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末日寻找小鸡鸡》「所、所长!成功了!OM病毒的研究终于成功了!」「请看!这就是成功克服排斥现象的实验体!」『肉棒──肉棒──』「原编号7259的死刑犯山根,现OM病毒首号感染者!」「不管原先是多么冷酷的连续杀人犯,感染OM就会变成发情小六生(♂)!」「而且还是所长钦定的洗衣板加涩谷辣妹型喔!」「为了提升病毒与宿主的相容性,本小组可是……咦?」『肉棒──』『肉棒!』『小鸡鸡──』『鸡鸡,呜──』「怎么多了四个……难、难道!病毒外泄了吗!」「另外三个男的就算了,居然连真弓……连女性也会被感染?」『肉棒、肉棒!』『嗯咕!啾咕!啾噜!』『啾!啾噜!嘶噜噜噜!』「石田!千万别被那些家伙吸到射啊!」「不、不行……我撑不下去了!告诉我的家人,我爱……大爆射啦──!」『肉棒!』『肉棒!』『同……伴!』『小鸡鸡!』『鸡鸡!』『鸡鸡!』「快看啊!石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小学生!这骨骼与肌肉的变化太厉害了……!」「所长!再不逃命就没机会了啊!」「等等,让我记录下来……」「所长──!」西元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日本某病毒研究所发生严重的新型病毒外泄事件。至五月五日,包括厚生劳动省在内的多数政府机关停止运作。到了五月十五日,病毒爆发的两周后──『小鸡鸡……?』──日本灭亡。§西元二零一八年,这是个丧尸末日电影玩不出新把戏的悲惨年代。彷佛嘲笑着人类那无所适从的被害妄想症,日本发生了人类史上首次无法被政府压下的重大事故。OM病毒──在忙着和外星人打仗的美国向全球公开这场灾难的祸首时,日本已经变成有着一亿个小学生(♂)的国家。这些外表看似轻浮辣妹或是清纯婊子的小小感染者,因为脑袋被破坏到只剩下性慾,所以只会用可爱的嗓音喊着小鸡鸡、肉棒之类的,并且袭击拥有阳具的人类。虽然他们的外观特徵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却不会执行满足性冲动以外的命令。基本上是和丧尸没两样的存在。由于无能的联合国迟迟无法对突如其来的异变做出定夺,美国又一头热地将民主自由送往邻近星球,日本的问题就先以海空封锁与人道救援打发掉。「那种小鸡鸡病毒在空气中活不久,又不会飘到邻国!」反正太空舰队司令官暨大家都喜欢的川普总统都在推特上这么说了,应该没问题吧──这么想着的东北亚诸国,就在日本灭亡的一个月后相继传出疑似OM病毒的病例。「妈的法克!那些小婊子进化了耶!」如果连正在月球盖太空别墅的山谬杰克森都罕见地发表声明,差不多该恐慌了吧──整个东北亚乱成一团的当下,飘洋过海的变种病毒正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六月十八日,朝鲜半岛疫情全面爆发。六月十九日,马达加斯加宣布锁国。六月二十五日,中国东北及沿海都市传出严重灾情。终于,六月三十日──台湾沦陷。时间稍微快转,来到全岛沦陷后第七日,这天正是幸存者面临的首个临界点。在过去七天内,各县市残存的军队试图从爆增到上千万名的发情小学生手中夺回失土,但是很可惜的,由于精实的老兵都成了妖娇火辣的小学生,各基地只剩下一些役期四个月、坦克当卡车开的菜逼巴,反攻行动迟迟没有进展。即使哪个地区的局部战偶然获得胜利,也会因为被击杀的小学生释放出大量病毒而导致全军覆没。也就是说,这是场无论怎么打都赢不了的战争。全台各地幸免于难的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友、周遭的人们一个个被病毒感染成色气满点的淫荡小学生。『哈唿……!哈唿……!』一旦被感染,不管男女都会在短短十分钟内变成不断脸红喘气的小辣妹。『肉……棒!肉……棒啊啊!』嗅觉灵敏到可以轻松闻到一天以上没清洗的男性器,一锁定目标就会死盯着不放。『肉棒……!肉棒……!大叔,肉棒……!』有着用来勾引猎物的最低限语言能力,以及香甜诱人的小学生汗水味。『人家要……人家要大叔的肉棒!啊啊……!哈啊啊……!』若是被困在铁笼中、一时之间无法与心仪的猎物交合,就会自己套弄起从热裤或迷你裙内翘起的小包茎肉棒,咕啾咕啾地射出带有大量病毒的白浊精液。『肉棒……!肉棒肉棒肉棒肉棒……!啊哈……!』透过小男生们的包茎鸡鸡所射出来的精液具有非常强大的感染力,每毫升精液可在一分钟内感染周围一百公尺内的成年人类,若是经过适当的爱抚,他们的身体还能射出多达三至四毫克的精液,将感染速度压在二十秒以内。然而,对于好不容易从毁灭性的感染风暴中存活下来的人们而言,真正可怕的并不是这些会花上数十秒充分手淫好射出满满精液的小男生,而是一种被称为「早泄型」的变异体。──手淫时间只需五到十秒。这些早泄型变异体是东躲西藏的人们最害怕的类型,察觉到时往往来不及拟定对策,手忙脚乱之际就一个个给病毒撂倒了。它们是在这座岛上的人们辛苦熬过与外界隔绝的一周后,才开始出现的。彷佛是为了根绝这个地方的幸存者。『鸡鸡……呜……啊……阿彦的……鸡鸡……』很突然地,在这些打扮得光鲜亮丽、呜呜啊啊地狩猎肉棒的小男生中,诞生了一个保有感染前意识的早泄型变异体。一开始只是睁开眼睛。接着想起心爱的未婚夫穿着花俏礼服挡在自己面前。然后是尖叫四起的婚礼现场。当他──或是她,弄清楚自己早已死亡的事实之后,脑袋就像突然换上IE浏览器般,运作起来既沉重又异常缓慢。只有一个想法能够在腐烂的大脑中畅行无阻。『鸡鸡……』那就是不晓得身在何方的、未婚夫那又大又美味的肉棒。『呜……呜欸……』想到就口水直流。『呜欸嘿……嘿……』比阴蒂要大数十倍、却又稚气十足的包茎鸡鸡可爱地挺起。『彦……彦的……鸡鸡……鸡鸡……』热到不像话的身体依循着嗅觉捕捉到的阳具气味动了起来,朝向某个残留于视觉内的方向摇摇晃晃地前进。『嗯咕!啾咕!啾!啾噜!噗、噗啵!啾啵!啵!』回过神来,嘴里已经含着一根饱足感十足的大肉棒。『精液……啊啊……精液……!』「唿……!唿……!呜噗!呜!呜啊啊啊……!」饮下量多腥臭的中年精液、享受着腐化的脑袋传出阵阵酥麻,他轻轻地倒在某个未曾相识的大叔股间,股间的包茎肉棒正敏感地流出第二发微甜而黏稠的白液。等到精液带来的欢愉消退之后,在他耳里听起来有如水滴声般的惨叫已经消失无踪,富有脂肪的温暖大腿也成了和自己一样包着横条纹过膝袜、苗条纤细的双腿。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和坐卧在血水滩中的新感染体一起晃着脑袋,不一会儿双方就达成同伴共识。『鸡鸡──鸡鸡──』『肉棒,呜──』理性在高潮后模煳地复原了一部分。他想起自己欣喜若狂地扑向躲藏于此的中年大叔,想起帮陌生人口交的恶心与满足感,然后是密密麻麻的水滴声。滴答滴答。仅仅是因为这个声音相当好听,所以他更积极地摇晃着身子、比任何同伴都更早来到猎物躲藏处。『鸡鸡……发现!』然后将一切交由瞬间爆发的口交慾。『鸡鸡……想……想……合体……?』或是献出他那比新鲜脑浆要更柔软多汁的粉红屁眼。『呜嘎……!嘎嘎……!』享受被强壮肉棒支配的充盈感。『呜……呜嘿……?』直到自知难逃一死的男人们再也动不了腰、发出骨头碎裂的喀喀声倒下为止。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追寻着水滴声的他不需要睡眠与进食,衣服脏掉了、鞋子磨破了就抢同伴的来穿,渐渐的,他成为这座岛上的感染者当中,狩猎最多人类、吞下最多精液的佼佼者。当大地开始变得坑坑巴巴,他们已经很难再找到活生生的幸存者,狩猎对象也从人类延展到不同种类的感染者彼此。『肉……肉棒……肉棒……』一般种。『鸡鸡……呜嘿……嘿欸……』早泄型变异体。『大鸡鸡……大鸡鸡……』巨根特化种。『屁屁……痒……好吃……』肛交特化种。四大种类的感染者开始袭击、夺取彼此的精液。由于不需要使用语言勾引人类,他们只会嚷嚷简单的词语,见到和自己相异的种类就急着扑上去。身为这座岛上唯一保有意识的变异体,他能够理解大家互相袭击的意义,因为「他体精液」是必须的,就像他还是人类时对食物及水的需求。体认到这是生存的必要条件,他便抛开意识的束缚,混入一发不可收拾的杂交派对中,过起一清醒就袭击同伴、飘飘然时就被同伴袭击的生活。不过,变异体也好、特化种也罢,在整体感染者里终究属于绝对少数。吸收来的精液与被剥夺的体力不成比例的状态下,许多亚种相继在一个月后倒下。就连他本身也差点命丧于此。『鸡……鸡鸡……呜……』他那曾经甜美动人的包茎小肉棒,已经被一般种折磨到包皮破裂、阴囊萎缩的可怜模样了。不管怎么说,早泄型变异体本来就不适合打持久战。于是,他和一些不愿再被一般种凌虐式搾精的同伴离开了杂交地。这些同伴当中,有曾经被他袭击过的,有虽然不知道憧憬是什么意思、却对他这个狩猎者心怀憧憬的,大家都是脑子似乎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用的亚种。他们透过袭击路上徘徊的一般种来解渴,若是他在袭击结束前恢复理性,就会将几个尚未走远的一般种捉起来,这么一来大家的三餐就有着落了。一般种圈养──这是他成为感染者以来,首次在行为模式上展现出智慧的一面。『肉棒……!肉棒……!啊嘎……嘎……!』透过不断的圈养同伴,他成功收集到感染者的相关数据。比方说,大部分一般种只要十天没摄取他体精液就会死亡,若是期间持续搾精则会加快死亡的速度。『鸡鸡!呜!嗯!鸡鸡!』若在适当的频率内搾精并喂食其精液,就算是看似最虚弱的个体都能活上超过六十天,所受到的精神压力也没那么大。行得通。透过圈养来构筑感染者专属的生物链,这件事行得通──他如此确信着,开始在一个个杂交圈内建立起圈养模式。四大种类被他重新划分为一般种与亚种,两者互相提供家畜给彼此,藉此分离感染者的求欢行为与求生意志。如此一来,就算大家想玩弄或想被玩弄鸡鸡,也会停留在求欢行为的阶段,不致于每次群交都得持续到出现大量死伤者。更进一步,他从各地挑选出表现优异的家畜,开设食堂,用来表扬圈养做得好、家畜死得少的圈子。对于那些以直觉取代思考的感染者而言,他就像个有功必赏、有过不罚的大姊姊(♂),大家的生活品质都因他提升了。漫无目的的游荡对感染者来说算不上痛苦,他们可没有充足的脑容量来处理这种负面情绪。不过在他看来还不够。自从他开设食堂以来,发现大家相当乐于接受简单又便利的机制,交谈声也从大量无意义音节变成有了明显的情感起伏,到处都是活力充沛的景象。然而那一张张可爱的脸蛋明明就绽放出比花还甜美的笑容,和一身脏臭的姿态也太不搭了。为了去除这份疙瘩,他带领众人前往海边、河边或是游泳池,教导他们如何把身体洗干净,遇到一些脑袋比较机灵的就顺便教他们清洗衣服。他也在各据点尽可能地寻找堪用的建物,稍事清理后便引领徘徊于当地的感染者入住。要将清洁与住宿观念带给居无定所的大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没有轻易放弃,才终于让他的小妹妹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模式。今后再也不需要为了猎食弄得脏乱不堪了。只要按时洗澡、住在指定的地方,就可以吃到美味的精液。如果能顺便把衣服也洗得亮晶晶,还能进入食堂享受顶级大餐。最重要的是──干净且弥漫着淡淡腥骚味的身体,总觉得能让心情好起来呢!『鸡鸡!鸡鸡!呜──!』『鸡鸡、啊、呜!』『肉棒!呜嘻嘻!』大家谈话(?)的氛围也从意义不明变成开开心心的意义不明,摇头晃脑地好不快乐!正当大伙满足于衣食无虞又香喷喷的新生活,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的他已着手推动下一阶段的改造计划。一些看起来特别活泼或乖巧的感染者被聚集起来,由他这位受尽欢迎的大姊姊(♂)亲自上课。『可爱。』『可……哀……』『可爱。』『柯……呜呜!』『可爱。』『可……可……爱?』虽说学生们并不具备足够的理解能力,也能透过简单的覆诵到句子串连,让他们直觉式的记住「会让大家开心!」以及「自己好像也会开心哦!」的句子。其结果尽管不太令她满意,至少大大拓展了每个圈子所流通的词汇。『姊……姊,的,肉棒,漂亮……!』『哦、哦呵呵!鸡鸡哦呵呵!』『安……早?肉棒、肉棒!』『可爱!可爱!啾、啾噜噜!』大家的语言学习非常迟缓,连想要达到他们曾经为了勾引人类而使用的句子精细度都相当困难。到底为什么当初能够轻易说出那么复杂的句子、现在却连简单的对话都办不到呢?他始终弄不明白,近乎放弃。也许再抓个人类一起上课就能搞清楚也说不定。思及人类,他的胸口便涌现强烈的冲动。身边这群孩子固然可爱,但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能好好地说话了。要想满足说话的慾望,与其展望孩子们的未来,还不如找出幸存的人类实际点吧?就在混杂着教育及私慾的动机促使下,他首度对支配区域以外的地方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他已经无法用人类的方式来计算时间的流逝速度,只希望还有些不认输、也逃不出这座岛的人类仍在阴暗的角落苟延残喘。当鼻子捕捉到久违的腥骚味时,袭击人类的快感倏然冲上心头,他失控──而又满足地增加了好几个同伴。如此反覆几回之后,他才能与人类那股令人食指大动的气味和平共处。他将这三个好不容易捉住的人类分开关着,没收了些一时记不起作用的器具;身后那群围绕在战利品四周的孩子们共同发出惊奇的声音时,他才想起似乎是掌机之类的玩意。从大家争相啃咬机台的情形来看,大概很快就会被玩坏吧。第一间房关的是年近四十的大叔,至少几个月没洗澡了,光闻气味就足以让整栋楼的大伙集体发情。这大概会是很好的教材。可惜这位大叔的精神状况不太好,即使四肢遭到捆绑仍不停在地上蠕动,并对靠近自己的任何人吐痰。他简单述说自己死前所见的风景,渴望能和大叔建立起人类意义上的共识,遗憾的是这些话语没能被疯狂挣扎的大叔听进去。于是他趁滴答声响起前离开了房间,让门外那群饥渴到快发疯的同伴一涌而入。第二间房关的是二十多岁的男性,穿着脏兮兮的迷彩服,衣服底下的气味和前一位大叔同样浓郁。这个人的嘴角流下很多血,似乎是打算咬舌自尽却办不到。他尽可能悄悄地坐到对方身边,但还是吓得对方频求饶。他说起自己身为感染者以来所做的一些事情,期待能从眼前的人类获得象徵性的肯定,无奈他所说的话压根就传不到歇斯底里的士兵耳里。结果这个士兵也迅速消失于闻香而至的大量感染者之间。最后一间房关的是和感染者年龄相仿的女孩子,骨瘦如柴,身穿破洞的粉红色洋装,手心与脚掌有着严重的烧伤。他不抱希望的来到女孩身边,还没开口,女孩忽然狠狠咬住他的手,直到鲜血从破裂的皮肤间渗出,她又像只小狗般静静舔着自己咬出来的伤口。连这个年纪的孩子都绝望到主动寻死吗……不过没关系,只要成为感染者,手脚上的伤口都会消失!不愉快的回忆也会忘光光!最重要的是,以后再也不必穿着脏臭破衣服,可以在重生后获得既可爱又有型的吊带背心与过膝袜!『肉棒,肉棒,呜──』虽然代价是脑袋腐烂到和笨蛋没两样──总好过原本的生活吧?越是搜捕人类,诸如此类的绝望就越多。虽说偶尔会碰上他理想中的避难团体,那些人类的处境也不比严重扭曲的其它团体好多少。最后,他觉悟了。自己再也找不到说话的对象。以及……人类的时代过去了。身为感染者的他能为这座岛上的幸存者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彻底将之淘汰。『抓……抓到……没有。』『姊姊……报告。』『啊呜……鸡鸡,没有……』沦陷后3Y225D,人类从岛上完全消失。『去向姊姊大人汇报,胎……胎北?胎北塔已经完成。』『今天开始,胎北的姊妹也加入膜拜!』『小鸡鸡!』『小鸡鸡!』『小鸡鸡!』『小鸡鸡!』『小鸡鸡!』沦陷后5Y89D,全岛各地相继建立起做为信仰象徵的肉棒之塔。『甲种暨一般种,请在后天以前至各地教育之塔完成登记。重复一遍,甲种暨一般种……』『都市重建役尚有四千个空缺,不想念书的妹妹们请优先来营建之塔报到唷!』『最新口味的精液果汁发售啰!优惠期间只要两张食券就可以交换!』沦陷后10Y300D,继人类之后,新文明终于开花结果。即使全球各地都建起了肉棒之塔,仍然有极少数的人类幸存者誓死扞卫名为马达加斯加的最后净土,并相信远在外太空的同伴终有一天会来迎接他们。然而火星大总统川普(正在和金星人打仗)也好,月球大元帅杰克森(忙着拍月球上的第一部戏)也罢,根本没人愿意再踏上充斥着OM病毒的地球。至此,人类无异于正式退出地球这个舞台。OM历0年,属于六十亿个小伪娘的历史,现在才要展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