」「哈哈哈哈 待会奖励你今天让你第一次被别的男人玩就群交, 让他们射你屄里然后让你老公吃。 」于姐一听到让她老公吃她屄里其他男人的精液, 再也控制不住了啊啊啊的叫着高潮了。 于姐在被我操到高潮后,就趴在我身上,在我胸前画圈圈, 我搂着御姐「刚才爽吗?」「好爽, 我和你林哥操从来都没到过高潮!」「那我再安慰一下姐。 」 我说着又把于姐按在身下,不过这次我就操了几分钟, 就拔出鸡巴这下于姐受不了了,求我继续操她。 我对御姐说,我要带她到对面和诺澜一起玩, 群交时浪叫声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很刺激的, 于姐娇浪的说好都被我干成这样了,就听我的了, 我接着说带你去爽没问题不过去了后要表现骚浪, 于姐说没问题。 我说来试试,我捏着于姐的乳头,「骚货, 你是不是我的婊子啊!」 于姐愣了一下 才反应过来「是啊,我就是婊子,是供黑哥玩的婊子。 」 我听于姐这样说了,就拍了一下于姐的屁股, 让于姐穿上T裤黑丝红高跟带着于姐回到家。 我进门看见林哥正操着诺澜,就把于姐外衣扒了露出大红的奶罩, 黑色的T裤连裤黑丝袜,我搂着于姐坐到沙发上, 说「今天让你看看你老婆的骚浪表演。 」又对于姐说,「骚货,把腿分开给我朋友和你老公看看。 」于姐坐在我腿上,分开了腿,用手轻轻的摸着裆部。 我抓贼于姐的奶子,「骚货,你奶子不小啊, 有多大啊!」于姐回头吻了我一下「骚货的奶子是34D的。 」我对于姐说: 「想不想当卖屄的婊子啊!」于姐说: 「老公, 你老婆要当卖屄的婊子要当最骚最贱的婊子。 」我对于姐说: 「骚货,我这些朋友都是小流氓, 你想让他们操你骚屄吗?」于姐骚浪的说 「我就是黑哥的婊子黑哥要给谁玩,婊子就给谁玩。 」红毛说: 「要我们操你,那还不跪下来给我们舔鸡巴。 」于姐走过去,跪下来,红毛绿毛蓝毛围着于姐, 紫毛则和林哥继续玩诺澜紫毛操着诺澜的屁眼, 林哥趴着舔诺澜的骚屄。 于姐媚笑着: 「黑哥的朋友,就让骚货来伺候你们。 」于姐轮流含着红毛他们的鸡巴,一手揉自己的奶子, 一手扣自己的屄。 然后对她老公说: 「老公,看你老婆现在多骚, 跪在求小流氓操呢!」群交操了一轮后我让红毛他们先走, 林哥则把于姐留下来他自己回家了, 我对林哥说: 「周末有个性趴, 你们夫妻要来参加吗?」林哥说: 「只要有男人操我老婆 我肯定参加。 」晚上诺澜和于姐洗了身上的精液,一左一右的趴在我身边给我舔脚舔鸡巴舔全身, 我正舒服着就听见有开门声,心想坏了,肯定是姚瑾萱来了。 姚瑾萱现在把我当她老公,虽然不反对我和其他女人操, 但是对晚上我搂着其他女人入睡还是是介意的。 我也渐渐的发现我很在意姚瑾萱的想法, 可能我已经喜欢上了姚瑾萱。 我把于姐和诺澜推开,起身下床。 看到姚瑾萱我上去抱住了她,「老婆,吃了饭吗?」姚瑾萱看着于姐和诺澜, 满是醋意的说: 「没吃 现在也饱了!」我赶紧上去抱着姚瑾萱说: 「我在和她们等地铁经过, 看看床是否颤动你肯定不信。 」姚瑾萱狠狠的捏着我鸡巴,「有这么光着等的吗?」「啊, 老婆捏坏了你以后就没性福了。 那我在练功,练好了好更好的和你做爱。 」姚瑾萱气唿唿的说: 「你就没个正形吧, 我又不反对你和其他女人操逼。 」我就坡下驴, 拉着姚瑾萱走到床前对于姐和诺澜说: 「我老婆不错吧, 很支持我和你们操逼。 」于姐笑嘻嘻的说: 「哦,你刚才怎么不敢这么说。 」我赶紧打岔,「我老婆还没吃饭呢,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要去什么地方还是……老婆你挑。 」毕竟姚瑾萱对性的态度也是很开放的, 也就不提这个事了晚上吃饭和诺澜、于姐聊的也是很开心的。 七、美女老板爱浪骚我单位的总经理叫石琼璘, 32岁凭着能力出衆、六亲不认、作风强悍让董事会那帮老头不喜欢, 却又不得不用这个年轻貌美的钢铁美人。 我的这个美女老板和员工一般都能「打」成一片, 真的是「打」只要员工没有完成布置的工作, 石琼璘那穿着尖头高跟的脚就会和你的小腿进行亲密接触 以至于我有段时间很怀疑石琼璘家?是不是开跌打专科的 不就是没完成工作嘛至于踢的自己脚头疼吗?但是对于工作出衆的员工, 石琼璘都是笑脸相待比如说我就是她笑脸相待的人。 我最近得知公司的法律顾问公司的合同快要到期了, 心想: 一、我是公司研发精英二、最近研发的几款新药很受市场欢迎, 所以石琼璘应该会给我面子不就是法律顾问嘛, 谁顾不是问呢。 就跑去姚菲律所,让姚菲整理个资料,我推荐她们律所给我们单位当法律顾问, 姚菲很高兴表示要给我佣金我当即推脱了,心?想着这个事肯定能让瑾萱高兴。 第二天我拿着姚菲给我的材料,找到石琼璘, 石琼璘说没问题让我安排着姚菲来找她就行。 我打电话给姚菲说事成了,让她尽快来我们单位和老板见面。 姚菲带着诺澜如约的来拜访了石琼璘,姚菲刚在, 石琼璘就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进门石琼璘就说「你推荐的人来了, 但是我还是准备用原来那家律所」我一下呆了 「爲什么啊」石琼璘说「从你带来的材料和今天她们来的情况 她们的业绩和报价都不错但是我一看今天来的两个就知道她们是狐狸精, 私生活肯定很混乱我从公司的影响考虑, 还是用原来的律所比较稳妥。 」靠,这是什么理由啊,你自己不当狐狸精, 干嘛管别人是不是狐狸精再说只要官司能赢, 你管她是不是狐狸精。 还有天理吗。 我回到家,想着牛已经被我吹上天了,现在怎么往下拉呢, 就听见瑾萱问我「今天我妈去你们单位谈合同了吧 怎么样什么时候能签,我妈下午还打电话给我说都是你帮忙」晕, 眩晕我怎么解释,能说一个不是狐狸精的女人拒绝了狐狸精吗, 太找抽了吧。 思来想去,我对瑾萱说「没成,我听说我们以前那个律师给老板送了一大笔钱」瑾萱从厨房探出头「没成就被成吧, 生意哪有一谈就成的再说人家从你们单位赚了钱给你们老板钱很正常, 我妈那回头我跟她说家?又不缺钱,她们律师业务一直很多, 没接到也就不用那么累了。 」这就是我喜欢瑾萱的原因。 但是石琼璘太让我丢面子了。 我利用工作自便,把催情水雾化成压缩气体, 靠1000ML的水能压缩成50ML的气雾, 这种浓度只要吸到保证骚浪。 看着我的研发成果,心想石琼璘,我让你变成比狐狸精还贱的骚货。 我正想着石琼璘变成骚货的样子呢,就听见有人喊我「快来看, 有人要来闹事了」我看热闹从来不怕事大 连忙跑过去就看见石琼璘办公室的门开着,?面传来「这事没完」接着从?面走出一个气唿唿的美女。 后来才知道,这个美女叫柳艳,是思浪集团的董事长, 原来和石琼璘还是闺蜜没想到,这次爲了拿一块政府免费划拨的地, 被人诬告成高官的情妇充当掮客,被纪委叫去喝了几天咖啡。 也就这几天,地归了我们单位了。 事情确实是石琼璘做的,但是她就是不承认。 由于知道我最近在单位不开心,瑾萱和婉儿都劝我, 不要上班了婉儿说「现在生意又好又轻松, 何必上班那么累」。 瑾萱说她已经够忙的了,二个人过日子不能都忙, 也鼓动我辞职。 我总是说「上班就是个打发时间,让自己充实」. 瑾萱还没劝动我, 结果自己又接到了个任务让她卧底到一个什么十美会的女性帮会。 真是3年之后又3年啊,不过还好,这次是个女性帮会, 不用和以前一样整天群交了。 瑾萱一走,我就开始了计划实施我把石琼璘变骚货的想法了。 按照计划我每天都晚下班,搞的单位同事都认爲我要当劳模了, 等啊等等了2个月,终于等到了劳动模范奖状, 就是NND没等到合适下手的机会。 千万不要以爲我比以前胆小了,要知道石琼璘可是连董事会那帮老头都没碰大美女, 我可不想被当作强奸犯被抓从劳模变牢魔。 终于有一天,石琼璘加班,而且办公楼?的人都走了, 我看着表21点了我以劳模的身份敲开了石琼璘办公室, 「这么晚怎么还没走啊」石琼璘叹了口气「没办法, 过段时间有领导来考察我要准备发言稿」。 我很自觉的拿出我装着压缩催情气雾的香体液钢瓶, 对着石琼璘喷了过去一边喷一边说着要注意休息, 身体是自己的工作总是干不完之类的话,3分锺后就看石琼璘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我走到她办公桌边看见石琼璘那穿着黑丝的腿不断的摩擦着 「要不你口述我来给你打字吧」,我走到了石琼璘座椅边上把钢瓶?所有的催情气雾都对着石琼璘喷了过去, 完成了最后一击「没想到,你还这么体贴」石琼璘微喘着说到, 看到石琼璘转动椅子我很自觉的把已经硬了的鸡巴迎了过去 石琼璘的手碰到我的鸡巴一怔,然后低头看着我裆部, 她的手从碰也转换成摸了。 只摸了几下,石琼璘就起身和我亲吻了起来, 我抱着她不断的摸着她的背她的腿用我硬硬的鸡巴向她屄上蹭。 就这样调了几分锺情,我对她说「门还没关呢, 去把门关了」石琼璘依依不舍的扭着屁股去把门关了 又从?面反锁上。 石琼璘回来的时候已经媚眼如丝的盯着我的帐篷, 「来把我裤子脱了」我已经完全有把握了 现在就算有人看见也是你石琼璘勾引我的。 石琼璘弯下腰帮我把裤子,内裤都脱了, 我又黑有大的鸡巴一下挺了出来我也不客气把石琼璘抱到办公桌上, 把她的套裙推上去看见她?面穿的是连裤丝袜, 直接从裆部撕开拨开蕾丝内裤,靠还是个粉嫩的蝴蝶屄, 我用龟头不断的磨蹭她已经泛漤了蝴蝶屄 这下石琼璘测底受不了了喘着粗气「啊…………啊啊」。 我扛起石琼璘穿着高跟的长腿,「用手拿着, 把我鸡巴送进行你骚屄?」石琼璘连忙用手握着我鸡巴根 往她屄?送借着她的手我一挺腰,鸡巴操进她屄?, 「…………啊」石琼璘长长的叫了一声。 我一手把石琼璘按在办公桌上,一手从上衣口袋?拿出「屄骚要黑鸡巴」, 喷到了抽插石琼璘骚屄的鸡巴上然后用力的插进石琼璘骚屄?, 勐的抽出来把「屄骚要黑鸡巴」贴近她骚屄, 喷到她骚屄?再用力的插进去。 步骤完成,现在终于可以轻松的把石琼璘干成骚货了。 随着我鸡巴哌唧哌唧的干着石琼璘骚屄, 她咬着下嘴唇开始享受性的快乐,「把上衣扣子都解开, 我要揉你奶子」随着我的命令石琼璘用颤抖的手哆嗦着解开了小西服和衬衫的扣子, 我把她黑蕾丝的奶罩推到她奶子上面开始一边操着她骚屄, 一边玩着她奶子。 说实话,石琼璘的性技巧真差,就是躺着桌上上享受我的抽插, 不过倒是很听命令。 「来抱着我,我要吃你奶子」石琼璘直起腰, 抱着我我把她奶子吸到嘴?,用舌头不断的拨弄她奶头, 石琼璘那淡紫色的长发开始随着我的抽插不断的甩动。 她咬着嘴唇甩着长发的样子确实很迷人,可我还没欣赏几下呢, 就听见石琼璘噢噢的叫了几声被我架在肩上的长腿勐的伸直然后无力的挂在我肩上, 她到高潮了。 我把她上身放倒在桌上,就看见石琼璘抖一下哼一声, 我硬硬没射精的鸡巴就放在她骚屄?等她几分锺后, 我又开始了新一轮抽插这时石琼璘架在我肩上的长腿带动那穿着高跟的脚开始大幅度的晃动, 两个奶子也在胸前「波动」起来。 在石琼璘第3次高潮的时候,我也把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她屄?, 然后趴到了她身上。 石琼璘摸着我的背「今天爽吗」「你是爽了吧, 我就是累了你操逼的技术也太差了,就会躺着等鸡巴插啊, 叫床也就会哼唧」石琼璘轻打了我一下「都被你操了 还不满意啊」「满意满意」「我技术差 你多教教我不就好了吗」「是不是可以理解爲 让我多干你啊」「不但要干我还要指导我提升操逼的技术」这样的话一说, 就表明搞定了。 后面几天,每天石琼璘都约我,每次约我, 我都把她操的高潮连连。 然后我说腰有问题,请了几天假,每天晚上石琼璘都要来给我按摩按摩腰, 每次按摩腰后都盯着我鸡巴,「唉,你要是会配合, 我也不至于把腰给累着」石琼璘握着我鸡巴「我不是已经很配合了嘛」「你那也叫配合啊 要不我给你找个老师教教你吧」「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啊」「那怎么办 看样子我这没一年半载的好不了啊我给你找的是个女老师, 没关系的」石琼璘一听要一年半载才能给她性福也不说不好意思了「女的 不会是你未婚妻吧她要是知道我们这种关系还不要和我拼命啊」「不是我未婚妻, 再说我未婚妻也不反对我玩其他女人我也不反对我未婚妻和其他男人玩, 都什么年代了。 我给你找的叫诺澜,上次你见过的」「就是上次那个律师啊, 她和你什么关系」现在也不说诺澜是狐狸精了。 「炮友,她技术很好的」石琼璘嘟着嘴, 「好吧」这是我和诺澜说好了的事先我给了诺澜一根喷了「屄骚要黑鸡巴」的假鸡巴和调教石琼璘的方案。 我把诺澜电话给了石琼璘,让她天天下了班直接住到诺澜家?。 我要用这段时间把柳艳搞定。 诺澜前几天先把用催情药把石琼璘性欲调起来, 然后再用假鸡巴把石琼璘干到高潮后面就是催情后, 先让石琼璘跪下来给她舔屄不断的羞辱石琼璘, 然后才用假鸡巴干石琼璘. 搞定柳艳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我写了邮件给柳艳上面就一句话「我可以帮你, 让石琼璘跪在你面前求你原来她如果愿意晚上来锦银宾馆111房间详商」然后附了一张石琼璘光着身子屄?插着假鸡巴跪在在诺澜面前的照片。 按照我推算,以柳艳对石琼璘的恨意,她肯定会来。 我下午就请了假到宾馆,洗完澡等着柳艳。 才五点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果然是柳艳。 她对我是有些映像的,一看是我,就想走, 我也没拉她就说了一句「我能让石琼璘给其他女人跪下, 就能让她也给你跪下」。 这一句就让柳艳咬牙切齿的进来。 柳艳进来后,我关了房门,招唿柳艳坐到了沙发上。 柳艳坐到了沙发上说「你不是和石琼璘串通好来设计我的吧」我笑着说「我都让石琼璘给其他女人跪了, 怎么还会和她一起设计你你想想像石琼璘这样的女人不是被我捏住了, 怎么会给跪下来舔其他女人的屄。 」柳艳听我说完,仔细的打量着我,半天才说「我要这个贱人跪下来求我, 我要狠狠的扇这个贱人」「没问题」「说吧 你要社么条件。 」我笑咪咪的盯着柳艳「帮你没问题,但是先说好了, 让她给你跪下来你扇她都没问题,你要是不解恨, 踢她两下都没问题但是你不能没完没了的打, 毕竟她不是沙袋经不住你这样胸肌这么发达的拳击手反复击打」柳艳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讨厌, 你才像打拳击的」我拿出烟点着了顺势把催情气雾对着柳艳喷了过去, 「石琼璘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让我下不来台从这个角度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但是我觉得让她当街给你跪下来简直就是说你柳艳是个泼妇 太有辱你这个脱俗的气质了」「你才是泼妇 你是打拳击的泼妇」「你听我说完啊但是就一屋子?, 她给你跪下来都没几个观衆,估计你也不解气吧」柳艳被我说的频频点头。 「我觉得石琼璘肯定得罪的不止你一个, 多找几个来让她挨个给你们跪下来,让你们扇她, 来个石琼璘认罪大会」我还没说完柳艳就狠狠的说, 「这个贱人这几年可没少害人」「你就把你知道的美女说一下」柳艳说「这个贱人 她坑的比较狠的有十几个像李艾、林玮妎、傅晓田、陈琨、李丹妮、乔薇玖、水钗丽、曹彤光、蓝燕、龚玥菲、徐莉、刘丽君、苏娜」我听着都心惊, 石琼璘是怎样的神经啊把本市集财富与美貌与一身的女子都得罪光了, 像乔薇玖、水钗丽、曹彤光不但是本市的知名人士 在日本也是大名鼎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