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娘是飞龙堡堡主沈龙飞最小的一个女儿, 她从小就跟随父亲练习武艺在方圆百里之内也算小有名气。 加上人长得又美貌如天仙,所以她不仅是父亲的掌上明珠, 哥哥姐姐们都对她爱护有加飞龙堡里的庄丁和周围的村民们更不在话下。 这一天,飞龙堡突然来了几拨人,或明抢或暗偷, 都是说为了一件叫做「黑灵芝」的东西。 据说服下此物能使人功力暴增百倍。 就在飞龙堡的人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谣言的时候, 天堂帮的帮主卫冬青带着大队人马打上门来将沈龙飞击伤, 并放话说如果三个月之内不交出「黑灵芝」的话, 就铲平飞龙堡玉娘迫不得已,只身出走江湖寻找「黑灵芝」。 第一天的晚上,玉娘又饥又异界之农家记事累地投宿到一个小镇的客栈, 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没想到当她迷迷煳煳地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扒光了衣服, 赤条条一丝不挂地反捆住双手五花大绑起来下身正有一条坚硬的东西在她处女的阴道里大力抽插, 嘴里也塞着男人腥臭的东西被捆在身后的双手也握着一根又热又粗的阴茎, 三条大汉正在淫笑着轮奸她。 玉娘拼命地挣扎尖叫,而三个男人毫不理会地继续玩弄着她。 片刻,他们一起拔出阴茎,将精液射在玉娘的脸上、乳房上、阴唇上和屁股上。 他们休息了一下,哈哈大笑着在玉娘身上撒尿。 随后,他们又将玉娘吊在房梁上鞭打拷问,逼她说出「黑灵芝」的下落。 玉娘告诉他们说,自己也不知道「黑灵芝」在什么地方, 可那三个家伙根本不相信他们又是皮鞭抽打, 又是火烤乳房用蜡油烫她的阴唇,用刀把捅她的肛门, 整整折磨了玉娘一夜。 玉娘被严刑拷打得昏死了好几回,最后终于受刑不住, 随便说了个地名。 三个大汉把玉娘光着身子牢牢地绑在柱子上, 自己休息了半天。 下午,他们在客栈众目睽睽下,将五花大绑的玉娘押走。 他们一路押着玉娘急急赶路,天渐渐黑下来, 四个人来到一片树林三个男人在这里又一次轮奸了玉娘。 经过一通淫乱放浪的奸淫之后,男人们为了怕她逃走, 将她扒光了捆在树上睡着了。 玉娘一边凄哀地想着自己悲惨的经历,一边试着运功挣脱了绑绳。 她满怀仇恨地悄悄拿起其中一个男人的剑,想要杀他们报仇, 但是被拷打了一夜的身体虚弱无力,她勉强提起剑的时候, 却惊醒了那人。 玉娘边打边逃,跑了不一会儿就被抓住了。 男人将她吊在树上用树枝抽打,残忍地给她上刑。 把她双腿拉开绑住,在阴道和肛门里插上棍棒搅动;反捆在树上拿木棒夹住她的双乳, 用力挤夹她白嫩丰盈的乳房┅┅就在男人们肆意摧残蹂躏她的时候 忽然来了一个俊美的年轻人。 他三下五除二地打跑了那三个大汉,把玉娘爆鸟吧图片欣赏身上的刑具一一取下。 玉娘感激地穿起衣服正要道谢,没想到年轻人却又抓住她拧转她的双手, 重新反捆起她。 玉娘惊问为什么?年轻人平静和蔼地告诉她, 他叫楚天涯是天堂帮的光明使者,他的任务就是要将她抓回天堂帮。 说罢,楚天涯押着她上路了。 一路之上玉娘不断地哀求楚天涯,请求他放了自己, 今后做牛做马做奴隶一定会报答他的。 然而楚天涯却耐心地对她说不要出声,并掏出一只勒口具, 套在玉娘的嘴上使她无法出声。 天蒙蒙亮的时候,楚天涯押着玉娘来到了天堂帮, 从男女老少对他热情的态度和他亲切的微笑打招唿来看 楚天涯在这里是很受器重和尊敬的。 他径直将玉娘押到后院帮主卫冬青的屋外,把玉娘捆在门厅外的柱子上, 自己进里面回命。 卫冬青见他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十分高兴,把解药给了他。 原来,天堂帮的人只要外出执行任务,都要服下帮主分发的独门毒药, 在预定时间内完不成任务就会毒发而死。 卫冬青命令楚天涯走后,他来到屋外,看着被绑在柱子上满面泪痕的玉娘哈哈大笑起来。 他告诉玉娘,根本没有什么「黑灵芝」,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阴谋, 其目的就是要得到有飞龙堡第一美女之称的玉娘 收集天下美女是他的兴趣。 他一边说,一边剥光玉娘的衣服,玩弄着她的双乳和阴户, 同时皱着眉头问她∶是谁拷打了她?玉娘又羞又怒地紧闭双眸咬牙不说 但在卫冬青狠掐乳头和阴唇的剧痛下不得已流着泪叙说了自己受虐的经过。 卫冬青一面掴打着她的乳房逼问详细情况,一面摇头说这些蠢货不懂虐待女人的艺术。 说罢,他将玉娘从柱子上解开重新绑好,在她脖子上套了一个拴狗用的项圈, 牵着她进到屋里从一个密门下去。 玉娘看见这里是个很大的地牢,里面共有十几个小一点的牢房和七、八个大牢房, 每个牢房里都关押着全身赤条条的美丽的女孩子 小牢房关着两三个大牢房里则差不多关了十几个, 而且她们全部都带着手铐脚镣。 再往里走是一个很大的拷问室,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充满淫邪味道的刑具。 走到这里,卫冬青将她吊在受刑架上,舔着她的身体, 卫冬青告诉她∶「你不是我收集的美女中最漂亮的 但却是我最想得到的因为你长得非常像我的师娘。 有一年在一次武林盛会上,我看见了你和你父亲沈龙飞, 这使我一下想起了童年┅┅」原来卫冬青从小是个孤儿。 十四岁那年,有一次他饥寒交迫地昏倒在树林里。 他朦朦胧胧地听见树林深处有男人的责骂声和女人的哭泣求饶声, 以及「噼噼啪啪」的拷打声他努力爬过去一看, 只见一个强壮的男人正在用树枝拼命抽打被倒吊在树上五花大绑地反捆着双手、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人。 他以为那个美女在被人强奸,便起了帮助她的心。 他大叫了一声,想引开那男人,不料那个男人的武功十分高强, 只一纵步一探手便抓住了他而且更奇怪的是, 男人竟笑着放下被吊在树上的女人两个人都满脸幸福的笑容。 他俩商量要收卫冬青为徒,问他愿意不愿意。 此时卫冬青已经被那男人的武功惊呆了,万分高兴地答应下来。 于是,师父师娘将他带到一座山上,开始教他武功和性爱之道。 第二天一早,师父就带着被赤身裸体捆绑着的师娘叫醒卫冬青, 要他帮着把师娘绑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伺候师父给师娘上刑, 进行每天的例行拷打。 从那以后,卫冬青天天都要早早地爬起来,把师娘赤裸裸地捆在树上, 等候师父起床来鞭打她。 而后开始练习武功,一直到晚上。 晚饭以后,师父会让师娘做性具,教他如何捆绑女人, 如何给女人施刑。 在师父的指导下,卫冬青每晚都将师娘全身赤裸地五花大绑起来、吊在房梁上、绑在柱子上、反捆在椅子上学习一种用在女人身上的刑罚, 之后在陪师父一起奸淫师娘。 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年,卫冬青已经长成十九岁的小伙子了, 由于长期的肉体相交以及拷打女人的手法日见成熟, 并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加上他英俊的相貌, 使师娘渐渐地爱上了他而他也深爱着自己注颜有术、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少妇, 但依旧貌如双十少女的师娘。 这一天,师父有事要下山去三、五天。 临下山前他将师娘扒光了绳捆索绑后关进柴房, 命令卫冬青小心看护照料。 傍晚,卫冬青练完武功后,一个人郁闷地躲在厨房, 一边想念着柴房里关押着的师娘一边做着晚饭。 饭做好后,他端着饭菜来到柴房,掏出钥匙打开门, 映入他眼帘的是师母白嫩嫩窈窕玲珑的身体被麻绳紧紧绑缚着跪在地上 脖子上有一条拴狗的铁链钉在墙上美丽的双眼流出凄凉的泪水。 他走到师娘跟前放下饭菜,哽咽着叫了声「师娘」, 便解开勒进她嘴里的绳子拿起下午刚打的山鸡撕下一只腿举到师娘嘴边。 师娘轻轻咬下一小块吃掉后便摇头表示不要了, 泪眼迷朦地深情望着他。 卫冬青噙着泪温柔地抚摩她鞭痕累累的双乳, 当手指滑到师娘阴部的时候他震惊地发现就在师母肥美娇艳的两片大阴唇上各有一个洞, 一把铁锁套过肉洞紧紧锁住了师娘的阴唇!卫冬青的眼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他用力抱住师娘搂在怀里两个人终于互道了真情。 师娘用牙齿咬开卫冬青的裤腰带,性感温存的双唇含住了他年轻强健的阴茎。 就在这时候,师父突然回来了!他发现这一幕后勃然大怒, 与卫冬青动起手来只几个回合便将卫冬青击伤擒住。 他把卫冬青剥得赤条条的吊在房梁上,当着师娘的面狠狠拷打他一夜, 然后将他光着身子反绑起来不仅亲自鸡奸了他, 还给依然赤裸捆绑着的师娘套上假阳具强令卫冬青一面叼住他的阴茎口淫, 一面命令师娘在后面继续强奸他。 事毕,把卫冬青光着屁股五花大绑地关在铁笼里后, 又动用大刑残酷地折磨蹂躏了师娘一番。 在师父疲倦地回屋睡觉后,被绑在树上的师娘磨断了麻绳, 运功扭开铁笼放出卫冬青。 就在两个人偷了师傅的武功秘笈和施虐大全要逃走时, 被师父察觉到了师娘为掩护卫冬青逃走,与师父动手而遭重击。 卫冬青远遁他乡,隐姓埋名,苦练武功,终于建立了武林中威名远扬的天堂帮。 当他杀回去后,却发现那小屋早已久无人住, 屋后有两座坟墓正是师父师娘的墓地。 卫冬青讲完自己的身世后,细心而温柔地拷打了玉娘。 hhhbook.com他不仅鞭打了她的全身(包括乳房、小腹、大腿正面和后背、臀部以及大腿后侧), 还特意抽打了她的阴户然后,又用「金木水火土」五大性虐刑罚中的水刑蹂躏了玉娘的阴道和肛门。 玉娘在这些酷刑之中,竟然奇异地体会到了痛苦的快乐。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玉娘不仅每天都要被扒光了反捆在柱子上例行鞭打和逐一接受性虐刑罚以及绑缚的训练, 而且还要不断被其他性女奴隶强奸、羞辱和拷打。 直到有一天,楚天涯奉命要押着十几个美女奴隶进行每周一次的逛街放风。 他带领包括玉娘在内的十五个美女先沐浴之后, 分别将她们赤条条地五花大绑起来再在她们的阴道和肛门里插上木制的假阳具固定好。 当轮到绑缚玉娘和带假阳具的时候,玉娘感觉到他先将一团小小软软的东西塞进她的阴道里, 一直顶到子宫口然后才插进假阳具固定好。 楚天涯将她们绑成一串押着上街,在一家酒楼前, 楚天涯碰到了青龙堂的堂主也押着十几个女奴走到这里 二人闲聊着说上楼喝两杯。 于是,他们就将两拨女奴隶捆在酒楼前的拴马桩上, 捆不下的便索性带上楼玉娘也被押到了楼上。 经过一阵忙乱,被带进酒楼的女奴们有的被捆绑在柱子和楼梯上, 有的被吊在房梁或门窗框上玉娘则和另外两个性女奴隶被跪坐着反绑在楚天涯他们的酒桌腿上。 酒过三循,菜过五味,玉娘渐渐听出原来明天是天堂帮每年一度的「性女奴隶受虐大会」, 共选出三十个女奴参赛(玉娘是由帮主卫冬青亲自推荐的) 在为时三天的大赛中她们将不分昼夜地被所有男女老少帮众摧残蹂躏, 可以用任何手段或器械鞭打、拷问、奸淫、羞辱 死伤由命最后获胜者将被封为「性受虐女皇」之称, 并授予掌管所有女奴隶之权。 就在玉娘暗自心惊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插在阴道和肛门里的那上满弦旋转着的木制阳具, 在她身体里发出两声轻微地响声随后,她便产生了强烈的排泄粪尿的欲望。 她胀红了双颊,羞怯地扭动着被捆绑在桌子腿上的身体。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经验丰富的楚天涯和青龙堂堂主的眼睛, 他们用羞辱的语气让玉娘自己大声说出排便的意思 然后由楚天涯给她取下假阳具。 为了不使吃饭的人们太难堪,楚天涯要了个便盆摆在阳台上, 亲自像给小孩把屎把尿那般端着玉娘排泄。 一时间,酒楼里人人侧目嬉笑,大街上行人仰头观望。 玉娘在众目睽睽之下,羞愧得满脸通红地排泄出粪尿。 楚天涯脸上笑嘻嘻地俯身用草纸为她一边擦拭肛门和阴孔, 一边在她耳边极轻声地快速说道∶「拉完屎尿之后你便可运功 不要被人察觉大赛中我会想办法救你逃走,保重。 」说完又「哈哈」大笑着,将假阴茎重新上满弦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 到了晚上,卫冬青单独给玉娘上了刑,他把玉娘吊起来一面抽打乳房, 一面讯问下午的情况。 听过玉娘的叙述之后,他沉吟着说,天堂帮的帮规是每个人抓回一个美女, 三天后都要交给抓她的人玩弄一天然而这次由于他太喜爱玉娘而没有把她交给楚天涯, 所以楚天涯是有意羞辱她。 卫冬青接着又说∶「想必你也听到明天是『性奴隶受虐大会』, 我已经把你推荐上去了。 我希望你能把握机会,夺得『性受虐女皇』的称号。 这样,以后我就可以不把你交给任何人了。 」玉娘听了,趁机提出希望今天晚上能只给她带手铐脚镣而不捆绑, 并关在一个单人牢房里以保证休息好迎接大赛, 卫冬青同意了。 深夜,玉娘发觉果然可以运气练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