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漫长周末的开始 我独自坐在”Moon Qui”这家闹区中的夜店里 在角落慢慢品尝我的调酒。 我捏了捏穿着高跟鞋的脚跟,放松整周来工作上烦人的压力。 紧身的套装窄裙在我翘起腿的同时,让美白的大腿也在昏黑的店里引人注目。 手上的调酒已经是第五杯了,全是一旁虎视眈眈的男人为了搭讪请的客。 只是我没让他们有纠缠的机会,全都用着甜美的笑容假装视而不见。 周五的夜晚,特别让人有想来个刺激的性爱, 今天也不例外只是目前为止实在没有能勾起我性慾的目标出现。 店内另一角的三男一女,在接近凌晨时起了身, 看起来是要准备离去了。 其中的女孩摇摇欲坠的,走路都走不稳, 但是那三个男人 却嘻皮笑脸的想用喧闹来掩饰再明显不过的不怀好意。 那女生看起来是在成年边缘,仍稚嫩的脸孔拥有着凹凸有致的身材, 在搀扶下完全没有注意到该去遮掩已露出内裤的迷你短裙。 这样的情形,我实在看了太多了,那女生百分之九十五是被下了迷药, 这儿每个礼拜都不停上演着相同的戏码只是其中的角色不同。 我走了过去,喊住了那几个即将离开的一伙人。 「喂!你们几个!站住!」那几个痞子样的男人原本一惊, 但是转头将目光看向我后却又露出轻挑了嘴脸。 「嘿!正妹!什么事啊?要不要一起去玩?」之中带头的男人凑了上来。 「你们…对她下了药?是吧?」「呵呵, 说什么啊?她只是身体不舒服你不信的话 跟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好了!」我笑笑 笑的是觉得他说谎的技巧太差但那男子却蠢得以为那是一个示好的讯息, 迫不及待的靠近牵起我的手。 喧闹的店里,没有其他人注意我们间的对话, 只当我们是熟识的朋友。 我拉起他不老实的手,放到我着丝袜的大腿上, 笑问: 「那你会对我温柔吗?」「会!会!当然会!你想怎么做都行!」他受宠若惊的大力点头 留着口水。 「来!那对着镜头笑一个!」我伸直的手拿着手机, 咖的一声将他靠近我色眯眯的嘴脸拍下。 「这…在这合照吗?」一脸疑惑的他。 「你知道吗?我男朋友是刑警,我现在就把这个照片传给他…。 」我靠近他耳朵对他说。 「啊…干…。 」这时才明白被摆一道的他,冷抽一口气。 「还不闪喔你…泡他女朋友加迷奸未成年少女, 等我男朋友来了后我想于公于私你们都会死很惨说…」我笑咪咪的警告他。 不甘心的臭着脸,他快步扯了另外两个不明究竟的男人, 让他们放下女孩抹油走人。 被放手的女孩仍不稳,我赶紧上前扶住她。 「唔…好热喔…」她红透的脸颊望向我, 完全不理解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 「不舒服吗?来吧!我带你去厕所,看吐一下会不会清醒一点…。 」跟我预料的一样,这女孩肯定是被下了药。 我搀扶着那女孩,小心带她进了店里的女厕。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边锁上门,便问她。 「我叫…小蕙。 咦?阿旺他们呢…?」她晃头晃脑的,望着我。 「阿旺?刚才那几个色胚之一吗?你怎么认识他们的?」「就…网友呀…说庆祝我上大学, 带我出来玩…。 」「还玩呢,我想他们刚在你饮料理一定偷放了迷奸药。 」我让小蕙撑在墙上,帮她按摩着肩膀。 「迷奸…迷奸药…?我只是觉得很热…还以为只是喝醉…。 」她听到着,稍微清醒了点,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是啊!幸亏你碰上我,不然肯定要被他们三个轮奸了。 」我帮她把紧身上衣拉起,注意到她直热的冒汗。 「那现在怎么办…我…。 」小蕙显得有点慌张,但是脑袋仍没办法恢复思考。 「我看看…你现在,会不会觉得这里很湿很热?」我手勾向她大腿内裤间, 用指头磨擦她柔嫩的阴私。 「嗯…嗯…有点…。 」她张着腿,不安的想转过头。 「这样啊…我想一定是迷奸药的药效来了, 要让它毒性发挥出来才行。 」「那…要怎么发挥?」一副仍是处女样, 这女孩看得出是第一次被人弄得酥麻的感觉。 「别怕,姐姐我帮你解决…。 」一边安抚着她,我一边脱下她的奶罩, 硕大附有弹性的双乳顿时映入我眼前。 我跨腿蹲下,迫不及待的吸吻起那两颗粉嫩的乳头。 「啊…唔…。 」她抿着嘴,虽然害羞,但理解到我是在帮她忙。 见小蕙接受了第一步,我性器官也开始起了反应, 毕竟她可是从没被其他男人品尝过的极品呢…我一方面开心恣意的用舌享受她那丰满的奶球 一方面用手抚摸起自己裙内兴奋的下体。 比刚才的酒精更有催情效果,我感到今晚的等待终于有了收获。 我决定开始加温,用剩下空闲的那手指探入了她的内裤里, 慢慢抽插起她紧密的缝穴。 「喔…姐姐你…我下面…。 」初次被放入异物的女孩有点惊慌,求救般的看着我。 「这样弄那迷药才可以排毒喔…你看,是不是慢慢舒服呢?」「嗯嗯…是有…喔…喔。 」她腿间,噗滋扑滋的声音在夹住我手指的肉穴内传出, 淫水如被开了闸一样留下。 眼前的春景让我再也按耐不住,粉红色的嫩穴直逼着我采取行动。 「小蕙…来,接下来要正式排毒了喔,一开始会有点不舒服…要忍一下喔。 」我站起转到小蕙身后,扶着她的腰让她臀部更抬起。 她听话的将阴缝朝向我,像极了一头期待性交的小母羊, 喘着气低着淫水。 我忍不在笑容,但再也不是刚才甜美的微笑, 而是舔着嘴唇要享受大餐的淫笑。 我将自己裤袜拉下,伸手探进内裤,把压抑的野兽释放出来…一根如巨蟒般的肉棒, 正低着口水露出真面目。 伪装成同类,是打猎的一项要诀。 就如要卸下女人的心房,就是扮成女人。 我将粗直的老二挺进,将它塞进小蕙的阴缝里。 「啊…姐姐…那是什么?好痛…。 」她皱起的表情,看得出痛楚。 「一开始会痛而已,但等一下就会爽了喔, 把眼睛闭上享受!」我没去回答她的问题 只顾着扭动自己的臀部让硬到不行的老二来回在她密穴间抽插。 「呜呜…嗯嗯…。 」她撑着墙壁,忍受着后面给她所带来的冲击。 小蕙雪白的屁股越朝越上,让我的老二能更紧密的磨合她的阴道内壁。 「喔喔…有爽吗…这样插有爽吗?」我喘气问着她。 「有啊…有…。 」从来没干过那么紧的女人,不亏是极品处女…我加快了的抽干她的速度, 让她弯下的双乳在我视缐内摇晃。 小蕙被塞饱的阴缝,这时满溢出乳白色的淫水, 把地板滴了满地。 「姐姐…不要停喔…我看到毒水被排出来了…。 」她低头看着地上的淫液,感到一股爽意, 以为那是被排出的毒素。 我暗笑,因为就算是他要喊停,我也不可能停下来。 我满布着青筋的肉棒,好久已经没品尝那么紧致的嫩穴了…。 「喔喔…喔喔…。 」我紧抱着她腰间,忍不住发出了阵阵的喘息声。 而首次感到女人快感的小蕙,也发出了淫荡的叫声。 「嗯嗯…嗯喔…好爽啊…嗯啊…在快一点啊…。 」我感到下体即将爆出的泄洪感,把握最后的机会, 让老二完全没入她体内享受小蕙子宫也正收缩起的高潮。 终于,我大量射出的精液毫不留情的射进了她阴私中, 一道一道的快感完全刺激了我的全身。 「啊…啊…啊…啊喔…啊…。 」也来到高潮的小蕙,快虚脱似的声音。 激情过后,我将那根帮她排毒的”工具”抽出, 慢慢的抹干浊白的液体藏回内裤里。 而这时小蕙已体力透支般,虚弱的跪坐在马桶旁。 「姐姐…谢谢你…我觉得舒服多了…。 」她感激的抬头笑笑,完全没弄清楚刚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不客气呢。 」我拉下裙角,彷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跨出厕所让小蕙留在里头休息。 希望下个周末,也能有那么完美的猎物出现…。 。