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替国家工作的「特工」,主要的工作是用「严刑」迫出犯人供出机密的内容。一般都是将出卖国家的人抓来,用「特殊」的方式迫犯人认罪及供出证据。 我先说说我的部门,负责拷问的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位男子和一条狗。由于我是最早期的特工,算是负责这个部门吧~所以,每次有犯人到来,都是由我分配。通常较有姿色的女性,都是由我来「拷问」,而一些不太吸引我的或者男性,就会交由另一位男子负责。最后就是一些连他也不愿意的,就会交给那条狗。大家似乎不明白为何有这样的安排,我再解释一下我的拷问过程。 每个抓来的犯人,首先会抽血检查身体有没有隐疾或毒性,需时大约两天。这段时间,会先将他困在一间黑漆漆的房间,除有限的水外,不会提供食物,目的是要令他产生恐惧。等到拷问时,犯人会更容易作供。我们没有多种刑具,只有一种...就是「阳具」!从俄罗斯购入了一款自白剂,这种自白剂需要涂在阳具上,插入阴道或肛门,以磨擦的方式令其发挥功效(而且药性带有催情的作用),大家看来也不太明白,就让我将上星期的过程展现给你们看吧。 这次抓来的是一个约四十岁的女子,由于国家机密,姓名不便透露。她是南韩的情报员,以「情妇」的身份混进国家军备的其中一个高官官邸。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偷取了不少国家军火的机密文件,终于我们使用木马程式闯入了她的电脑,找到相关文件,但一直破解不了密码。 她被蒙着眼带到拷问室,我接过她的身体检查报告,确认了没有任何疾病。双手及双脚都锁上锁链,躺在一张类似妇科检查的床上,身上没穿任何衣物。既然能以情妇的身份,身材当然不会差。我站在她旁边望着她,乳头虽然有点黑,但带着一种成熟的韵味,下体的阴毛有修过,整洁而性感。阴唇已有向外翻的现象,明显已「使用」过很多次。 我的手先拨弄她的乳头,她的反应很惊慌,因为看不到我,不知我会怎样对待她。我轻咬一下她的乳头,感到她身上的颤抖,但表情很淡定,似乎想用性冷感的方式来让我打消搞她的念头。 (随你吧~反正等一下你会叫得死去活来~)我心中在想。 我好歹也拷问过无数女性,我的功夫也不是盖的。我只用一只手在拨弄乳头和舌头在另一边乳头上吸吮,已足以令她高潮。 「唔~~唔~~~」她终于发出了呻吟声。 然后便帮「刑具」涂上自白剂,先在她的阴唇上下撩动。 「老娘做爱无数,就算你拿支超大号自慰棒我也不会哼一句!」 我的阳具不是那种黑鬼尺寸,算是正常尺寸,但我从不担心。我将老二滑进去后,轻轻的推进,从她湿滑的程度便知她有多享受,只是咀里逞强。 「还以为......很大支......不外...如是......」我渐渐加速,药性亦开始发挥。 「噢~~~不可能~~~舒服~~~噢~~~」 我拔出后看着她,她摆动着下身想找回我的老二:「不要停~~~才刚开始~~~」 让她等了几分钟,再次深深的顶到深处。 「噢~~我爱你~~~快操我~~~」还有些口水从咀里流了出来。 抽插了几分钟,看到她弓起上身:「要射了~~~再快点~~~」 我立即拔出让她难受。 「要高潮了~~不要停~~~求求你~~~」 『很想要吧?』我在她耳边说。 「要~~什麽都听你~~快给我~~~」 『你给我那些文件的密码,我便给你~』 「I love you!I love you!给我!给我!」 『那密码呢?』 「就是I love you~快点~~下面很痒~~」 发了讯息给电脑部,他们确认了密码正确。 『很乖~老二要来啰~』 「噢~~~操死我~~~噢~~噢~~~高潮了~~~」 抽插了几十下,我也送了全部精液到她的阴穴内。 「不够~~~我还要~~~」她还需要,我便吩咐另一个男子,让他替我继续完成任务。 其实每次拷问的对象都不错,因为很多都是靠美色来收集情报,所以都不会太差。不过,吃得多也会有点厌腻,试过一次要拷问三个女子,到第三个时已没兴趣,便交给狗狗来解决。 有一天,跟平常一样抓了一个犯人,她身穿一身性感而高贵的晚装,前面开了一个大V,这个V大得好像稍稍移位就会露出乳头。长长的裙子两边也是高叉的,将她修长的美腿表露了出来。最重要的,她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影视红星,我很喜欢看她的表演,猜不到她竟然出卖国家。 这次我吩咐不要脱光,我想试试不同的形式。帮她抽完血后,锁了她在那个房间等候结果。我进去望着她,已经有想操她的冲动,但始终安全最紧要,还是等报告出来吧。 她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分开左右地锁着,一个大字形坐在我面前。替她拿掉了衣服的胶纸(通常这种大V露胸衫都是靠胶纸黏着,以防止走光),这时乳头已经露出了。 「你是什麽人?为何捉我来?」我没理她,双手摸着雪白的乳房。 「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上身大致「检查」完,轮到下身了,锁着双脚很难脱掉内裤,索性剪开吧。她的阴唇很漂亮,看似一个未开发的神秘地带,我用手指替她开路,她极力争扎,当然逃不离我的魔掌。用手指探一探路,竟然非常紧!而且分泌很少,我也不敢太大力去弄。 「痛!」从她的眼罩流下了眼泪。 眼看现在不能搞她,唯有先离开。 静静等了两天,看着她有点虚脱的身躯,真的有点不忍,但耐何你是国家的敌人,我不能有任何测懚之心。这两天已有人跟她讲过因何事而捉她,但她一直说自己是无辜,我们亦找不到证据。她仍然四肢锁着,但今次连床也没有,因为这样我可以不同的角度欣赏她。我摸一摸她脸颊留下的泪水痕迹,她已无力争脱我。我绕到身后两手抱着乳房,屁股顶着我硬硬的老二。 「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出卖国家!」我吻着她的颈背,乳房被我摸到她有酥麻的感觉。 「唔~~求求你~~~放过我~~」 我再次抚摸她的阴部,今次有一点点湿了。我整个人钻了进去裙子下面,试试用舌头帮助她。 「唔~~这个是什麽?唔~~~唔~~~」总算是多了点淫液。 为免她继续受苦,我快速涂上药便从她身后把老二推进了,但似乎还未够滋润,而且她的阴道很窄。相信她用了明星的身分去套料,不用靠身体来盗取机密。 「痛!痛!什麽鬼东西放了进去!」我温柔的抽插,让药性慢慢发挥,也让她慢慢适应。 「呀~~呀~~~」她开始自己动起来。 『要我加速吗?』 「要~~我要~~~」 她的阴道还是紧紧的,我的老二也很享受。我俩就像新婚夫妇一样,使我差点忘了工作在身,看到她兴奋的模样,我跟平时一样抽出老二,竟然看到上面有些血丝黏着。 『你...是处女?』她边点头边用下身「找」我的老二,一个在电视上卖弄性感的女星竟然是处女! 『只要你交出罪证,我便继续。』 「没有...给我...还要...」我将龟头放进去,不到两秒便抽出来。 「再进去......整支给我......」屁股摆动得更大。 我把龟头停在阴道口:『交!出!来!』 她终于忍不住:「手袋.....的拉链......拆下来......」 我边听她讲,边打电话给相关同事,同时将她双手的锁链放长一点,让她可以弯下身子。 「这是......钥匙......」我的老二停在她面前,她一感觉到便大口的吸吮。 其实...我从不会让犯人替我口交,因为听说五十年前,有个特工就是让犯人口交,被咬断了! 但我实在按耐不住,冒着老二被咬断的风险来个口交。她套着前前后后的吸吮,舌头也在老二上乱转。 『钥匙要开哪里?』我又退了出来。 「手袋......后面.....右上角...有个小洞......」我再走到她身后。 「打开...暗格...记忆棒......呀~~~呀~~~」我没等他们确认,便继续享受她的淫穴。 「很深~~~顶着~~~呀~~~」 我捉住她的腰,让我每一下顶得更深,她亦被我干到连翻高潮,精液也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射。 「什麽~~东西~~~~在我里面~~~」我满足的全射了进去。 当我拔出后:「还要~~~求求你~~~再来~~~」这时另一个男同事蠢蠢欲动,但我决不会把她交给你,我示意继续后他伤心地离开。 『看你现在多淫荡~』我的老二准备好第二轮攻击。 「对~我很淫荡~~~干我~~~淫穴想要~~」 完事之后,我向总部提出了个特别的要求。我希望可以完全拥有她,总部考量后愿意给我处置,所以我将她禁锢在一个特别的屋子内,而她亦甘心的被我私有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