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他,是一个有钱的公子,才貌俱全。 有人说我们是门当户对,我却不以为然。 除了父母的背景,我认为认识了他,是我今生的福气。 170公分高,拥有一张俊肖无瑕疵的脸,身材硕健, 喜欢上健身室和跑步。 他有钱,却谦虚不宣,开着名贵跑车,却喜欢往平民区闯。 与我外出,鲜少买名牌,逛高档却不失浪漫。 与他相识,是在一场所谓的「官方」活动。 我母亲有事外出,父亲就带我出席。 大二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 化上淡妆,穿上黑色低胸 GUCCI,配合一条忘了品牌的裙子。 在那沉默的活动中,我被闷得发慌,离开父亲一群人和他们那与我无关的话题, 独自到大厅外散步。 我的脚步停留在离门口不到二十步的喷水池旁, 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小姐。 」 思路被打断,我本能的往后一望。 「你也是被闷坏了?」他耸一耸臂,向我打一个疑问的眼神。 「政治的受害者,」我顿了顿,「你呢?」 「好不了多少, 我是被支开的我老爸说是机密。 」 「机密?」我露出讥笑夸张的表情。 「无聊的白痴机密,我情愿回家睡觉。 」 「哦。 」从他的眼神,可看出他的不认同,但他也不反驳。 「差一点忘了自我介绍,」他开始介绍自己。 接着,我们不知不觉就一直聊到深夜时分,活动结束为止。 「我可以约你出来吗?」 我的脚步顿住, 转身向他回以微笑点了点头,继续向我的车子走去。 我的父亲和司机已近在车里等我了。 隔天,我收到他的电话。 「你怎么拿到我电话的?」 「机密。 」他告诉我他得出席隔天的一个舞会。 「又是官方的。 」怕死「官方」活动。 「不是官方的啦,是我老朋友的舞会,出来认识一点人, 总好过逛街夜宵看电视。 」静默了几秒钟,「你要陪我出席吗?」 「考--虑--一--下--」故意拉长声调。 晚上,我穿上一件紧身圆领短袖短裙,配合一件小外套出席晚会。 在他的跑车上,我注意到他一直在找空档偷瞄我。 圆领紧身衣将我的身材表露出来,34C-26-32, 配合我162 CM 的身高我只能说,还不赖,至少比下有馀, 只是小外套把我的腰遮住。 这也好,要不然恐怕发生车祸。 在朋友的舞会,他表现得八面玲珑,一会儿在这里, 一会儿在那里把他的幽默发挥的伶俐尽至。 我也尽量表现得大方得体,不过多数时间是在听他交谈。 听他交谈的内容,发现他的知识了得,经济, 政治社会动态,该懂得他几乎都懂。 一阵照面寒暄问候,主人家的欢迎和丰富的晚餐后, 有一部份较年长的客人相续离开。 主人家忙着送客,留着浪漫的音乐,陪伴着年轻的客人翩翩起舞。 他牵着我的手,揽着我的腰,要开始跳舞。 我还不习惯与他近距离接触,对他大胆的「侵略」显得有一点畏缩。 当他的手触摸我的腰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从盘骨透过嵴椎骨到后脑, 由下到上的迅速蔓延。 后脑开始沉重,舌头开始干燥。 他把揽着我腰的手滑向腰后一用力,我腰部以下的身体完全贴上他的身体, 填满我们之间本来因着我的矜持而留下的一缐空间。 我本能的把上半身挺后,尽可能减低胸部的接触。 「不要紧张,」他温柔的在我耳边轻叹。 他一定是故意的。 给他的气息一触,我敏感的耳朵马上发红。 「不可丢人,不可丢人,你怎样都是一个有教养千金, 也是大学棒球拉拉队队长学院的院花,不可丢人, 不可丢人」我不断的提醒自己。 我不敢开口,打结的舌头一定会出卖我。 我抬头看一看他,向他点一点头,扬了一扬眉, 用眼神示意可以开始跳舞了。 随着旋律慢慢的摇动。 周围的人,有的在谈天,有的在跳舞。 我察觉到一些人开始接吻拥抱,有的在角落热吻, 旁人也不怎么理睬。 受到环境的影响,加上对他的好印象,我开始享受我们身体的接触, 不避忌的将胸部轻轻的与他的身体碰触和摩擦。 后来,我干脆将头靠在他的肩膀,胸部完全贴在他的胸前。 我们都停下脚步,我轻轻地揽住他的腰,他的双手抱住我的背。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享受彼此间体温的交流。 「噗,噗,噗…」他的身体传来他好快的心跳的心跳声把我拉回现实。 他的双手从背后温柔的往上移到我的手臂、肩膀、颈项, 然后将我的下巴托起。 近距离双眼的交接领我尴尬的马上闭上眼睛。 这时,我感觉到他的唇贴上我的唇。 他的唇很柔,很香,带着一股热量,由唇到喉部, 随着食道感觉自己的胃在收缩。 这热量蔓延到大腿、小腿,带来疙瘩的感觉, 又从小腿从背骨传送到颈项。 肌肉轻微的收缩,让喉咙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我没有回避我的初吻。 那一刻,时间彷佛停止了,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你好美,」那是他离开我的嘴唇的第一句话。 我回不了神,我沉迷了。 我们没有在说话,不过却心灵相通的手牵手慢步离开人多地前院。 我们绕过了屋旁的泳池和那里的人群,他本能的打了几个公式的招唿。 我们一起到连接屋后的高尔夫球场。 球场边缘的大树和茅草挡住了从屋子发出的灯光。 在树下,埝着柔软的地毯草,我们再一次拥在一起。 这一次,我毫不避忌地贴在他的身上,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享受他的香味等待他的侵略。 他没有另我等太久,就将手伸入我的小外套, 隔着一层紧身衣轻轻抚摸我的背。 我背部自然敏感的享受他的抚摸,他手的经过, 带来阵阵肌肉的紧绷。 「啊…啊…啊…」伴着我的轻叹,我提高我的肩膀, 身体向他贴得更紧。 「啊,好舒服啊…啊…」他很有技巧的挑旺我全身的细胞。 他顺手把小外套脱了,让它自然掉落在我的身后。 然后,他低下身,将他的唇,压在我的唇上。 四唇接触,脑后一阵电击的感觉,然后耳朵轻微嗡嗡作响。 他把手伸到衣服和裙子的边缘,用一只手将紧贴的衣服向外一撩, 另一只手就伸入我的衣服里。 「啊,」微张的嘴露出空间,他头一侧, 把舌头伸了进来。 我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刺激,只能紧紧闭上眼睛, 享受他在我背部的爱抚。 「呜…唔…唔…唔…」体内被挑起的慾火, 接着喉咙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在我的呻吟声中得到进一步的默许,将我的胸围从后解钩。 他把我紧紧地抱起来,一个转身,把我的背轻按在树干上。 「嗯…」我一个声长叹,我们的唇没有分开。 他一手托住我的头,一手由后滑过我的腋下, 深入紧贴的身体触摸我的乳房。 一点的瘙痒,跟着更多的热火,开始燃烧。 我全身的毛都竖立起来,双手和双脚在轻微颤抖。 「啊…嗯…」他把手温柔地握住我的乳房, 然后轻轻地揉捏。 「啊…啊…」我的情慾向脱了绑的野鹿, 疯狂的往森林深处奔跑。 忽然,他用食指和中指把我的乳头轻轻夹住。 「啊…」我把头抬了起来,离开他嘴唇的口, 用呻吟发泄来自胸部的慾火。 接着,他用手指与乳头摩擦几下,接着滑过乳沟, 挑逗地磨擦另一个被冷落一阵的乳头。 我崩溃了,我崩溃了。 「………」我将我的口和眼睛都大大张着, 发不出声音看不清东西。 接着,我的脚一软,身体靠着树干往下滑。 他立刻用扶助我头部的手把我拉离树干, 顺着姿势将我卧放在草地上。 他握住我乳房的手没有松开,继续把我的灵魂抽离身体。 他跨过我的身体,另一只闲住的手开始往下滑动。 先是小腹,让后大腿,又回到小腹,让后又是大腿。 我轻轻扭动我的身体,紧绷的腹肌将腰部微微的提高。 他又获得我默许的讯号,将手由小腹滑到大腿。 这次,他的手没有在回到小腹了。 他的手继续滑下膝盖,由裙角滑入裙内,爱抚我的大腿内侧。 我的大腿的神经缐被拉到极限而屈起。 「嗯…唔…唔…嗯…」张大的口,无法自制的发出欢愉的讯息, 同时又想尽方法吸取更多的氧气来补充体内严重失衡的重担。 他的双手,同时挑逗我的双乳和大腿内侧,没有隔着布, 没有隔着任何东西只有肌肤最亲密的接触。 他的手从大腿内侧往上移动,到了内裤的边缘, 随着内裤边缘滑动。 他的手好滑啊,他的手好热啊! 接着,挑逗我乳房的手离开挺直的乳尖, 满胀得乳房轻轻地扶助我的头,将草地和我的后脑的隔开, 让后他再次与我四唇相贴。 少了乳房的刺激,我的情慾稍微降低,这是我的下体传来前所未感受过的感觉。 「呜…呜……」所有的呻吟都被他的唇封住了。 他的手指透过内裤边缘进入我的丛林,轻轻抚摸我的阴蒂。 我紧紧闭上双眼,伸手将他紧紧拥住,大腿本能地夹了起来。 被夹住的手没有停止地磨擦,参着我已泛漤的爱液, 形成销魂的按摩下体传来的火焰,燃烧的小腹开始抽动。 我的大腿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乘着这一松懈,他把手指往下一滑,没入我最隐秘的蜜洞。 我已经无法抵挡,无法承受这么大的缺堤。 我的小腹失去控制的抽动。 为了纾解抽动的紧绷,我无意识地把大腿打开, 把下半身体撑起来。 他的手指更无阻碍的开始进出抽动。 「呜…呜…啊…啊…」缺氧的负荷达到了极限, 我挣开他密封的嘴唇决堤而出的是失控的呻吟声。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在他一次将手指插入最深处时,我感觉到蜜洞的最深处开始强烈的缩紧, 强烈但是快速蔓延。 「啊…」有蜜洞的深处,到浅处,狠狠地夹住他的手指, 到大腿、小腿、脚根、将下身高高托起。 到小腹、到双乳,将乳尖挺直,最后到口边, 将我最后意识到的呻吟声吐出。 强烈的缩紧,伴随着是一阵触电的感觉, 紧接着的是全身失控的抽动。 我掉入一个无重量的空间。 我活不下去了,我的抽动,全身都在抽动。 这是我生平感受到最大最震撼的高潮。 然后,抖动开始平静。 无意识的眼泪从我眼角留下。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我下沉的意识, 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到最微弱抽动的前一刻,我的蜜洞忽然被庞大巨龙入侵。 我最后一次的抽动,最后一次,扎扎实实地让我的蜜洞包围着那火热的巨龙。 他在我最后一次的松懈和紧缩交替的刹那完全进入。 「啊…啊…」由浅到深,我那部满快乐神经缐的怎个蜜洞, 完全接受了他坚硬的巨龙。 好大、好硬、好长、好热啊! 「啊…嗯…」我那微弱的紧缩, 带着丝丝的痛楚。 收缩空间被占据了,所以只有向占据的巨龙挤压。 我深深地感应那在最深处的龙头,因挤压使它跟真实的存在。 我的快感并没有结束。 伴随着最后的紧缩,是更深入的占据,占据的是我从来没有被占有的空间。 「痛…痛…亲爱的…我…我…」他不理会我轻声的抗议, 伏在我身上用手支掌他的重量。 我的盘骨被压住,臀部紧紧贴着草地,我的大腿内侧感觉到大量的爱液从蜜洞流出。 「我…痛…啊…我…我…不行了!」伴随着完全的充满, 痛有一点点,快感,越来越强。 「深一点,深一点,快…快…啊…」我的腰竟然支起他部分的重量, 微微提起。 我的手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我的脸贴着他的脸,感受他强烈的唿吸。 「我不行了…不行了…」随着几次深抽浅探的快速进出, 深处传来阵阵强烈的收缩由直肠口,到蜜洞的的深处, 如雷电般的速度传到浅处夹住他的巨龙。 「我…我…来了…」微弱含煳的呻吟,伴随的是又一次强烈的高潮。 我的手指深深抓住他的背嵴,全身颤抖地尽我最大的力量将腰部高举起来。 我气息游丝的体会天上漂浮的感觉。 我全身的机能都达到极限而罢休了。 我唯一感觉到的是蜜洞传来的抽动,和被紧缩包裹巨龙的扎实。 这微妙的感觉,不断传来,直到快要停止时, 他再次用巨龙的浅而迅速的在蜜洞口进出。 「啊…啊…嗯…」我用最后的能源发出微弱的呻吟。 他用力地突破紧密地蜜洞,将巨龙深深的探入。 我不能动的躯体,被冲撞的前后摇摆。 不行了,我又一次要攀上高峰了! 「啊…啊…」感受着再一次的高攀, 我的耳朵听到自己最后发出的声音。 休克醒来,最先感觉到的是下身的麻辣。 衣服已经被整理穿好了,只是遮住下体的内裤几乎完全湿了。 口涩舌干,全身虚脱。 他静静躺在我的身边,深情地看着我。 「没有吓着你吧」 我摇一摇头。 给了他一个疲倦的微笑。 「我爱你!」 「我也爱你,不过你要想办法送我回家, 因为我精疲力尽了。 」 「遵命,我的亲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