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黄朝的港漫有不少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新着龙虎门便是其中一个,武打精 彩,也偶有一些香艳镜头引人遐想,是现成的上佳改编题材。看到这篇文章,想 必会有不少PTT 的KingdomHuang板板友为之会心一笑吧?这是我的第二篇短篇同 人作品,还请各位多多指教啰" 时间是民国初年,这回的男主角是一名身着白袍,面如冠玉、英伟不凡的年 轻剑客。他便是出身剑道世家的剑魔。他喜欢独来独往,四处游历,曾在有冒险 家乐园之称的上海住了三年。 有一天,剑魔途经市内一条胡同,见到有大批群众不知在围观些什么。。。 只听一名戴着老花眼镜的老者说道:「奸淫掳掠,定是罗刹教那伙日is198本鬼子所为!」 另一名身着白色西装的中年商人则道:「清帮盗亦有道,但自从被罗刹教赶尽杀 绝后。。。。我们这个地方便无日is198安宁!」在场众人都连连赞同。 剑魔推开围观群众,映入他眼帘的,是极度血腥残酷的一幕!只见众人围观 的原来是一对男女的遗体。 剑魔生性孤僻,朋友寥寥可数,而眼前遇害的,正是他视为知交的一对夫妇! 男的身中数十刀,身上伤口惨不忍睹,女的更是全身赤裸,身上到处都残留着被 凌辱的痕迹,乃是被强暴轮奸至死,剑魔看得睚眦欲裂,火上心头! 剑魔矢誓要为好友讨回血债,艺高胆大的他,当天夜里便单人匹马夜探罗刹 教驻上海大本营,目的,当然是刺杀罪魁祸首─罗刹教的教主西城望,也就是日is198 后的老邪神! 西城望此时年近五十,是个身材健壮的日is198本人,他一方面热衷权势,积极拓 展罗刹教势力,同时也是个武痴,来到中国后收罗了各门各派的武学秘籍,而且 已练成易筋经白级功力,可说是罕逢对手的当世强者,加上罗刹教在上海大本营 的高手必然众多,防守森严,剑魔虽是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但要行刺成功,恐 怕也要有玉碎的觉悟! 出乎意料的,罗刹教大本营竟然防守松懈,剑魔轻易潜入,来到教主住所的 后花园。他隐身在一座假山之后,观察动静,只见下人们似乎都显得慌乱焦急, 看来罗刹教里似乎出了什么大事。 在院子的凉亭里的石制圆椅上,坐着一个身穿精致紫红色和服,容貌端庄秀 雅,年龄约莫二十五、六岁上下的日is198本美人,有两名罗刹教的侍从跑到她身前, 对她说道:「强敌来犯,教主未返,请夫人避一避风头!」原来这位和服美人便 是西城望的爱妻,也就是罗刹教的教主夫人。 她的名字叫做九条瑛子,是日is198本名门贵族之后,良好的教养及天生丽质,加 上她身上穿着的那套材质高贵的名贵和服,堪称是完美的大和抚子典范。因为政 略联姻而在三年前嫁给西城望,婚后年长她二十多岁的丈夫虽然对她宠爱有加, 体贴备至,不过她本身对于自己是否也同等的深爱着丈夫,在内心深处似乎抱持 着疑问。只是她仍是完美的扮演好一个称职的罗刹教主夫人的贤妻角色。 原来这一日is198正好有一位手持干is198将宝剑的神秘疤面剑客上门挑战罗刹教,此人 似乎和清帮有着渊源,而且武功高绝,技惊当世,罗刹教在上海的高手几乎死伤 殆尽,就连已练成易筋经白级的教主西城望都惨败在他手下,在额头上留下一道 无法抹灭的深刻伤痕。所以这一天罗刹教的防备才会意外的薄弱,让剑魔轻易潜 入。 剑魔从罗刹教教众的对话中得知瑛子便是西城望的爱妻,一个邪恶的报复手 段赫然在他脑海内浮现:「哼!原来是西城望的妻子,我就要你这个日is198本贼头也 嚐嚐爱人被奸污的痛苦!」 剑魔想到就做,从假山中一跃而出,快步奔向凉亭,以他修为,宝剑一经出 鞘,「嚓」的一声轻易解决两名喽啰! 异变陡生,两名喽啰尸横就地,地上洒满鲜血,瑛子吓得花容失色,颤声道 :「呀。。。你想怎样?」剑魔剑上的鲜血不住往下滴落,他表情阴狠,冷冷地 说:「你那畜生丈夫在我们中国地方好事多为,他干is198过什么。。。。」他顿了顿, 英伟的脸庞此时显得既狰狞又邪恶,继续说道:「我便在你身上干is198个痛快!」 瑛子那端丽的脸庞蒙上一层惊恐和害怕的神情,全身发软无力:「求。。。 求求你。。。不要。。。」她的恳求当然不会令剑魔停手,反而更加点燃他的欲 火,剑魔已将她压倒在石制圆桌上,控制着她的双手不让她反抗,冷笑着:「你 要怨便怨西城望好了!」说完便勐力撕破和服胸襟,让紫色的高级丝绸布片飞散 在半空中。。。。 胸前和服被撕破,瑛子丰满坚挺的胸部自然也暴露在剑魔眼前,她的肌肤柔 细而有光泽,身上飘着淡淡的香味,剑魔毫不留情地双手掐住她的乳房。「咿呀。。。 呜啊。。。不要啊。。。请你住手!」 「我不会住手的,好戏才正要开始呢,你那混账老公今天晚上绿帽是戴定了! 这就是他的现世报!」剑魔用手指玩弄着玉峰,同时用嘴唇去吸吮尖端上那两粒 红葡萄。 「呀答。。。呜啊,呜啊。。。。啊啊啊。。。饶了我吧。。。」瑛子的眼 眸浮出泪水。 剑魔的左手粗暴地揉搓着瑛子的乳头及乳房,右手则移至瑛子的下半身,扯 开裙摆,将那双有如白玉羊脂的双腿分开。他往内一探,触摸到瑛子柔软的阴毛, 发现她的股间并没有穿着内裤之类的东西,原本日is198本和服的设计,为了方便日is198本 男人随时可以掀起裙子作爱,所以一般而言穿和服时是不穿内裤的。 剑魔拨开娇媚的黑森林,伸指轻抚私处的裂缝。「啊啊。。。请您放了我吧。。。 不要摸那里。。。咿咿。。。!」秀靥染成桃红色的瑛子不断对企图侵犯她的剑 魔恳求道。剑魔没有理睬她,稍微观察了一下她的神秘花园,他发现瑛子的私处 和她的外表一样,看上去相当端庄秀丽,阴唇和阴核无论是形状或是色泽都很漂 亮,阴毛也梳理得十分整齐服贴,似乎很少被男人使用似的。 其实这中间有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大秘密,事实上,已为人妻三年的瑛子, 至今却从未和丈夫西城望正式行房过!当年西城望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以致于性 功能障碍,无法勃起和射精,自然也就没有生殖能力,但堂堂罗刹教之主竟是个 阳萎的性无能,一但传了出去,教主的颜面岂不扫地?所以此事除了他自己外从 无他人知悉。 但他年近中年,有权有钱却不近女色也无妻室,难免招人闲话,为了掩人耳 目,所以才娶了九条瑛子为妻。只是自己不举的事总不能连枕边人都瞒吧?所以 在新婚之夜里,西城望也向妻子告白了真相,并使用木制假阳具破了瑛子的处女 之身。也许是为了自卑无法让妻子在性方面得以满足,所以他加倍的怜爱疼惜, 百般的呵护她。而瑛子知道丈夫的难言之隐,但出身传统名门世家的她,自然绝 不可能红杏出墙来排解性欲,只能在夜里用自己的手指自我安慰一番,稍解寂寞。 在剑魔手指的巧妙技巧下,即使内心千百个不愿意,但身体却诚实的背叛了 意志,瑛子的股间很快就分泌出大量爱液,随着剑魔的手指来回移动,便会响起 淫靡的滋滋水声。 「很敏感嘛。。。才一下子下面就泛滥成灾了,不愧是日is198本贼头的**子老婆, 果然是个天生淫贱的荡妇!」剑魔觉得越是令瑛子感到痛苦或屈辱,自己便越替 受罗刹教欺压的中国人和惨死的友人夫妇多出了一口恶气。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淫妇。。。啊啊。。不要啊──!」瑛子全身瘫 软,内心羞惭万分,深深地感到自己对不起丈夫,竟然因为别的男人侵犯时的爱 抚而这么有感觉。 看着满溢出来的黏浊爱液,剑魔也按捺不住,解开裤裆,露出跨下雄壮威武 的宝剑。瑛子反射性的移开视线,紧闭双眼。「看清楚啦!等会本大爷的宝贝就 要干is198进你那湿淋淋的肉洞里,让你爽快爽快,哼哼,不知道跟西城望比起来,是 我的比较大还是他比较大?」 「呜啊。。。不要啊~不要插进来!不要强奸我啊───!」拼死抵抗挣扎 的瑛子终究比不过剑魔的力气,剑魔缓缓将坚硬宝剑插入她爱液直流的剑鞘之中。 「插进来了。。。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强奸了。。。男人的。。。啊啊~」被 丈夫之外的男人强暴,对出身传统名门世家的瑛子而言是无比的耻辱。 但另一方面,她的肉壶却又贪婪的索求着剑魔的宝剑,紧缩的程度和处女几 乎没什么区别,里头的温度更是火热滚烫,带给剑魔的宝剑有如要融化掉一般的 超凡快感。「求求你拔出来。。。快拔出来吧。。。拜托你。。。」 剑魔将宝剑插至根部,两人的性器紧密重合在一起,柔软的肉壁紧缠宝剑, 将它整个包裹起来。剑魔舒服极了,他年少英伟,行走江湖也常有些风流韵事, 但是像瑛子这样的极品名器,他还是第一次碰上。 随着剑魔侵入她那久旱逢甘霖的肉壶,一波波混合着搔痒和舒畅的快美感觉, 不断冲击着瑛子的感官神经「啊啊。。。插到最里面了。。。不行。。。怎么可 以这样。。。我的身体是怎么了?。。。为什么被强奸还会这么有感觉。。。」 听着瑛子绝望的喘息,剑魔勐烈的摆动腰身冲刺,而瑛子竟也不由自主的扭腰配 合起来。 「嗯呜呜呜。。。。好大好硬啊。。。。」从瑛子那充血变硬的乳头和潮红 的脸颊,剑魔知道她的身体在自己的奸淫下感到非常快乐,表情像是又痛苦又享 受,为了不让自己发出淫叫声,她拼命地闭紧樱唇,生怕自己一张口便会发出不 堪入耳的淫浪哼声,但她那忍耐的喘息声,听在剑魔耳中同样地令他冲动万分。 剑魔用手指沾了些她的淫水,将那发亮牵丝的透明黏液在她面前展示后,抹 在她的脸上,狂笑道:「哈哈哈,你们日is198本**子就是这么欠干is198!被人强奸还这么 有感觉,本大侠今晚替天行道,不但为中国人向你们讨回一个公道,还让顺便满 足了你这个淫贱的日is198本女人,真是一「剑」双雕啊!」瑛子别过头去闭上眼睛, 自己明明是被强暴侵犯,下半身却流出这么多羞人的淫水,这个事实真是叫她无 地自容。 淫靡的性交is198持续了十几分钟后,剑魔终于即将达到高潮,他抓住瑛子的柳腰, 更加激烈的顶动跨下的宝剑。「呜啊!啊啊啊──!!求求你停下来~我快疯了 ──!」两个互相重叠的性器剧烈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巨大声响和噗滋、噗滋的 下流水声。 瑛子似乎感觉到剑魔即将射精,断断续续的哀求着:「不。。。不行,不要 在体内。。射精!我。。。我会怀孕的!。。。呜啊啊。。」 剑魔哼了一声,冷冷的道:「日is198本**子没有资格选择要被射在那里!本大侠 偏偏就是要射在里面!要是西城望知道了他的爱妻怀了强暴她的男人的骨肉,脸 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这才是我们中国人对这个日is198本贼头最严厉的报复!」 瑛子知道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陌生男子并没有放弃体内射精的打算,惊恐的 尖叫挣扎起来,但柔弱的粉拳搥在剑魔那钢铁般的胸膛上毫无作用,在一阵最激 烈的抽送后,剑魔不顾瑛子的制止,在她悲痛的「不要───!」声中,畅快淋 漓地开始在她体内射出一道道浓稠精液,尽数喷进她的子宫里,被滚烫的精液一 浇之下,瑛子也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肉壁紧紧缠住不停跳动的刚硬宝剑, 断断续续地紧缩,并索求着混浊火热的白色男汁。 将最后一滴精液射出后,剑魔长吁一口气,将开始变软的宝剑从瑛子股间的 剑鞘中拔了出来。而瑛子一面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一面又为了自己的体内接受 了丈夫之外的陌生男人的精液而羞愧难当,若是真的因奸成孕,那么自己要如何 面对丈夫呢?她看着自己股间溢出白色黏稠的混浊液体,然后双手掩面,轻轻的 呜咽啜泣起来。 剑魔看着眼前和服凌乱破碎的日is198本美人,心中却在盘算是否要杀了她,让罗 刹教主西城望也嚐到妻子被人先奸后杀的滋味,不过最终他还是下不了手,毕竟 出手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符他的行事作风,他转身离开,只留下 身心残破的九条瑛子独自一人,在凉亭的石桌上悲泣着刚刚在她身上所发生的惨 事。 施展轻功的剑魔,有如一阵风似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罗刹教上海大本营, 一路上,他扪心自问,是否为瑛子的美色所迷,犯下了不该做的事?他无法给自 己一个肯定的答案,摇了摇头继续往前奔去,身形逐渐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 而惨受凌辱的九条瑛子,在事后又得知了丈夫西城望在一招间就惨败于疤面 剑客(老祖宗)手中,身负重伤的坏消息。坚强的她没有将自己当夜受到陌生男 人强奸的事情告诉病榻上的丈夫,担负起照顾丈夫伤势的重责大任。在瑛子的悉 心照料下,两个月之后,西城望已经康复大半,但瑛子有一天却突然昏倒了! 在经过医师的诊断后,西城望震惊万分的得知妻子已经怀孕的事实!这个消 息对于没有生育能力的他而言有如晴天霹雳,愤怒的他强抑怒火,不断的追问妻 子奸夫到底是谁?瑛子才不得不将自己当晚的遭遇向丈夫坦白。 西城望得知原来妻子并未红杏出墙后,总算消了对妻子的怒气,却更加憎恨 那个强暴自己爱妻的陌生年轻剑客。 在经过长久的内心挣扎后,西城望终于决定接受现实,让瑛子将孩子生下来。 数个月后,孩子诞生了,是个健康的男孩,他为孩子取名为西城勇,决定将他视 如己出的扶养长大,将来继承罗刹教的基业。 当孩子请满月酒之时,所有到场的罗刹教干is198部全都举杯向教主恭贺他喜获麟 儿,罗刹教未来后继有人。而满面笑容接受祝贺的西城望,此时内心的感受想必 是五味杂陈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