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看、但是不可以進來

  「你可以看、也可以幫我,但是不可以進來,這是規定..」

  這是哪門子的約定啊?

  更怪的是,現在半夜12點多,而我所在的位置是...

  情趣用品店。==

  「記得要帶quot;玩具quot;來....」充滿曖昧的文字是出門前的最後一句話,

  我很少去夜市附近那種..擺著薄紗睡衣,裡面搞得陰沉又昏暗的情趣用品店,

  老闆窩在角落直盯著我看,我匆匆付了錢,

  『要是7-11可以買到跳蛋,我才不會來這種鬼地方咧』

  我心裡這麼想..

  是怎麼認識的?我也不記得了,大概是KK,也許是批踢踢...

  她說自己叫Maggie,貿易公司副理,

  MSN加入她好久了,最近才比較常聊天,

  有時候線上的朋友幾個月聊不上兩句,後來都快不記得為什麼有這個ID==

  Maggie最近幾乎每天都會抱怨她的助理腦袋裝漿糊,再不然就說累了想下班閃人了,

  口氣一點都不像副理,比較像..剛出社會的小助理。==a

  對了,電池..我摸摸口袋裡的電池,

  兩顆三號電池是從家裡帶出來的,應該有電吧?

  我努力思索這電池到底是新的還是舊的,也許是新的...唔.....

  也許是遙控器換下來的...唔.....應該還可以用...(汗)

  哪管這麼多,我把東西扔到旁邊座位,朝著約定的地址出發。

  「禮物帶來了嗎?」開門第一句話讓我楞了一下,她只從門縫露出半張清秀的臉,

  栗子色的頭髮隨意用鯊魚夾夾起來,些許凌亂的髮絲從耳旁不經意的垂下來一些,

  我把袋子穿過門縫遞給她『小姐,請這裡簽收』,

  伸手像是拿了張透明收據要她簽。

  Maggie在我手掌打了一下,跟我做了個鬼臉,

  「三八,進來啦」她把門打開。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Maggie,她披著飯店的白色浴袍,

  個子不高,頂多155,浴袍不稍微撩起來的話,下擺幾乎要拖到地上,

  老實說,

  單從長相和談吐,實在看不出年紀比我大。

  她浴袍下露出一截光滑的肩膀,胸口隱約看到紅色的蕾絲,

  根據一般在這裡發表的文章的傳統,也許我該交代一下胸部的大小..

  不過我已經過了喜歡巨乳的年齡,第一眼並沒有很注意。

  房間裡燈很暗,只有床頭燈跟電視的光線,還有她的notebook螢幕也發著光,

  她把袋子高高的舉起,轉了一圈,過去把notebook闔起來,

  像個收到禮物的小女孩,又像在掩飾初次見面的尷尬,

  「謝謝你帶玩具來看我」她湊近踮腳輕輕的親了我,隨即又跳開,

  「噯~快去洗澡吧,髒小孩可不准上床喔~」便伸手要拉我耳朵,

  (‵□′)───C<─___-)|||

  我把鞋子脫下的同時環顧房間四周,

  這旅館雖然說是商務旅館,浴室卻只用大塊的玻璃與房間相隔,

  而淋浴的地方就緊貼著玻璃,這設計還真讓人感到意外,

  好吧,這樣視線比較能延伸,也許他的「商務」有別的意思,

  無論如何,從房間望去浴室一覽無遺,用來欣賞女伴淋浴真是愜意..

  既然從外面可以一覽無遺,從浴室裡面看出去當然也可以看到床上,

  我把水開了,水柱嘩啦嘩啦的沖著地面,從透過浴室玻璃偷偷往外看..

  Maggie倚在兩個枕頭上,原本的浴袍已經褪下,薄紗睡衣隱約露出她的曲線,

  隨著水氣瀰漫開來,浴室起霧的玻璃逐漸朦朧,讓我看不清她的動作...

  Maggie應該是我接觸的女性朋友裡年紀最長的,

  她說自己快四十了,我一直很好奇這個年紀的女人的迷人之處,

  上星期Maggie說要來台北上課,算一算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

  最後一晚,聊著聊著,

  她抱怨出差很寂寞,又說忘記帶跳蛋很嘔,

  我說我可以充當跳蛋宅急便,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

  浴室一出來,門一開,房裡的冷空氣讓我不由得把脖子縮了一縮,

  電視裡是HBO布蘭登費雪大戰兵馬俑,

  電視外是Maggie的實境真人秀,

  Maggie白皙的雙腿伸直,僅略微張開,棉被蓋住膝蓋以下的部份,

  她一手握著跳蛋開關,視線順著線看過去,另一端隱沒在大腿深處,

  大腿深處Maggie用另一隻手壓著,看不到,

  跳蛋震動的聲音不用說,確實是從那邊傳來,

  她微微的皺眉頭,時而媚眼如絲,時而緊閉雙眼,

  這個表情對男人來說真是充滿誘惑啊啊啊~

  我站了好一會兒,Maggie才發現我盯著她看,

  以為她會假裝害羞的躲到被窩裡,沒想到她的腿肆無忌憚的張得更開,呈現M字,

  像是丟了一句「想看嗎?來啊..」

  Maggie纖細的指尖夾著粉紅色的、潮溼的、淫蕩的跳蛋,

  撫著沾滿淫水而發出光澤的陰唇,

  內褲...早就不知道脫到哪去了,或者該說...她一開始有穿內褲嗎?我不記得了..

  我把浴巾放在一旁,裸著身子在床沿看她。

  漲大的陰唇被Maggie兩指撥開,另一隻手握著跳蛋有韻律的刺激著陰蒂小豆豆,

  「喔...」Maggie弓起身子,發出了聽似壓抑又似愉悅的長音,

  雖然有一段距離,還是可以看到伴隨著她擺動的腰部,淫水從小穴泊泊流出,

  晶瑩剔透的淫水,反射著光澤的液體。

  說到淫水,或說愛液,真是個好物,

  潤滑液有上百種,卻沒有一種可以像它一樣豐厚而綿密,濃淡適中,

  只要開啟她身上的開關,它就會源源不絕的產生,還免費。^^

  Maggie沒有把跳蛋塞到小穴,多數時間只用來專心刺激豆豆,

  她會盡量的把包覆豆豆的外皮翻開,讓最嫩紅的部分突出來,

  Maggie的豆豆很大,一般女生大概像個紅豆,了不起再大一點,

  她的像是鉛筆上的橡皮擦那麼大,腫脹的此刻看起來更壯觀...

  偶爾她的腰會微微往上挺,像是巴不得讓整個小穴暴露在外面,

  偶爾會上下移動跳蛋,沾一些愛液滑潤跳蛋,再輕柔緩慢的游移四周,

  再不然就是兩隻手一起,一手用兩指輕輕擠壓豆豆周圍,

  一手再用跳蛋沿著豆豆四周畫圓。

  我湊過身子,趁她忙得忘我,我在身邊側躺了下來,偷偷地把她的睡衣往旁邊拉開,

  Maggie的胸部不算大,但胸型頗為好看..

  我伸出手指,指尖輕柔的觸碰淡棕色的乳暈,一遍又一遍的掃過,在周圍畫圈圈,

  乳頭因為刺激站了起來,堅挺著,

  「唔...」Maggie發出的聲音我不確定跟我有沒有關係,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回事。

  慢慢的我又湊近一些,緩慢的吻著脖子,咬著她的耳垂吹氣,

  我不知道Maggie做起愛來是不是嘶吼叫床的類型,不過目前為止,

  她從頭到尾只有嬌喘和輕聲的呻吟,

  淫靡的氣氛讓情慾迷醉,我把乳頭,當做蜜糖吸吮,一隻手在腹腰間輕掃游移,

  Maggie沒有阻止我,她一隻手抓著我的肩膀,手掌的力道可以感覺她全身的緊繃,

  跳蛋嗡嗡的震動聲沒有中斷,她細碎的呻吟聲也不曾停止。

  我是正常的男人,在這種情境下,該硬的早就硬得發燙,

  杵著這根硬直直的傢伙晃啊晃沒事幹,是有那麼一些尷尬,

  你說我有沒有那麼一點點的期待,期待她會突然命令我「快!快插進來!」?

  不過...她始終沒這麼說,因為這是今天的規則。

  我的嘴離開胸部,又把身子更往下移,

  Maggie是個quot;草原quot;稀疏的女人,陰毛細緻而柔軟,

  往下看去,還沒有延伸到小穴旁邊就幾乎不見蹤影,

  陰毛不比刷鍋子的鋼刷好到哪裡,粗黑又彎曲,你我都差不多,

  在Maggie這裡卻沒看到,我以為是她刮掉了,

  仔細看,陰唇四周還是有柔軟的細毛,若不湊近,

  看起來就像沒有長毛一樣,真是少見的美麗小穴。

  小穴現在濕潤而腫脹,隨著喘息,陰唇也緩緩擴張..收縮..擴張..像是呼吸。

  「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啦...」她踢了一下表示抗議,Maggie把跳蛋移開,

  我惡作劇般朝豆豆吹了口氣,一聲「噢.....」Maggie緊緊抓住我手臂不放,

  我把小穴撥開,又吹了一口氣,她身子幾乎要弓起來,這時候真是敏感,

  我用嘴唇慢慢的從大腿根部開始輕點,像小魚啄著飼料,

  「喔喔...」光這樣她就開始扭動掙扎起來,得用手用力的把她大腿壓著,

  觸到豆豆的時候,濕軟的舌頭拍擊著,我覺得她喜歡往返掃動,還有畫圈螺旋,

  每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就得更費力的壓著她的雙腿。

  口交這件事,一開始對我來說,是很無聊的,

  自慰雖然也是重複的動作,但最起碼會爽,

  口交只有不斷的重複動作,更重要的是自己感受不到一絲快感。

  既然前戲免不了口交,只好慢慢從中挖掘樂趣,

  我發現她會因為粗暴的吸吮而擺動腰,她也會因為濕滑的舔舐而發出的淫蕩喘息,

  這種反應讓人血脈賁張,成就感跟做愛相差無幾。

  「呀.....」手臂突如其來的刺痛幾乎讓我叫了出來..

  Maggie抓住我的手像是發狂般,指甲幾乎要陷到肉裡,

  我自以為皮很厚,卻還是立即出現五條血痕,

  她的腰瘋狂的向空中迎合,像是在進行看不見的抽送,

  喉頭擠出壓抑的聲音,像是快喘不過氣,

  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其實有點恐怖,跟陰間大法師差不了多少。==

  Maggie癱軟下來,頭髮因為汗水有些貼在額頭上,她翹翹的鼻頭,上頭有些汗珠,

  我喜歡看女人高潮之後的表情,有點恍神,有點用力承受,有點無助的表情的混和,

  臉頰看起來就是熱烘烘的,胸部因喘氣劇烈起伏,

  Maggie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試圖讓呼吸平穩下來。

  剩下的是房裡空調的聲音、喘息聲,

  翻過身去抱著她,她用力的把我抱住,像是要把我壓進她的身體。

  我回到側邊,托著頭看著她,

  她看著我,把眼睛停在我下半身,

  Maggie伸手過來,一點也不害臊的握著火熱熱的堅挺,輕輕的套弄著,

  對它說「你很不乖喔..翹那麼高是想做什麼啊?」

  『人家害羞啊,你看我頭這麼紅...好想找個洞鑽進去..』這話讓她笑得花枝亂顫。

  Maggie坐了起來,把兩個枕頭疊起來,調成看電視的角度,躺了下來,

  吸了一口氣說「我要看你打出來」

  這句話像是命令,我似乎能感受到她上班時候的威嚴,

  「快..」語畢,她的腳又再度張開成M字形,一手把陰唇分開,一手用指腹揉著豆豆,

  眼睛盯著我,輕輕的呻吟了起來...

  ------------------------

  離開的時候,第一班公車已經發車,空空的駛過,

  賣早餐的阿嬤在冒著白煙的推車邊做飯糰..

  後來呢?後還真的沒怎麼樣,

  我裸身在旁邊的沙發半躺,右手撫弄著,

  怎麼射出來這部份就不必詳述了,

  她加快自己手部的動作,眼也不眨的盯著漲紅跳動的硬挺,還有噴洩而出的白色線條,

  當我仰著頭從一片空白回過神,換我看到的是Maggie又一次陷入高潮的狂亂。

  這是一個奇妙的體驗,也是一個奇妙的畫面,

  沒有我想像中的肉慾交歡,

  像是兩個小朋友在玩摸索身體的遊戲,

  離開的時候,給了彼此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在他耳邊悄悄問『下次要玩什麼?』

  她眨了眨眼睛「我要翻翻我的筆記,再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